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都是靜庭叫我起床

不過現在都是我叫她起來

霜月也是呢

難道她偷偷熬夜嗎?

還是因為霜月搬進來



所以耍小孩子氣?

算了,我懶得管了

「零,該起來了」

「早…啊…湖月」

「先去刷牙洗臉,我去叫我妹」



「好……」

靜庭自從去朋友家過夜後

就變得有點怪怪的

「靜庭………?」

她鎖門?沒事鎖門幹嘛?



「靜庭,該起來了」

…………………………

還沒起來,啊!對了!

我有所有房間的鑰匙

在櫥櫃裡(私藏)

靜庭房間的鑰匙果然有!

偷偷打開…………

「這…這是……?!」



「湖月,這是怎麼回事?」

「零,妳快把我嚇死了」

「重點不在這,重點是靜庭」

沒錯,現在我跟霜月

眼前所看到的……

是一隻巨大的老鼠……?

應該是老鼠,應該。



「晚點我會問清楚的」

要是霜月介入的話

恐怕會有災難發生吧?

「是嗎?那交給你了」

?霜月爽快的答應了!

意外的反常……

「這是你和你妹妹之間的事,所以我才沒有介入,我要先出門,湖月,加油!」

「謝了,零」



之後霜月就出門了

家裡只剩我跟靜庭

我轉過頭來時

靜庭已經醒來了

老鼠也消失了?!

「歐尼醬,你臉色怪怪的喔」

「是嗎?我去弄早餐,妳等等要出來吃喔」



靜庭身上的老鼠

之所以會突然不見

只有一個可能性

靜庭是力量持有者……

「靜庭,早餐已經好了」

「好,等我一下」

「靜庭,哥哥我問妳幾個問題」

「歐尼醬要問什麼?」

「靜庭,妳最近為什麼都睡那麼晚才起床呢?」

「因為有個可愛的傢伙」

「可愛的……傢伙……?」

「牠會讓我睡的很沉呢」

「那……可以讓我看一下牠嗎?」

「可以啊!<唾棄的睡鼠>( Spurned dormouse )」

果然沒錯,靜庭也是力量持有者。

但似乎沒有什麼能力

難道只是單純的讓持有者想睡覺?

完全……意義不明!

如果這樣的話,靜庭遇到鞠依亞

就一定會被殺掉的!!

身為哥哥的我

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妹妹遇難

「靜庭…………」

睡著了!這睡鼠也太會睡了吧!

不知道能不能進行性質改變

這類的問題,還是要問霜月才行

至於現在…………

還是先把靜庭叫起來!

「真是的……」

經過一番的折騰

我總算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在路上看到一個東西

但只知道撿起來就不見了

不!跟霜月一樣,是溶進身體裡

終究還會有多少人會擁有力量?

看來不久的未來

將會有一場力量持有者的戰爭

靜庭現階段無法戰鬥

還要請霜月幫忙呢……

力量持有者如果可以和平共處

善用力量的話

應該可以避免之間的戰鬥

我的<撕風者夜魔>( The wind tore Night Magic )

不知道戰鬥上強不強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