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學,希望大家能享受學園生活。」
 
長達一小時的開學日演講,在校長的這一句話落下後,就正式完結。
 
接下來,就是到課室跟自己學科的老師見面。
 
在禮堂內的學生紛紛離去,朝自已的課室前進,課室當然不會在戰艦之內,而是在校園的各處。
 
有的很遠,有的很近,有的在海邊,有的在山林中,有的在學習區之內。
 


比較幸運的是,我的課室位於學習大樓一號,在飯堂和禮堂的中間。
 
也就是說,我現在只要步行一會,就可以到達課室了。
 
來到課室的我,推開了木門,進入了裡面,並找了個靠窗邊的角落位置坐下來。
 
我望了望四周,只見到一張張完全不認識的臉孔。
 
因為沒有認識的人,我就只好安安靜靜的呆坐,等待老師的到來。
 


不一會,我的學系老師來到了,所有同學到到齊了,課室的座位全部坐滿了人。
 
「各位同學,我是你們的老師,鐘由依老師,大家可以叫我鐘老師或者由依老師。」
 
由依老師,是一個大約二十七歲左右的女人,奶油黃的及腰髮,以及尖尖的臉蛋,可以說是一個美人,而且胸部也挺大。
 
我還以為大學老師都是老教授,這還真的叫我喜出望外。
 
「那麼請各位自我介紹一下,以及說說自己選擇這一科的原因,就由窗邊角落位的那個同學開始。」
 


一開始就要自我介紹嗎?
 
「我是謝新陳,選擇這一科的原因嗎……」
 
當然沒可能說自己選不到「高達生產學」而退而求其次吧。
 
「因為,我自小就認為宇宙中存在不同的生物,而為了更加了解牠們,我選擇了這一科,所謂知自知彼百戰百勝吧。」
 
「嗯,雖然不知道甚麼知自知彼,但是宇宙中存在不同的生物這點,是絕對正確的。好下一位。」
 
由依老師挺直了挺大的胸部,以一臉「這小子真有趣」的臉子望了望我。
 
經過一輪的自我介紹後,雖然我一個人的名字也記不下來,但由依老師好像完全記得。
 
由依老師輕輕的「咳嗯」了一聲,開始介紹這一科「宇宙生態系」。


 
「這一科照字面解釋,就是研究宇宙生態,宇宙中有不同的生物,都非常值得我們研究的呀。」
 
「例如呢,老師。」
 
一位同學忽然叫喊起來,像是想考考老師似的。
 
「例如,K隆星人,他們的事情,我們人類都未太清楚,舉一個例,牠們……」
 
「老師,那是動畫好不--------------」
 
由依老師不知道從那裡取出了粉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擲中了那位學生的臉。
 
被擲中的學生,「呼啊!」的一聲,連人帶椅向後傾倒。
 


「宇宙是一個未知的空間,一個未知的空間是充滿了可能性,有可能性就是宇宙!」
 
由依老師本來平靜的臉,突然變得大風大浪的。
 
她雙手向上舉起,不斷發出「嗚呀嗚呀」的讚嘆之聲。
 
「你們這班笨蛋,竟然認為K隆星人是動畫裡邊的東西?少講屁話,那可是存在於可能性之中!那邊的同學,你笑甚麼了!?」
 
看似溫柔的由依老師,像是暴走了的一樣。
 
「存活於可能性宇宙的你們,應該叫宇宙作大人,啊!充滿可能性的宇宙大人,請你原諒這班愚蠢到無可救藥,完全不明白你的大能的笨蛋。」
 
由依老師這樣講話,不怕得罪人的嗎?
 
話說,她怎麼跪下來祈禱了?


 
「你們全部人給我寫一千字道歉信,當然是寫給宇宙大人,明天第一節課交,了解了沒!笨蛋們!」
 
天啊,這老師是有病嗎?
 
宇宙生態最值得研究,應該是這個老師而不是K隆星人吧?
 
