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中學的學生宿舍分為A、B兩座,A座是男生宿舍,B座是女生宿舍。
 
我的房間在A座4樓,James與Jacky則是同房,房間在A座1樓。他們選擇行樓梯,而我就獨自坐電梯。
 
想當初,抽到頂層4樓的房間我是十分高興,因為可以欣賞優美的風景。
 
現在,我寧願自己的房間是在1樓。
 
可能有人會問我為什麼不跟James及Jacky行樓梯,可是跟他們一起行樓梯的話,我還有3層是要自個兒行的,那還不如坐電梯。
 


電梯的門打開,我一入電梯便很順手地按了最高的按鈕。
 
在電梯中,我又回想那道黑色大門。
 
我會不會像王俊一樣遇上恐怖事件?又會不會像不思議事件說的一樣,在世上消失?
 
我望著電梯顯示屏,拜託,快一點到…
 
1…2…3…4…5
 


等等,為什麼會顯示5樓,宿舍的最高層不是4樓嗎?根本沒有5樓。
 
此時電梯門開了,我立刻衝向樓梯的方向,只見樓梯旁的牆壁上寫著一大個「4」字。
 
我又衝回樓梯,按鍵打開電梯門往裡看,最高的按鈕是4樓沒錯呀…
 
難道是我眼花看錯了?!
 
突然,一把叫喊聲從我的背後響起,嚇得我心臟都快要跳出來:「同學,你鬼鬼祟祟係到做咩?」
 


我回頭一看,原來是宿舍的保安員,我頓時鬆了一口氣。
 
我望向保安員的臉龐,他…不就是陳哥嗎?

「陳哥,你唔係請左病假咩?做咩又會返黎宿舍?」
 
「唔好係到轉移話題,你夜MAMA又帶背囊又著行山鞋,係咪想走入樹林?!」
 
「唔係啦,我同D朋友玩GAME輸左,罸我著依身裝束係宿舍行一個圈。」
 
陳哥由上至下把我全身打量了一番,然後說道:「咁點解你身上面有樹葉,鞋底又有泥?」
 
「哦,我頭先唔小心跌左落花圃裡面,咪搞到咁囉。」
 
陳哥用懷疑的眼神瞪著我,我們互相對峙了數秒後,他說道:「你早D返去沖個涼,訓下覺,唔好再夜MAMA係走廊行黎行去啦。」


 
我不知道陳哥是相信我的說話,還是諗在我初犯所以放過我,總之我逃過一劫。
 
我回到房間,大字形的躺臥在床上。今天發生太多事了,腦筋一片混亂,可能是因為太累所以將4看錯是5。

我只想好好的睡覺,其他的事情明天再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