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準備好了嗎?」

「那當然,不過...妳真的要跟我去嗎?老姊」

「說什麼傻話,我!神風紀島如果食言,以後就不姓神風」

「好啦好啦,隨便啦,總之別搶我的風頭就好」

「沒人會看到你的風頭」



「妳很煩ㄟ妳!!!!」

一早,神風日鶴及神風紀島這對姊弟

不知道在準備什麼

但...必定又有個風暴要出現了

-



「湖月,走快點,不然上學會遲到的」

「我很睏,零妳就別在催我了......」

「就說別想太多吧,果然沒睡飽」

「我還是沒辦法放心」

「別再說這個了,快點衝到學校」



零快速的衝到學校,而湖月則是慢吞吞的

而他們的身後,有兩個人偷偷的在跟蹤

他們卻渾然不知

就這樣,一天非常非常快的過去了

在學校,湖月幾乎都在補眠

而零則是一直活蹦亂跳的

當他們兩離開校園後,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兩個人跳了出來



其中一人開口說

「好久不見了,楓劍湖月」

「這個聲音......莫非是?」

「沒錯,是我!神風日鶴,我是特地來報仇的」

「既然你要,我就在一次把你打敗」

「這次可不只我一個人」

「你...旁邊的...是誰?」



「老姊,打個招呼吧」

「初次見面,你好,我的名子叫做神風紀島,前陣子我弟弟受到你的照顧了,那麼...作為回禮...」

「湖月」零突然抓緊湖月

「零?怎麼了?」

「我有非常不詳的預感......」

「作為回禮,就用這個回吧,<雷主迅劍>!」

湖月趕緊用出夜魔擋下,但是攻擊非常的猛烈

「傳聞中的湖月就只有這種本事而已嗎?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夜魔˙解放式>」

湖月用出解放式的夜魔,向紀島攻擊

紀島看起來被壓制住了,不過...

「的確還可以,不過呢...」

「不過什麼?」

「不要忘記還有我!!<暴雷劍>!」

日鶴突然衝過來砍向湖月,不過被零擋了下來



「休想趁縫隙攻擊」

這時紀島使出了一招,讓湖月非常驚訝

「<迅劍˙解放式>!!」

「妳也能使出解放式??」湖月非常驚訝,導致產生了一個大縫隙

「驚訝夠了就去死吧!」

湖月閉起雙眼,但是沒有感覺到任何痛

於是張開眼睛看,眼前所看到的是...

「禰隱小姐!!」

湖月看見禰隱的身體被刺穿開來

血濺到了手上,跟當初因幻覺而看到自己的雙手沾滿血跡一樣

「禰隱姊!!為什麼妳會在這?」

「快......走......」

於是湖月趕緊帶著零離開那裡

這些都跟當初湖月所做的夢一樣

「我不會讓你們逃的!!」

「絕不會讓你靠近他們的,<火風烈波斬>!」

湖月帶著零越跑越快,直到安全的地方

「想不到妳都已經受重傷了,還這麼有力氣」

「老姊,讓他們跑了」

「沒關係,你先去旁邊看著吧」

「又來了,算了,隨便妳吧」

「<火風焚移>」

之後禰隱消失不見,突然出現在紀島後方

而紀島瞬間轉過來迎擊

「為什麼妳跟的上我的速度?」

「因為我老弟的<雷鳴風馳>跟妳的這招很像」

然後紀島瞬間把禰隱砍飛

「<磁場改變>」

週遭的東西全部都動了起來,直接把禰隱給困住

「<雷破>」

紀島發射出一發強大的雷電往禰隱攻擊

「差不多結束了...」

「喝喝喝阿阿阿阿阿!!!!」

就在紀島說話時,禰隱突然攻擊了過來

「還真耐打」

「<火掌>」

禰隱改成近戰攻擊,因為保持遠距離就會受到剛剛那樣的攻擊

況且剛剛禰隱並沒有完全擋下攻擊,因為威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改用近戰嗎?那我奉陪,<雷掌>」

「什麼?竟然跟我一樣有近戰絕招」

雙方持續著攻擊,兩人實力差不多

但因為禰隱本身就受重傷了

導致最後力氣用盡,而被紀島擊飛

「最後一擊了,<雷破>」

就在準備擊中時,禰隱突然回想起了很多事

「零......」

-

「湖月,為什麼?為什麼要跑?為什麼?」

「零,冷靜下來,我...」

「禰隱姊還在那裡!!我要去幫她」

「零,聽我說...」

「禰隱姊一定在等我過去,一定...」

「零!」

「湖...月...」

「零,我已經答應禰隱要保護好妳了,拜託...不要...」

「可是...(流淚)」

「禰隱不會想看到妳傷心的」

「湖月...我們過去,只要你在我身邊,一定會沒事,所以...」

「妳真的堅持要嗎?」

「恩,沒錯」

「那好吧,但千萬可別受傷了」

當兩人一回到剛剛的地方時

湖月跟零都嚇到了

神風日鶴跟神風紀島已經不見了

但是眼前所看到的

是倒在血泊中的禰隱...

趕緊急忙去確認

「湖月...是...你們阿...」

「禰隱小姐...」

「姊......」

「零...不要...一副悲傷的臉」

「姊...姊...拜託不要...」

「零...振作起來...讓我...最後...再好好的看看妳...」

「是...(哭泣)」

這時禰隱把手緩緩舉了起來

零趕緊握住,禰隱繼續說

「零...好好活下去...不要給湖月添...麻煩...」

「我會的,姊,一定會...」

「而湖月...我們零...就交給你了...請好好...守護她...」

「我知道,我一定會做到的」

說完禰隱闔上雙眼,做出了一個微笑

到了另一個世界

「姊...姊...」

零在禰隱身邊,哭了好久

哭到最後,她站了起來

「我不會,我絕不會放過他們的,我要殺了他們」

「零......」

「湖月,我想要變強,我想打敗他們」

「我也是,那就一起訓練吧!」

「好!」

於是新的道路又展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