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日鶴這傢伙……

身體已經被冰凍了

竟然還笑的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

「笑你們完全不明白我的實力」



…莫非,他能脫困?

「小心!湖月君!<霜冰盾>( Ice cream Shield )」

!什麼?怎麼回事?

「來不及了, <雷爆>( Mine explosion ) 」

在我眼前所發生的……



和時先生製造出冰盾

瞬間被神風瓦解

和時先生的冰盾……

代表和時先生為了救我

所以……已經……?



「…………」

沒錯,已經倒下了。

現在只剩我了

為了霜月跟和時先生……

我……絕對不能輸!

「嗶!」「夜魔?」

「睡了好久……」

都在戰鬥了,還在睡……



「能告訴我要怎麼才能打贏神風?」

「釋放出真正的力量吧」

「真正的力量……?」

「夜魔這把武器本來就是一把不完全的武器,要由使用者自己來釋放出真正的力量」

「要由我自己來釋放真正力量?」

「靜下心,想著你所希望的事情」

靜下心是嗎?想著希望的……



「吵死了,楓劍湖月你給我去死吧」

真是一刻也不得安寧……

一瞬間,我感覺好像被其他人控制

!「楓劍湖月……你這傢伙…」

怎麼回事?神風被我的夜魔給刺中了

「任務終止,立刻傳送,重複…」

神風說完後就消失了

不管了,先治療霜月他們吧



今天先跟學校請假吧

(隔天)

「恩……這裡是?」

「零,妳起來啦」

「湖月………!神風呢?」

「被我解決掉了……」

「明明應該是我要保護湖月,但最後每次都還是……」



「零!妳在說什麼?是要由我來保護妳才對!」

「湖月……我有個疑問…」

無視我剛剛那句話嗎……?

「湖月你是怎麼打贏的?」

……我要怎麼說呢?

「其實我自己並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當時感覺被人控制一樣,回過神來就已經贏了……」

「力量……最高限制上限了嗎……?」

「零,你說什麼?」

「不,沒事,我剛在自言自語……」

在說什麼啊……?

「湖月,你有沒有覺得哪裡怪怪的?」

「沒事,很正常」

「恩…我有事先出門一趟!」

霜月?到底怎麼了?

還有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剛剛零說最高限制上限是什麼?」

在跟神風戰鬥的時候……

感覺……有第二個我在控制我……

夜魔……我的護神,也不知道跑到哪了

一切都往奇怪的方向發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