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看完筆記本,心裡雖然想去看一下那道「門」到底是什麼模樣,但我和學會的成員才剛認識,驀然地與他們到樹林裡似乎不太恰當…
 
可能是見到我疑慮的表情,James開口解釋到:「就甘嘅,最近宿舍嘅保安員田叔退左休,校方暫時未請到人頂佢個位。而另一位保安員陳哥就病左,請左三日假。依兩晚樹林果邊應該得番兩個保安員巡邏,將會係最合適嘅時候。」
 
看來他們早已經準備好今晚闖入樹林,我應該去還是不去…?
 
「總之我地凌晨2:00係A座宿舍地下後樓梯等,你要一齊去嘅話記得準時到,遲到唔等人。」
 
「叮叮叮」上課的鐘聲響起,午休時間結束,我和學會的成員道別後獨自回班房。
 


當然,整個課堂我都是心不在焉,腦裡想著的全都是關於筆記本的內容,想著應否與靈異研究學會的成員闖入樹林,以及想著「門」…
 
最後,我的好奇心勝過了理智,凌晨1:45已經到達集合地點,是最早到的一個。我還帶備了電筒、水樽、萬用刀以及一大堆的日用品,全都放在身上的背包裡。
 
學會成員陸續出現,2:00A.M.,六人準時到齊。
 
Mary是最後到的一個,她來到的時候指著我笑道:「你係咪傻嫁,又背囊又行山鞋,你估我地去遠足咩!」
 
另外四人聽到後竊竊偷笑,搞得我臉紅耳赤。
 


傑仔再一次幫忙打圓場:「好啦,我地係時候出發,唔係就會錯過左保安休息嘅時間,要等到4:00A.M.。」
 
一行六人,靠著微弱的月光,在樹林的小路上前進。我們都不敢打開電筒,生怕被保安員發現。
 
從大家的神情及呼吸聲,可以感覺到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很緊張、害怕,但追求神秘事件真相的欲望蓋過了恐懼,至少我是這樣認為。
 
突然一道白色光束在不遠處亮起,且向這邊不斷接近。
 
「糟,有人走近過黎,應該係學校嘅保安。」Jacky說道。
 


「你地唔係話依斷時間保員去晒休息嫁咩?」我有點驚慌失措地問道。
 
「我地的確研究好晒,係唔知點解佢地又行番返黎。」James說道,聲他的語氣想必是不滿意我質疑他們所謂的「研究」。
 
「算啦,係到嘈有咩用?」傑仔竪起手指,示意我和James安靜一點:「我地去果邊草叢囄埋先。」
 
我們六人一起躲在草叢裡,我從草與草之間的縫隙,偷偷窺看外面的情況。
 
兩名穿著制服的保安員出現,保安員A拿著電筒向四周照去,我掩往口鼻,不敢呼吸。
 
拜託千萬不要發現我們…
 
良久,保安員B說道:「點呀,仲未搵到呀?」
 
保安員A回答說:「應該係食煙果陣跌左係依到附近。」


 
「算啦,反正都冇人會夜MAMA走入樹林嫁啦!返去坐下,食個麵,先再出黎搵啦。」
 
兩名保安員緩緩離去,確定他們走遠後,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整個人坐倒在草地上。
 
此時,Mary問道:「仲有幾耐先到?我就黎累死啦。」
 
Jacky看一下筆記內的地圖,然後說:「就快到啦,前面十字路口左轉,再行多一段直路就係。」
 
十分鐘後,我們到達地圖上標示「門」的空地。
 
「喂,係咪依到嫁,你有冇睇錯地圖。」Mary向Jacky問道。
 
別說是巨大的門,空地上連一塊石頭都沒有。
 


其實當初我已經覺得奇怪,根據地圖上的位置,「門」的周圍並沒有任何建築物,亦即是說「門」是就這樣聳立在空地上。
 
而事實證明,我的懷疑是正確的,空地上根本什麼也沒有,最大的可能是…
 
我們被戲弄了。
 
「頂,都唔知本筆記係咪D前輩整出黎,呃我地依D後好奇心旺盛嘅後輩!」James罵道,這同時亦是我的心聲。
 
就在大家都極之失望的時候,傑仔的聲音突然從遠處響起:「你地過黎睇下。」
 
五人紛紛跑往傑仔身旁,只見傑仔的前方正正有一道鐵門。
 
「唔會就係依道鐵門呀?」Amy問道。
 
「鐵門上面有D字。」我從褲袋拿出電筒,照向鐵門。


 
是「Warning!No Entry」的標示。
 
我嘗試打開鐵門,可惜門上鎖了。
 
「睇黎今晚都入唔到去,我地要走嫁啦!保安嘅休息時間就快完。」Jacky指一指手腕上的表說道。
 
難道真的要就這樣放棄?我不甘心…
 
James突然往門上一拍,把我嚇了一跳,電筒隨即掉往地上。當我想拾起電筒的時候,發現白光照射的草地好像有東西在閃閃發亮。
 
我上前一看…
 
是一把鑰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