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在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應該大約四歲左右吧。
 
我親眼見過外星人,牠們曾經來襲擊過地球。
 
當時的情況,我現在還記憶猶新。
 
那時爸爸和媽媽帶我去電影院。
 
在很多人的電影院之中,燈光非常的光猛,雖然不及太陽,但總算把電影院的每個角落照光。
 


可是在突然之間,所有停全部熄滅,本來在閒談的人,全部安靜。
 
安靜得很的電影院,只剩下我因為驚慌而發出「嗚嗚」的聲音。
 
當時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真的很害怕,坐在我兩旁的媽媽和爸爸都不見了,被黑暗掩沒了。
 
我好驚,驚得快要哭出來,全靠在一片漆黑之中的某一句「別吵!牠們來了!」,總算讓我忍住了哭泣所發出的聲音。
 
突然間,在漆黑的空間中,亮起了光。
 


那一道光有不同的顏色,時而白色,時而紅色,有時會出現彩虹色,偶爾還在光中看到人影,不過因為我的眼睛已經充滿了淚水,實在看不清楚是誰。
 
當時我在想,難道是爸爸和媽媽?再不是就是妹妹和姊姊,不過好像沒有妹妹和姊姊就是了。
 
我為了確認發生了甚麼事,只好擦乾淚水。
 
然後,我就看到在我眼前出現了個外星人。
 
奇怪的是,我竟然一眼就知道牠是外星人,而不會認為是異型或者怪獸。
 


外星人向人類發動攻擊,殺害了好多人。
 
我好害怕,害怕得要死,為了不被外星人發現,我強忍不哭。
 
我心想,這次死定了!
 
但是,在下一個瞬間!
 
有兩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拿着武器出現,跟外星人大打出手。
 
這邊一拳,那邊一腳,外星人跟兩個西裝男人各不相讓。
 
最後兩個西裝男用死光槍殺死了外星,保護了世界的和平。
 
不過,他們好像要防止有外星人的消息傳出去,把在場所有人的記憶,用一個神奇的棒棒消去。


 
可是,他們卻沒有把我的記憶消去,這次外星人襲擊人類事件依然深深刻在我腦海內。
 
在這次的事件完結後,我不斷跟朋友說,外星人來襲擊地球,有兩個黑衣男保衛了地球。
 
可是我的朋友告訴我,打敗外星人的不是黑衣男,而是有大廈一樣高的巨人。
 
他會發射死光,當外星人被死光射中,就會爆炸,這個巨人也有弱點,就是胸口的能源燈,每當能源燈一閃一閃時,就是代表巨人沒有能量的時候,他每次只能作戰五分鐘。
 
不對,我記得當時兩個黑衣男是跟我爸爸一樣高大,應該差不多吧,或許更高。
 
而且他們跟外星人至少作戰了一小時以上!絕對不是朋友所講的巨人。
 
也有人告訴我,我所見到的不是外星人,而是一班侵襲地球的壞人,打敗壞人的是身穿不同顏色戰衣的戰士。
 


紅色通常是隊長,黑色大多數是由壞人那邊叛變過來,粉紅色的一定是女孩,有時黃色的是男或者女,他們全都會召喚機械人的。
 
雖然聽到不同的傳言,但都無法影響我的想法,當時我甚至因為這些意見不合的問題,跟我的朋友大打出手。
 
後來才知道,其實他們是對的,因為電視機有轉播巨人和戰士拯救地球的作戰情況,每一次都準時在下午五點開打,真的好神奇。
 
甚至在書店,都可以找到他們的傳記,實在太厲害了。
 
說到書店,我記得入邊有很多黑白色的書本,上邊寫上了不同戰士的作戰情況,更有些是預言未來的世界。
 
所以,由我四歲開始,我就相信,地球是絕對不安全,外星人或者怪物,都會來侵略地球。
 
而侵略地球的壞人,最後都會被戰士所打敗,戰士永遠都能贏。
 
因此,我非常確定,在宇宙之中,一定存有更多的外星生物,而我也一定要像戰士一樣,保衛地球。


 
為了得知道可以保衛地球的方法,我努力讀書,學習每一格黑白圖裡邊的招式。
 
有些成功,有些失敗,其實大部份都失敗。
 
我不能理解,我不明白為什麼總是失敗,不過到自我接觸到控制器我就明白了。
 
我不是專長用招式打壞人的那類,我是專長駕駛機械人作戰的那一類。
 
由我知道這點的開始,我每天都開始廢寢忘餐地鍛鍊,無論是戰鬥機,還是一種叫高達的機械人,我都能控制自如。
 
甚至在小型控制器上,我的功力依然未有減退,我更成為了指揮官,控制不同的機械人戰鬥,參加了一場名為「超級機械人大戰」的戰爭。
 
我媽說,如果我想變得更加厲害,就要努力讀書,要是外國人叫「Help」,而我又不懂英文,那我怎可能保護到他呢?
 


