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月…不能死啊……

現在要先找地方躲起來

以免霜月受到更大的傷害

鞠依亞……

妳給我記住,這筆仇……



總有一天我會加倍奉還的

現在因為有煙擋著

所以沒被鞠依亞追到

我抱著霜月一路逃到了家裡

……靜庭不在



出去了嗎?

我將霜月帶到我的房間

要先止血……

頭部出血的狀況沒有改變

依然很嚴重



我拿了點藥跟繃帶

止血跟止痛的藥

「零,對不起」

我邊說邊將藥塗上並綁上繃帶

「靜觀其變吧……」

不料!還是無法止血

霜月似乎很難受

臉揪在了一起



「要是不快點止血的話……」

正當我慌張時……

「使用力量吧……」

聲音從哪傳來的?

「你還在猶豫些什麼?」

這是什麼感覺?

手感覺好冷……



「<天使的庇護者•莉風>( Angel of asylum seekers • Li wind )」

?我怎麼會說出這個

手上還冒出了風……

難道是我的力量?!

治癒他人的能力嗎?

試試看就知道了

我將手放在霜月的傷口上

「零,可能會有點冷」



好像有點效果

出血量變少了

要在快一點……

要是慢了一步的話……

我使勁的出力

手上的風變得更多了

「零,一定要平安無事啊」



傷口痊癒了……

已經沒有出血的情況了

一切總算都過去了

「沒事了,零」

我清理乾淨後(血跡)

將霜月抱到床上

替她蓋上棉被

之後我去客廳。

用家電打電話給靜庭

「歐尼醬,我今天在朋友家過夜」

「是嗎?那妳小心點,晚安」

「歐尼醬也是喔,晚安」

是嗎?家裡只剩我跟霜月

霜月隨時都會醒來

我在外面自己練習一下

有關力量的使用

------------分隔------------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

「恩……這裡是……?啊!湖月!湖月在哪?湖月你在哪?」

我聽見有人叫我

「零!是妳嗎?醒了是嗎?」

「是…是啊,發生了什麼事?」

「妳在鞠依亞攻擊過來時,自己去擋了下來,而昏迷不醒,因為傷到頭部了」

「是嗎……我給你添麻煩了……」

「不,零其實沒添麻煩喔,而且讓我學會如何使用我的力量」

「回復能力?」

「沒錯,妳的傷是我治療的」

「是嗎……如果將性質改變,或許可以轉為強大的破壞力」

!如果可以,就能保護霜月了

「但需要經過訓練才行……」

我想也是,改變性質不可能很簡單

不過這股力量,一定可以成功的

我相信,就像要治療霜月時一樣

那一股奇怪的感覺

還有自動念出名字一樣

未來訓練時,應該也是相同的狀況

<天使的庇護者•莉風>( Angel of asylum seekers • Li wind )

要將莉風昇華成更強的招式

「零,可以教我嗎?」

「當然可以,明天開始進行訓練」

治癒能力的相反性質

一種可以讓人痛苦力量

鞠依亞妳等著

我很快就會去找妳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