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一早起了床,湖月因為最近的事

而嘆了一口氣......

「零是怎麼了啊?」

昨晚說要出去辦點事的零



已經隔天早上了,卻還沒回來

「靜庭,起床囉......?」

沒有看到妹妹在睡覺

而是看到一張紙,寫著:「哥哥,我跟霜月姐姐一起出去喔 靜庭留」

不知何時跟霜月一起出去的靜庭



留下的一張便條紙

「......什麼時候偷跑出去的?......對了!之前有跟零交換手機號碼啊!」

湖月將手機拿起......

「零的號碼......說起來,我是第一次打電話給零呢」

......沒人回應



「到底是去哪裡啊?」

---而另一邊---

「霜月姐姐,剛剛湖月哥哥打電話來喔」

「恩,晚點我會再打回去」

霜月跟靜庭兩人

在一個很隱密的地方

正在討論某件很重要的事

「靜庭,現在你哥哥隨時都有可能會失控,因為......被力量給控制」



「!哥哥他......」

「我知道妳想說什麼,我發誓!我會把湖月拉回正軌」

「可是要怎麼做呢?」

「需要妳的協助呢,靜庭醬」

「我了解了!能救哥哥的話!」

霜月對著靜庭微笑後摸了她的頭

「湖月...有一個很好的妹妹呢」



過了沒多久,湖月的手機收到了簡訊

「湖月,想知道我跟靜庭在哪吧?記得我家的那個特殊空間嗎?如果你要來就要做好心理準備...」

「原來她們兩在那...只是要做好準備是什麼意思啊?算了,去就明白了」

湖月立刻飛奔到霜月家

「沒人啊...沒有看到她們,......啊!」

身旁突然出現霜月

而且用凱薩往他揮了一刀

湖月瞬間閃開



「反應不錯喔,湖月......但是......」

重重的一刀揮了過去

是一個強大的龍捲風

「湖月,你要小心點喔...要是碰到那個龍捲風......可是會粉身碎骨的!」

「!什麼?」

一陣狂風掃過  

「沒辦法了!<天使的庇護者˙莉風>( Angel of asylum seekers˙Li wind )」



雙手施盡了力氣,將零的暴風接下

「為什麼...?莉風我記得可以將他人的攻擊轉為自己的,但是現在纏繞在手上的風好奇怪...好痛...」

湖月雖然成功接下零的暴風

但是雙手開始破裂,流出鮮血

「湖月,還沒結束喔」

湖月為了不讓傷口擴大,趕緊將零的風甩開

「<黑襲者>( Black Raider )」

湖月第一次看到零使用黑襲者

「這是什麼?好像不是普通的風?」

「<撕風者夜魔>( The wind tore Night Magic )」

湖月打算直接擋下攻擊

黑色的暴風一接觸湖月

開始產生了爆炸

「不妙!碰到風會爆炸!」

連續的爆炸,使周圍都是一團濃煙

「<夜魔˙解放式>( Night Magic˙Emancipatory )」

「出現了啊,沉睡在湖月身上的真正力量」

濃煙漸漸散開,出現在那的湖月

頭髮眼睛都變成紫色的,就跟夜魔的顏色一樣

「妳以為妳這樣就能打敗我嗎?想的太簡單了」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因為我要的不是你,我要的是原本的湖月」

現在的湖月,是另一個意識正在控制

這個意識的湖月非常強,要是一不小心

即有可能會喪命

「雖然有可能會死,但是...我一定要救湖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