於是,我每天除了研究招式和練習駕駛之後,就是讀書。
 
相比起讀書,我覺得研究招式實在難得多了,讀書每次都總是能得到滿意的成績,而研究招式都總是失敗。
 
我已經依照魔法陣來畫,但都召喚不到惡魔或者天使,甚至有一次我研究了鍊成陣到底是甚麼,為什麼那個金髮的男孩可以拍一下手就鍊成了東西而我不能。
 
時間一天一天的流逝,我一天又一天地長大,由當初的小朋友,變成了大學一年生了。
 
在長大的日子裡,我一天也沒見過外星人再出現,甚至在電影院內,也只看到記錄片。
 
不過,我依然相信,總有一日,我一定會跟外星人決戰,地球由我來保護。
 
我是謝新陳!
 
竟然在剛開始就要大家聽到的童年故事,實在是不好意思呢。
 
我今年已經二十歲了,如同剛才說過,是大學一年生。
 
我所讀的大學,或者大家聽都未聽過,那間學校叫-----紅慧星紀念大學。
 
老實說,大學學名跟高達裡邊的紅色慧星沒有關係,應該是碰巧吧。
 
大學裡邊能修讀的科目相當多,你想到的,沒想到的都有。
 
中英數已經是冷門科目,在大學中,最多人修讀是「臭氧層化學研究系」以及「調理農務系」。
 
而我所修讀的,是比較少人修讀的「宇宙生態系」。
 
告訴你,其實我是想修讀「高達生產學」,不過在我報名時才知道,這個科目早就爆滿了,真叫人失望,難得我由小時就已經學習駕駛高達呢。
 
順帶一提,學校是實施留校住宿制,每個學生都必須留在校內生活。
 
非常好的是,每個學生也有獨立的房間,實在是棒極了耶。
 
學校是使用學分來代替金錢,所以在學校之中是完全用不上錢的,錢就只有在難得在假日外出時才用得着。
 
為了適應校園生活,我提早了一星期入住大學宿舍。
 
在一星期之內,我已經大約知道學校的環境,重要設施可以在那裡找到,不過學校真的好大,大得我用一星期的時間也走不完。
 
現在是春季,今天是開學日,所謂一年之計在於春,一學之始在於開學日------好像沒有這句吧。
 
所以,我今天提早了一點起床,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
 
我站在洗手間,進行着梳洗。
 
從鏡子裡,可以看到自己梳得貼貼服服的烏黑短髮,以及一張比平凡更平凡的臉------臉子當然要平凡吧,不然外星人知道我是保衛地球的戰士就可不了。
 
我整理一下學校的校服,上身是一條深紅色的領帶配白色襯衫,下身則是深棕色的西褲,外套也是深棕色的。
 
「好。」
 
對着鏡中自己確認過整齊無誤後,我就拿起手提包,前往禮堂去,參加開學禮。
 
學習區跟住宿區有一段挺長的距離,必須要乘車才可以到達,其實步行也可以,不過到走三十分鐘。
 
為免遲到,我只好在住宿區的侯車區乘車前往禮堂。
 
可是開學日的關係,即使我提早了出門,校巴還是擠滿了好多人。
 
在人群中擠迫了十分鐘左右,校巴來了「禮堂」這一站,全部乘客都下車,包括我在內。
 
站在車站前邊的我,先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前往眼前一坐超巨大的禮堂前進。
 
所謂的禮堂,其實只是個名字,從外型上觀看,這「禮堂」猶如宇宙戰艦。
 
這種設計簡單而實用,就一個長條型,全長數公里。
 
紅色的外牆上,畫上了像是裝甲邊緣的黑線,也有一些燈光在牆上閃着,像是訊號燈。
 
艦頭設計成破冰船般的尖銳,在艦頭上邊可以看到有一支已經伸出了大型炮管,是主炮嗎?主炮的兩邊各有四座無人控制對MS用火神炮。
 
至於橋檻,相信一定是差不多在艦尾那座凸了起來的東西,那東西給了我扁嘴鴨的感覺。
 
真有夠厲害的禮堂,如果不說,還真以為這是真正的宇宙戰艦,實在令人懷疑能不能飛起。
 
從戰艦的船底,有着一道斜坡,那其實是由裝甲甲板降下所造成,可以讓人同時進出,這裡就是入口吧。
 
隨着步伐移動,我進穿過了入口進入了禮堂之內。
 
在入邊有着不同學系的的學生正聚集在一起,有些已經找到學系隊伍的學生,已經乖乖地排成隊伍,也有些正在努力尋找着。
 
因為我已經知道到了自己學系的位置,所以不必跟其他學生一樣找來找去,很快就走到學系隊伍之中。
 
不久,當開學禮時間到了後,禮堂之內播起了由喇叭來吹奏的音樂,我記得啊,那是記錄電影------星球大戰的音樂呀。
 
隨着音樂響起,大家都安靜下來,等待開學禮正式開始。
 
這個學園又有着怎樣的生活等我來渡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