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地睇下。」我說道,同時將電筒照向手上的鎖匙。
 
「鎖匙!你點搵到嫁?」
 
「唔好問住啦,快D打開道門。」
 
看到他們驚訝、緊張、心急集於一臉的表情,說真的,我打從心底裡感到洋洋得意。
 
我將鑰匙插進鎖孔,「啪」的一聲,門打開了。
 


門後邊是一個漆黑的山洞,我用電筒照向洞內,裡面有一道樓梯,深不見底。
 
「我…我地…真係要入去?!」Amy問道,她全身都在戰慄。
 
「緊係啦!黎到唔通唔入去咩!」James理所當然的回答,全然不感到害怕。
 
稍為討論過後,決定由James拿著電筒帶頭,我拿另一把電筒跟在最尾。
 
這樓梯很長,似乎一直通向地底深處。
 


路程,漫長得像過了數星期一樣…
 
終於,我們來到樓梯的底部,一個燈火通明的地下密室。這個龐大的四方形空間,周邊有無數的雕塑,都是些奇形怪狀的生物,應該都是歷史悠久的文物。
 
但十多座栩栩如生的雕塑,都比不上在密室中央聳立的一道門…
 
一道黑色大門。
 
這道門足有四至五米高,粗大的黑色門框上有些奇怪的文字,門頂有一隻張牙舞爪的惡魔雕像,門上則無數的天使、骷髏以及一些表情痛苦的人面雕刻。
 


就算用盡美輪美奐、栩栩如生、精雕細琢、巧奪天工等詞語,都不足以形容眼前的大門。究竟是怎樣的人,才能造出這樣的一件藝術品?
 
它,還有一股難以形容的魔力,挑起我心深處的欲望,引導我上前將它打開…
 
我用力將門扉拉開,它比我想像中的輕,不知道是用什麼物質製造。
 
我很緊張,非常緊張,到底門後面有些什麼?
 
什麼也沒有。
 
門後面只是同樣的密室,同樣的雕塑,同樣的燈光。
 
「無理由係甘嫁,點會咩都冇。」James不忿氣,搶先我一步穿過大門。
 
然後,我和其餘四人亦隨James穿過大門…


 
仍然什麼也沒有發生。
 
我們六人由開始時滿懷著好奇闖入樹林,然後因為找不到門而失望,直至到山洞的出現挽回一絲希望,現在門是找到了,但再一次願望落空。
 
「睇黎…「門」嘅傳說都係假嘅…」
 
「等等,你地記唔記得王俊本筆記都係話不思議事件係呃人,直到三日後佢先出事。」
 
「會唔會係D前輩發現門後面咩都冇,唔忿氣,就作個下半段出黎?」
 
「但係王俊佢地幾個意外死左…」
 
「但係事實就係依家咩事都冇發生!」
 


經過一輪爭論之後,我地決定結束今日既旅程,返回宿舍,靜待接下來的日子有沒有奇怪事件發生。
 
在返回宿舍的路上,我一直想著關於門的事,可否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或者,那道門真的只是一件令人著迷的藝術品…
 
或者,筆記的內容真的只是憑空捏造…
 
當我以為這晚的事已經告一段落,原來一切才剛剛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