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既開學無耐,咁岩就遇上我班既年度study tour,又咁岩今年係去發展度最高/亦都係最富裕/最危險既地區-首都 Buenos Aires。由於我既西文仲係條條Fing,蕩失路可能渣都無,好鍾意Quiz既地理missy又出招啦。佢話佢可以幫我向校長求下情,但條件係Pass一個簡單對答既口語加筆試,仲有份首都區域圖,雖然我心諗:阿姐,你又玩大?之但係我上堂橫掂都無野做,咁就溫下溫下輕鬆過左關,俾埋個靚團費,無驚無險,向首都出發。 

1,200公里既距離,黎既時候坐飛機,今次由於係學校團,所以係用巴士。都係雙層巴士,但絕對有別於K_B。漫漫長路就由黃昏時份攀上硤谷開始。 
 
Btw, No filter 

車外 
 

車內 


 

下層只係得一半空間做乘客坐位,前半部係駕駛室同廁所,過夜巴士都係2個司機咁Shift。 



咁鍾意熱鬧既阿根廷人,成程車載歌載舞,最驚人既係,夾錢買既大可樂已經不知不覺間溝左Fernet酒。呢隻酒係阿根廷係除啤酒以外最好買既酒,酒精濃度40度,淨飲極苦,溝左可樂之後,依然係廿四味咁既味,我果刻深信阿根廷佬可能係少數頂得到中式涼茶既鬼佬。





Classmate: Victoria

經過安全既一晚,因為乜都無,唔洗FF住,我當時連佢個姓都未識讀 。

City Tour 最吸睛既絕對係呢個咁鬼熟口面既


順帶一提,隔離有機場個Neuquen省得一間M記,而我個省更加係無,所以M記係阿根廷既魅力有如香港既一蘭,一場黎到,當然要入去朝聖下,對返個至尊漢堡餐,再加大! 盛惠1舊水港幣 果然係一蘭價錢:-(




個包係點?

Sor, 食得太快

食完個靚包去左睇總統府,又咁岩可以入去參觀。



用黎被合照既守衛


第一次親眼見識意大利式天花板壁畫







日本定中國送既花瓶


行完玫瑰宮就去左另一度睇政治啲既野


軍人統治時期既暫時拘留所



之後去左著名既小保加球場




btw, 我其實係河床 Fans

圍繞住球場成個地區都係遊客區 La Boca / Barrios Boca
五顏六色既屋起初並唔係吸引遊客而塗上去,而係源於個地區近舊時既船廠,工人就將油船身既漆油拎少少返屋企油,所以同一間屋幾面牆都分分鐘幾隻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