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面疤痕的壯漢是擁有一階狙擊專精的狙擊手,配合幾位雖然沒有投下能力點但已作為狙擊手多年的手下,他有信心可以將這群土狼一網打盡。
 
前方的士兵已經開火,壯漢也舉起狙擊步槍,這是麥格農狙擊槍。
 
當他把瞄準鏡移向狼群的時候,心中一沉,因為他發現了狼群並沒有像往常一般胡亂向著士兵追趕,而是不停向後遊走,好像是引誘著十多名的士兵。
 
「靠!快把他們召回來! 」壯漢呼喊著。
 
「頭兒有甚麼不妥嗎? 」旁邊的一個狙擊手問道。
 


「媽的!遲了…我們已經被包圍了。」語音剛落,狼群從四方八面慢慢地向他們包圍。
 
「怎麼好像有人指揮著牠們一樣,我們現在面對的是軍隊,而不是狼群一樣。」
 
他們發現當中有一頭狼像人一般站了起來,並且用牠的前爪有紀律地指揮著狼群。
 
「真是活見鬼了…」壯漢隊長不覺他的背脊已經被冷汗弄濕了一片。
 
「讓我來吧。」壯漢隊長拿起他的麥格農,把十字移向頭狼。
 


「但是這裡足有1200公尺,隊長你的麥格農根本不可能打中那頭狼的。」
 
「不然還有甚麼辦法?機會只有一次,牠有了防備之後就沒有機會了!」
 
深吸了一口氣,隊長把十字對準正忙著指揮的頭狼,其實他心中也沒幾分把握,但他的手中卻關係著19條人命和19個家庭。
 
因此,他可以做的就只有賭一次。
 
砰!子彈飛快的從麥格農的槍管伴隨著火光飛出。
 


頭狼突然把頭望向他,似有所覺的把身體左側移了,把胸膛的要害移開了。
 
然而,前一顆子彈剛刷過,卻見又有另一顆子彈以更快的速度貫穿了頭狼的胸膛。
 
狙擊手目瞪口呆地望著壯漢隊長,隊長也是滿腦子的不解。
 
一個披著斗篷,帶著骷髏面罩的人從後面的山坡站了起來,
 
「今天的運氣不錯,是lucky wind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