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可惡……」

復仇的對象就在眼前了

但是面對目前的狀況,零顯的很脆弱

「小姑娘,別像妳姊一樣無趣喔,哈哈哈哈」

「……」即使內心非常不滿,但零依然保持著沈默



神風紀島…能控制周遭磁場,近距離和遠距離攻擊都強大,速度也很快……

「雖然局面如此難堪,但我可是有特訓的!」零的內心非常激昂

-

「喝!」內心只為了報仇的零

正在自我特訓,加強自己的實力



「禰隱姊…可惡……」因為無法保護,所以非常自責

「為什麼我總是停留在原地呢?」

「難道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家離去嗎?這樣的我…究竟還有什麼生存理由可言呢?」

「當然有!」

一個聲音從耳邊傳過,但周圍並沒有人



「想要變強嗎?」神秘的聲音問道

「當然想,只要是能變強,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所以…所以……我想要變強………」

「那麼……」

此時零的眼前出現耀眼的白光,聲音也消失了……

-

「喝啊啊啊啊啊~~!」零奮力的像前跑去

「嗯?這小姑娘的劍,怎麼突然變了?」

<凱薩˙解放式>,零透過自我特訓而得到招式



「有意思,就讓我看看…妳能撐多久……」

基本上零的破壞力,和速度都提升了不少

但像紀島這種實力底線不明的人

老實說,隨時都有可能直接被將軍

「喔,實力跟之前明顯不同了」

「哼,今天我就要替我姊報仇!」

雙方你攻我防,切磋出不少火花



就在這時,零突然跳往後方,並舉起凱薩

「<黑裂之刃>!!」零大喊

然而速度上還是稍微差了一截,但紀島的左手臂還是受到一點傷害

「不錯嗎......這招我倒是沒料到會傷到我,不過......!?」

這時紀島發現剛剛零所砍的地方,像是個裂縫似的被吸收不見了

「<黑裂之刃>的能力不單純是傷害,同時是能轉移空間」

「呵呵...就這樣告訴我能力,這樣好嗎...?」

「我說出來對妳來說結果並不會有所改變」



「......是嗎?」說完這句話,紀島以非常快的速度瞬間到零旁邊

「<雷掌>」充滿雷電的雙手,紀島瞬間往零的腹部大力的打了一下

零被打飛了出去,口中吐出鮮血,瞬間情況就逆轉

「喝...一點點......傷口而已...」

零慢慢的站了起來,雙眼堅定的看向紀島

「我...只要意識還存在著...我就絕不會放棄!!」

-



「零,如果有一天,就連我都不在了,只剩下妳自己一個人,也請妳一定要堅強下去」

「禰隱姊妳再說什麼阿?別說一些奇怪的話拉,我...根本不敢想像那樣的情況」

「零,堅強下去......好嗎?」

「禰隱姊...」零低下了頭

「拜託了,我的妹妹,零...」說完後,禰隱抱住零

「姊...拜託妳......別走...」

禰隱的身隱從零的眼前開始慢慢的消失

最後,只剩下零自己一個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零朝著天空大叫

「姊...堅強......是嗎?」

-

零的復仇,為姊姊的報仇,使她內心做了個堅定決定...

此時的零,雙手開始慢慢出現鱗片,左眼的顏色變成了白色

「堅強......」

零用左手向紀島揮了一下,出現了像是爪痕的風刃

「怎麼回事?這傢伙會變越奇怪了...算了,也是能增加些樂趣」

此時的零用左手直接刺穿了紀島的腹部,因為手全部都是鱗片的關係,所以足以刺穿肉體

「呃...可惡...這傢伙,別以為我這樣就會認輸」

說完,紀島瞬間使出<迅劍˙解放式>

直接到零的後面,大力的砍了零的背一刀

零的背部瞬間噴出大量鮮血,使零的視線漸漸模糊

「不能輸.........」說完零倒了下來

「呼...老弟,走了,回去吧」

「不殺了她嗎?這樣太危險了」

「哼!不殺她是為了保留樂趣,還有...我是不可能死的......」

一個非常大的閃電打在兩人身上,便消失了身隱





後記:

大家好,我是夕月弦
真的非常謝謝大家的收看
現在小說已經編到二十二章了
暑假也已經過了一半
後面二十三章到三十七章的內容已構造完畢
請好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吧
雖說零是女主角,不過紀島在後面的章節是重要角色
所以零並無法打敗紀島,真的很可惜呢
總之敬請期待下章內容吧

作者夕月弦  敬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