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這裡是……哪裡?」

禰隱感覺到頭部非常的疼痛,眼前有一個不認識的男子

「你是什麼人…?」

面前的這名神秘男子,慢慢的轉過身來

「妳已獲得重生……」說完,男子便消失了



禰隱已經死了,是被紀島殺死的,這是確實的事實

但是現在卻能繼續行動,能與人對話

禰隱可以確認的是,是那名男子將她復活的

但是他的目的是什麼,就不太確定了

「總之……還是先回去找零吧,不知道她的情況如何……」



禰隱復活後的第一件事情是希望能趕快見到大家

「零...拜託妳別做傻事阿...姊姊我很快就回來見妳了...」

-

「還……不能………結束…」

瞬間,零從睡夢中甦醒,人已經在家裡



「喔,零,妳醒啦……」

在零身旁的是湖月,是他將零帶回來靜養身子的

「感覺…身體有股力量湧出來……然後…」

「然後回過神來就已經在這了?」

零點了點頭,看來零對於新的力量還不是很清楚

「是嗎……抱歉沒跟在妳身邊,紀島果然還是太強了……」

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零完全無法理解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

「湖月...我應該有變強吧...?我總是這樣...無法跟上大家的速度...總是是最慢的...」



「零...妳不只有變強...妳還變得比以前更堅強了」

「不,並沒有!我的心是那麼的脆弱,承受不了任何傷痛...」

「這不能怪妳阿!這並不是妳的錯,禰隱一定也是這樣想的」

「湖月謝謝你...讓你這麼費盡口舌......我還是一樣,無法原諒這樣的自己」

說完,零慢慢的準備回自己的房子,打算去練習場在鍛鍊自己

「歐尼醬...這樣真的好嗎?」

靜庭悄悄的到湖月身邊,並拉著他的衣角



「或許,,,這樣才是對零好...讓他靜一靜吧」

「竟然歐尼醬都這樣說了,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但...還是多注意一下吧」

-

「喝哈!喝~~阿!...」

零不斷的揮舞著凱薩,一次又一次的賣力鍛鍊

過了些會的時間,零開始氣喘呼呼的,感受到身體的疲憊

「還不夠!這樣的力量還是不夠!」

由於內心的憤怒,零依然不浪費時間,一心只想打敗紀島



重複著一樣的姿態,不停的加強自己

最終因為用盡了力量,而倒在地上

流了滿身大汗,還不停的回想起當初的回憶

因為紀島過於強大,不得以只好先逃離那裡,交給禰隱應付

但由於先前禰隱為了湖月而受到了不輕的傷

雖然如此,還是希望能幫上忙,沒想到回到現場

卻看到禰隱已經倒在地上,滿身是傷的樣子,最終離開大家



一想到這裡,零的心情越來越憤怒

突然,雙手變得尖利了起來,甚至有龍鱗出現

「難道說...在跟紀島對戰時,我變成了這樣嗎?」

一點一點的開始想起當時的戰鬥,似乎紀島還受到不少傷

但是現在的零,並不是能很穩定的控制這股力量

要說好好展現出全部的力量都不太行了,更何況控制

「可惡!!我就不信我不行,我一定能成功,我要...變得更強才行...」

每當零感覺力量變得比較大時,通常都是在憤怒的時間點

然而從中明白,似乎越憤怒,力量就會越來越強大

「我一定會打敗妳的...妳等著...」

零內心如此決定,一定要向紀島報仇,但她還不知道,禰隱已經準備回來了...

-

「真是麻煩...完全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呢...」

禰隱走在街上,附近全是都沒看過的房屋

走著走著禰隱看到了一間服裝店,店門口旁的大玻璃,反映出現在禰隱的模樣

「怎麼會...我怎麼會是這樣子呢...」

在禰隱眼前所看到的,是一位頭髮長到快碰到腳根,身高稍微高了點的女子

而且衣服殘破不堪,而腹部有一個很大的疤痕

「先前傷口所留下的疤痕阿......,不對!現在應該先把這身服裝換掉才行」

禰隱摸摸身上的口袋,檢察一下身上的物品...

「唉...,我現在什麼都沒有,還真的是有點麻煩......」

在經過一小段的時間後,禰隱總算看見了零的家

由於要先解決服裝以及找到大家的問題

於是禰隱想都沒想,立刻直接衝了過去,以非常快的速度,直接衝到門口旁

「應該有些備用的衣服吧...先隨意穿一下好了,我記得我之前有留下一些衣服」

正當禰隱準備換衣服時,發現了躺在地上的零

「零!怎麼回事!?妳怎麼躺在這裡?」

零沒有做什麼回應,只是一副氣喘呼呼的樣子

嘴裡還不斷念念有詞

「禰隱...姊......」





後記:

今天總算趕完二十三了
最近學校生活挺忙碌的,都沒有什麼時間趕進度
不過零很快就會掌握新力量的~
禰隱的復活,在後幾章就會解釋了
很多新角色的能力和善惡都想好了,就是沒時間趕進度...
之前學校生活的章節還可以靠平日的鎖事來應付
後面真正注重於戰鬥就不行了
總之,謝謝大家看完這章了,我會繼續努力的

作者夕月弦 敬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