花了幾小時的時間,禰隱便找到零的家

但是卻看到零累倒在地

後來請湖月來幫忙,讓零先好好休息

禰隱的身分,現在情況來講,這是個謎……

「不過……,死去的人竟然會出現在這」



「……,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我醒來時,有名男子對我說:妳已獲得重生」

禰隱目前處於被懷疑的狀態,湖月認為有可能是陷阱

因此更是提心吊膽的問話

「何必想這麼多呢?人既然復活了,這也是個好事阿」

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出現一名男子,臉部上半段被遮住



「你是!你是當時那個男的!你到底想做什麼?」

禰隱立刻認出那名男子,並追問他的意圖

「這是妳們不需要知道的事情,妳們能活到現在,也是因為我的緣故」

「因為……你……?」

「我能讓人重生,那麼要讓人喪命,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妳們就好好的活下去吧,後會有期了…哈哈哈哈哈……」



說完,這名男子便從眼前消失不見

「所以……妳真的是禰隱?」

「沒錯,的確是我,但現在我的外貌,跟之前完全不同呢」

「…………,零醒來後會很開心吧……」

「一定會的,畢竟姊姊我回來了」

兩人就這樣開始討論接下來應該如何

當日傍晚,零從惡夢中醒來

惡夢中看到了死去的禰隱



「姊……我好想妳……」

「恩,我看的出來喔」

「!…姊……禰隱姊?是…是禰隱姊嗎?」

「傻孩子,睡昏頭了嗎?我當然是妳姊囉」

「姊!我真的好想妳喔!這不是夢吧?真的…真的不是夢吧?」

在一旁的湖月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的看著兩人

內心感到非常欣慰,兩人終於再次重逢



「不過…姊感覺之前不太一樣耶?外表好像變了很多」

「雖然變了很多,但我還是我,這點並不會改變」

「我說妳們兩個,雖然重逢是很高興沒錯,但可別忘了吃飯喔」

湖月說完的同時,靜庭跑了過來

「歐尼醬說的沒錯喲,難得大家又聚在一起了,當然要好好吃一頓才行」

於是四人在聊完後,開始準備晚餐

-

「是時候了,該準備大殺一場了」



「是,了解」

「來吧!我的各位追隨者們,誰殺的人最多,就能受到我的獎賞喔!」

紀島向所有的追隨者大喊

「啊~!太棒啦!可以得到紀島大人的獎賞耶!」

「誰都別搶,紀島大人是我的!」

「你想太多了!紀島大人是屬於我的」

各個追隨者們互相爭吵



為了得到紀島的獎賞,大家都認真了起來

「屠殺即是本色,即將血染大地」

「需要搞的這麼大嗎?ED說他不參加,所以才找這麼多人?」

「人多才有樂趣的存在,讓ED參加就太無趣了」

「是姊要他不要參加的嗎?」

「我喜歡刀刃砍殺的快感,更喜歡那鮮紅的血,讓ED直接抽掉靈魂太無趣了」

「即使如此,也……」

「誰讓你多話了?」紀島突然插話

「是……我瞭解了……」

「我身上可是流著父親的血液以及他的思想,殺就是一切」

「……是,我知道……」

日鶴被紀島斥責了一下,嘴巴稍微變安靜點

因為他知道違抗紀島不會有好下場

所以他不多說什麼,內心正畏懼著

-

「禰隱姊看起來更成熟了,跟之前差很多」

「外表變了很多,還以為自己變成其他人了」

「好好吃飯吧,想必有很多話想說,但還是等晚點吧」

在湖月的催促下,大夥們趕緊用餐

三不五時互相看一下,露出微笑

但好景不長,馬上戰火又燃

「好不容易大家才好好聚在一起吃個飯,這些人又出現了」

「紀島……可恨的家夥又出現了……」

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個龐大的陣式

「各位…在來開心的打一場吧!」





後記:

…………
復活什麼的,真是太猛拉
不過究竟這個男子是敵還是友呢?
感覺不是很好的家夥(自己變成讀者?
好拉,感謝大家的收看
我是夕月弦,我們下章在見

作者夕月弦 敬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