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故人
 
在一片荒漠中有一個人影走頂著風沙慢慢地向著前方行走,舊時代我們會稱之為「廢墟」,現在我們叫城市。
 
他背著一把M1加蘭德步槍,這把二戰時代最著名的步槍之一雖然看上去槍身已經經歷不少風霜,但沒有人會懷疑這把利器的殺傷力。
 
厚重的斗篷下是一張異常年輕又整潔的臉,一點都不像生活在荒野的流民、暴民,反而有點像舊時代的青年一樣,陽光且充滿朝氣。
 
他走到一間用鐵皮建成的小屋前敲了敲門,周圍的人也紛紛帶著些好奇的目光看著這個陌生的不速之客。
 


屋內走出了一個滿面鬍渣的老頭,與年輕人造成了極大的對比,就好像兩個時代的交錯一樣。
 
「很久沒見了,Ellis,看你的樣子,你好像混得很不錯,嘿嘿。」
 
「嗯,真的是有一段時間沒見了,Bane,你身體還挺好嗎? 」
 
「哈哈,還是老樣子吧。進來吧,老人家受不了這麼多的輻射。」老人轉身走進了他的屋子。
 
Ellis也笑了笑,隨著老人一起走進了他的屋子。
 


屋內雖然空間不大,但傢俱和其他東西都擺放得很整齊,看得上老人的一絲不苟,還有一絲舊時代所謂「家」的味道。
 
老人一下子便坐在了他滿是補丁的沙發上,說道:
 
「現在外邊的情況怎麼樣? 」
 
Ellis也不客氣地坐在老貝恩的身旁,
 
「看來各物種的進化的速度都很快,那些討厭的變異地鼠的繁殖週期由之前的兩個月加快到一個月,生命力也增強了一倍有餘。」
 


老人點起了一根煙,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氣。
 
「你說如果其他物種都進化出了人類的智慧,那麼外面的世界會變成如何? 」
 
Ellis心中忽而一寒。
 
「哈哈哈,看你的樣子嚇到怎樣。」老人見狀大笑
 
但Ellis似乎從老人看似無意的話中嗅到了危機和災​​難的味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