「聽到了沒!?」
 
「是的。」
 
全部同學都低聲下氣地回答了由依老師的怒吼。
 
我可以相信,要是明天沒能交上道歉信的話,她可能會暴走得更厲害,絕對有可能,畢竟她是存活於可能性的宇宙大人之內。
 


哎…不知不覺學了她講話耶。
 
「現在下課!哼!」
 
由依老師非常生氣地離開了課室,在走之前她用地打「啪」一聲關上了門。
 
甚麼啊,她小朋友嗎?
 
「這個老師瘋的啊?」
 
「天啊,一千字啊,我考試都寫一萬字以上,這麼少字要我怎寫?」
 
「媽媽,這個老師好恐怖,我要回家…嗚嗚…」
 
果然,在由依老師離開之後,班房內怨聲四起。
 
唉…好悲劇,沒想到第一日開學就這樣了,以後的日子要怎過?
 
不行啊,竟然就這麼小事就亂發脾氣,還要罰我寫道歉信,現在是小學生上課嗎?
 
再怎說我也是二十歲的大學生呀,這道氣我忍不下了!
 
在怨聲充斥的班房內,我站了起來,並氣衝衝地了出課室。
 
我把頭左右搖望,即時在後樓梯看到由依老師的身影消失那裡。
 
我馬上追上去,帶着可能性的心情要讓由依老師撤回剛剛的說話。
 
「由依老師!」
 
我衝到了後樓梯,但完全不見她的身影。
 
竟然有走得這麼快?她是會飛的嗎?
 
我才沒有可能放棄!
 
我即時沿着樓梯衝下去,直到後樓梯出口,都沒看到由依老師的身影。
 
不過在我衝出了出口之後,由依老師的身影出現在面前山彼上邊的小徑,並正沿小徑走着。
 
神人啊,竟然走得這麼快,她副職是神行太保啊?
 
我繼續追上去,並大叫她的名字,可是又在小徑的拐彎位消失了。
 
神經病?她會瞬移嗎?
 
我沿着小徑一直走,相信一定會追到她的,畢竟路就只有一條這麼多。
 
我一直追,一直踏着泥地路面,從兩邊草叢的中間走着。
 
不知不覺之間,我發現自己已經走了好一段路,不過都沒看到由依老師,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見鬼了。
 
不單單走了好一段路,我也發現自己好像迷路了,前來目前位置的小徑忽然消失了。
 
雖然我已經提早了一星期來熟識學園,但現在的位置是我之前沒去過的。
 
「有沒有人啊?由依老師!」
 
我對着空無一人的四周大叫,回應我的就是有樹葉的磨擦聲。
 
有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可能會就這裡死去也沒有人知道,這下可真麻煩了。
 
我努力四處走動,尋找可以離開目前位置的道路,但是不管我向左走還是向右走,都只有樹木和草叢。
 
唉,好累啊……
 
自己的腳因為跑了好多路,而感到麻麻的。
 
雙肩也因為跑動時喘氣而上下起伏着,忽然停下來的身體,也發熱得流下汗水。
 
正值春季,加上汗水,害我變得濕淋淋的。
 
我想擦擦自的汗水,不過就在此時,我眼睛好像看到在樹木與樹木之間,出現了一間鐵皮屋。
 
太好了,說不定有人在這裡,那我就可以問問到底怎樣離開這裡了。
 
於是,我就穿過草叢,走到了鐵皮屋的門前邊。
 
「有人在嗎?」
 
我叩了叩門,不過沒有人回應,是沒有人在嗎?
 
我把手放了上了門柄,嘗試轉動一下。
 
本來已經有打不開門的預計,但是情況卻出乎意料,門竟然被我打開了。
 
雖然門被打開,但裡邊漆黑一片,沒有人在這裡。
 
從室外射進來的陽光,就只能看到鐵皮屋內正中間的桌子和兩張面對面的椅子,以及排在牆邊的儲物櫃。
 
又是空無一人,唉……
 
不過既然門被打開,而且也沒有人在,我想我進去休息一下應該沒問題吧。
 
「那個……」
 
正當我想走進去時,在我身後傳來了女生的聲音。
 
我因為私自打開了門,有點慌張地回望過去。
 
然後就看到一個少女站在我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