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老人
 
「看來你經歷了不少的戰鬥,應該得到了不少的能力點吧?怎樣,解開了啥基因鎖?還是類法術域的嗎? 」
 
老人又深深地抽了一口劣等煙,目光轉向一樣拿出劣等煙抽著的Ellis。
 
「嗯。」
 
說著Ellis把所餘無幾的煙頭凍成了冰渣。
 


一階類法術能力,冷凍。
 
「哼,真不知道類法術域的能力有甚麼好,簡直就好像是小孩子的玩意。」
 
「哈哈,因為帥,你懂甚麼。」
 
「你就是一個怪胎,一個連我都看不透的怪胎,當初就不應該把你撿回來。」
 
Ellis 拿起他的M1步槍和舊時代的.44 Magnum手槍準備離去。
 


「下年還是這個時候吧,老頭。」
 
「嗯,記住不要給我死了。」
 
Ellis 笑了笑又一次在老人的目送下走出了這個十多年的「家」。
 
一間與舊時代無異的辨公室內,坐著一個穿著整齊軍服的中年男人。
 
「找到了Bane那老傢伙了沒有? 」
 


「還沒有,將軍,但我們的手下也已經派出去了,相信不久便會有他的消息了。」一個性感的女秘書像機器一樣冷冰冰的回答著。
 
「嗯,你出去吧。」中年男人煩厭地撥撥手。
 
「是,將軍。」女秘書端正地走出了這個辨公室。
 
「該死的晶片,該死的Bane Bard。」中年男人說著把手上的鋼筆握成了齏粉。
 
荒野。
 
「頭兒,我們面前約有50多頭土狼。」斥侯向著一個滿面疤痕的壯漢報告。
 
「50多頭的土狼以我們20人的團隊應該可以吃得下,這可是糧食和金錢呢。吩咐下去,築好防線吸引火力,我會和狙擊手一起取他們性命,緊記注意隊型。」
 
「是! 」眾人大聲應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