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個放晴的好日子

湖月和零還有靜庭

要一起去外頭走走

散散心,別再想有關禰隱的事

「零,今天天氣沒想到會這麼好」



「湖月......」

「零,別再想有關禰隱的事了,妳要振作」

儘管湖月知道這非常困難,但是這是為了讓零好起來

「呦!這不是湖月嗎?」

湖月頓時抬起頭來



「和時先生...?」

「今天天氣這麼好,三位是要一起去散步嗎?」

「是..是阿...」

「那能容許我一同進行嗎?」

「...可..可以......」



這時湖月看到前方的茶店,有個熟悉的身影

注意看了一下,原來是鞠依亞(番外篇 依亞的日常 有提到她很常到茶店)

「喔~~~~!這不是依亞嗎?」

這時靜庭興奮的開口

「喔......是你們阿,怎麼都一起行動了?」

「今天只是出來休息一下而已,沒想到大家都聚在一起了」

湖月如此開口,零的臉反而更顯得沉重

「不過我倒是注意到少了一個人」



「不要說話,依亞」零突然開口

.....................

「那個...和時先生和依亞可以過來一下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要幹嘛?」

湖月不管依亞的問題,將兩人帶到一旁

「我有事情要說,是關於零的姊姊...」

湖月解釋了一翻後,便開始自責了起來,不果很快又打起精神



「今天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零開心一點,麻煩了!!」

「原來是這樣,我懂了」

「真是麻煩,我要先去結帳了(東西還沒付錢)」

湖月看見零一副死氣沉沉的待在原地

於是買了一瓶飲料,之後往零的臉上碰下去

零馬上就嚇到了,轉頭看向湖月

「零,到處逛逛吧」

「恩..恩恩...」



就這樣,一群人到處逛來逛去的

「依亞,幫我拿我的東西」

「蛤~?零,別太自以為是喔(照樣拿)」

「哼,說什麼蠢話,還不是乖乖照做了」

「我..我只不過是無聊幫妳拿而已,妳可不要誤會」

「好,是是」

一整天下來發生了很多事,零也總算露出笑容了



太陽下山了,大家也都回去了

回到房間裡,零對著湖月說

「謝謝你,湖月」

「哪裡,我也沒做什麼」

「今天我很開心,真的」

說完零便慢慢靠近湖月

「開心就好......只不過...妳靠我這麼近做什麼...」

「湖月...我...(抱住湖月)」

「!!」身為男人的湖月,內心開始有不好的預感

「湖月阿...我...」

此時湖月吞了一下口水

「.......zzz」

「零?妳...」結果話沒說完,零就睡著了

「哀...真是的......去洗個澡好了...」

-

湖月將全身的衣物脫下,便開始進行X洗(別誤會,沒特別意思)

「請..請問浴室有人嗎?」

湖月一聽就知道是靜庭的聲音

「靜庭嗎?哥哥我在裡面」

「是嗎?那我就為難一下哥哥了」

「妳是什麼......意思......」

這時湖月看見靜庭打開浴室的門

身上只包著一件浴巾

「靜..靜庭妳怎麼...」

「因為想說已經很久沒有跟哥哥一起洗澡了...真是的,哥哥一直看著我」

「啊啊..不是...我只是...」

「如果是哥哥的話,就可以...哥哥想看嗎?靜庭的身體」

靜庭突然的這一句話,讓湖月的心難以抉擇

「不!不用了,我可沒說我要看」

「吼~~!還以為哥哥要看的說,都已經準備好了」

「我洗好了,如..如果妳要洗就快洗吧」

說完湖月便趕快出了浴室

然後趕緊將衣物穿上,看見零走了過來

「阿...零,妳醒拉」

「恩...是...湖月.......」說完零全身壓在湖月身上,又睡著了

「不..不會吧...?」此時湖月想要起來

結果零反而把湖月抓得緊緊的

因為姿勢有點...所以為了怕靜庭會誤會,湖月開始試著掙脫

這時靜庭從浴室出來,湖月見情況不妙

立刻逃到房間裡(零還是緊緊抓著湖月)

因重心不穩不小心倒在床上

此時的姿勢更是...

湖月被零壓在身上,滿臉通紅

這時...

「哥哥你在幹嘛?」

靜庭進來看到兩人在床上的姿勢...

「太奸詐了!!我也要!!」

在過了一段時間後,靜庭因為累而睡著了

現在是靜庭和零同時壓在湖月身上

完全無法動彈

「誰來...誰來救救我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