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月說要在我家過夜

明天在到霜月她家

「零,晚餐還沒吃,想吃什麼?」

「湖月,難道你會煮飯?」

「就隨便煮一點東西而已」



「那你做你拿手的吧,話說……湖月,你自己一個人住嗎?」

「我跟我妹妹住」

「……原來如此」

?她吃醋了嗎?算了,別亂想。

我拿了兩顆蛋,跟一包麵



兩顆蕃茄,以及一些調味料

話說我沒拿手的料理

麵先放到鍋子裡煮

將蕃茄切好,打好蛋

最後三個加在一起



之後在用上調味料

一個平凡的炒麵就出來了

「家裡沒剩什麼,隨便吃吧」

我替霜月裝了一盤

「哇~湖月你好厲害!」

「好吃吧,那就多吃點」

剛剛果然是我在亂想……

「湖月……」



「怎…怎麼了嗎……?」

「我可以搬過來住嗎?」

果然是吃醋……?

「我家很小……還是別……」

「後天就搬進來」

我完了……該怎麼跟靜庭解釋啊?

算了,等靜庭回來再說吧!?



「湖月,明天要訓練,早點睡」

「好好,妳先去休息吧」

「我睡你房間」

……!睡我房間!那我睡哪?

「等等,零,那我要睡哪?」

「一樣,你房間」

我差點忘了,霜月有點變態傾向

還是趕緊收拾餐具



去睡覺囉!!

我跟霜月進到房間

「零,妳睡床,我睡地板」

「恩,好……」

我拿了其他的棉被鋪在地上

天氣很熱,所以不蓋棉被了

之後兩人便就寢了



正當我想要好好睡時……

「湖月……」

「零,怎麼了?」

「希望明天順利……」

「放心,我很厲害,會成功的」

「恩,那沒事了,晚安」

「妳也是,晚安」

隔天一早,我留了張紙條

就和霜月出門

訓練場地在霜月她家地下室

一個很大的沙漠

聽說是用空間轉移轉到這的

「 <黑風者凱薩>( Black Wind by Caesar )」 

「 <天使的庇護者•莉風>( Angel of asylum seekers • Li wind )」 

「湖月,用雙手接下攻擊,莉風纏繞在你手上,我認為不只用來治療,或許能轉為其他能量」

「是嗎,用風將攻擊無效化是吧?之後在轉變能量」

「正是如此,要成功……」

用莉風擋下霜月的暴風

!來了……用雙手……

被彈出去了……

果然……不簡單……

「湖月,我要上囉」

「好,來吧!」

抓清楚攻擊的時間

將纏繞在手邊的風增多

在接觸的瞬間擋下

「啊!!!!」

擋下了……而且還纏繞在我手邊

難道莉風能將對方的攻擊變成我的?試一下就知道了……

「零,借過」

我往前揮了一拳

是霜月的暴風,但是用一次就沒了

「湖月,我要認真了」

「等等,現在要……」

「練出武器」

霜月直接向我揮了三刀

由於現階段的我只能擋一個

馬上就被捲出去了

這個訓練一直持續到下午

「湖月,差不多該……」

「不!繼續練習」

隨即霜月揮了六刀

「啊!!!!!!我一定要成功!!!!」

在這一瞬間,我感受到了

好熟悉的感覺……

「<撕風者夜魔>( The wind tore Night Magic )」

這…這是……纏繞著風的……

一把紫色細長的刀

霜月的是劍,而我是刀?

「零!成功了!」

「辛苦了,休息吧」

今天總算有收獲了!

而隔天霜月則是拿著行李搬進來了

「今後也多多指教了,夜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