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夕陽慢慢的在水面沉沒,天空變得漆黑幽暗。
 
 
坐在椅子上,投想在回憶之中,往事的片段不斷的在眼前如投影般活現眼前,竟看得入神,
 
 
有種抽離了現在,置身於另一個世界的感覺。
 
 




只是絲絲的粵曲歌聲把我拉回到現實中。
 
 
我正望著魚尾石發著呆時,有一個婆婆忽然出現在我的眼前,
 
 
她的頭髮花白,穿著印滿花紋的絲質衣服,一臉慈祥的樣子,
 
 
就好像平常在街上遇到的普通婆婆。




 
 
她好像瞧著我望過來,眼神帶一點好奇。
 
 
過了兩三秒,確定了她真的向著我望時,
 
 
我側一側頭回望婆婆,表示怎麼了的疑問。
 




 
我應該不認識她的。
 
 
她看見我的疑問,便逕自走過來。婆婆年紀大約是六十多歲那些,
 
 
雙腳仍是健步如飛,不消一回,她已經走到我的前面。
 
 
婆婆先是微笑點頭一下,然後開口問:「一個人啊後生仔?」
 
 
這句對白除了名詞之外,有點與向陌生女生搭訕相似。
 




 
當然,我不會笨到認為婆婆對我有興趣,我未至於如此自戀。
 
 
「係啊婆婆,你都係?」我微笑說。
 
 
「我啊,同班老友記係嗰邊唱緊歌,但我見你一個後生仔坐咁耐,
 
 
阿婆就好奇啦,做咩一個人坐成日咁悶啊。」
 
 
婆婆不急不緩地說,語氣與每個字的讀音配合得很好,
 




 
讓人不禁想像她年輕時口才很好,應該從事需要說話相關的工作。
 
 
「我見公園咁靚,咪入黎坐下。」
 
 
「而家愈黎愈少後生會中意去公園囉,咁悶都無野玩既。」
 
 
其實也不然,木下就喜歡來這裡。
 
 
「唔係啊,清閒時黎靜下都唔錯。」
 




 
「我睇你都唔似想黎靜下,阿婆做左咁多年人,出黎社會打滾咁多年,
 
 
對睇人臉色,唔敢講話係一定岩,但都有幾有信心。
 
 
你啊,你嗰個就已經成個愁樣寫左出黎,暪唔到婆婆架。」
 
 
婆婆的眼神仿佛要透過我的眼睛望穿我的心底裡,害我低頭不敢望著她。
 
 
「做咩事唔開心啊?同女朋友嗌交啊?」她見我久未回應,便再發攻勢。
 




 
「婆婆,我無女朋友架。」
 
婆婆點點頭,一臉可惜的樣子。
 
 
我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口說,把這四年間的事,沉在心底最深處的事,
 
 
如用翻起海底千層沙般,對一個陌生人說出來。
 
 
「佢真係一個好女仔。」婆婆聽到一半時說。
 
 
「係啊……不過我好多野都做錯哂,唔識珍惜佢。」
 
 
「你又真係豬左啲既。咁你地嗰日到底最後點樣啫?你有無走到?」
 
 
我抬頭望著月光,那天的回憶又湧起上腦海中。
 
 
「如果……如果……當初我無離開你就好……」
 
 
阿曦的聲音如環迴立體聲在耳邊迴盪不散。
 
 
那天真的很難忘,難忘或許是看到前女友如此傷心,難忘或許是木下的等待,
 
 
又或者,
 
 
難忘其實是因為我抱住了她。
 
 
 
 
 
結一個紀念的繩結記錄你離去後萬語和千言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