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了一個樹木挺多的地方,然後選一顆樹爬上去。
 
我在想,既然機械人不知道我躲在了那裡,它說不定沒有很強的偵測能力。
 
所以,只要善用地型,就可以打倒它。
 
我向上爬,努力向上爬,像一條蟲爬到樹頂。
 
頭穿過了樹頂,可以看到天空以及四周的環境。
 


「嘖,新陳代謝,跑那了?喂!出來啦,我保證不會向你射擊啦!」
 
這絕對是騙人的吧。
 
反正我走了出去,就一定會被射成蜂巢。
 
然後口吐白沬地,離開人世。
 
不過------
 


「喂!我在這邊,這邊!這邊!深雪學姊!」
 
「呼呵!新陳代謝發見!」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嗚呀!」
 
果然,發現到我的深雪學姊,即時控制機械人向我掃射。
 


我即時把頭縮回去,把自己隱身於樹林之中。
 
「呀?又跑了?」
 
深雪學姊和機械人都停在空中,四處張望,尋找我的身影。
 
不出我所料,真的沒有樹林偵察力。
 
我在她們沒看見的情況下,跳到了另一顆樹上,然後又探頭出去。
 
「喂!這邊呀!」
 
「呵,這次還不射到你屁屁開花!」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然後,我又躲回去。
 
「吓,新陳代謝,別給人家閃閃躲躲的。」
 
雖然沒有深頭出去,不過我很清楚深雪學姊的太陽穴已經爆出青筋來。
 
作戰成功!
 
只要我一直閃來閃去,然後在找個機會,來一個突襲。
 
我又跳到另一顆樹,又探頭大叫。
 
「找到你了!你這新陳代謝!」
 


之後,又跳到另一顆樹。
 
「在這邊嗎?在這邊吧!」
 
「喂!這邊啊!」
 
「別跑!你逃不掉!新陳代謝!」
 
「妳看那裡了?我在這邊。」
 
「給我受死!」
 
「嘿哈,你剛剛看到的是分身而已。」
 
「你在騙我!噫呀呀呀呀呀呀!」


 
「對!剛剛騙你的,真身在這裡!」
 
「閉嘴!受死!」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這樣的戰鬥,經過了數十分鐘。
 
「嗄…嗄…嗄…」
 
深雪學姊已經怒吼得沒氣沒力,在空中飄來飄的同時,正不斷喘氣。
 
而我正在深雪學姊正下方的樹上。
 


從我這個角度來看,只要抬頭,就可以看到深雪學姊的小褲褲。
 
不過,因為深雪學姊的身型是小學生的關係,害我有一種超不道德的感覺。
 
機械人就在她的身後,如果我要跳過去攻擊機械人的話,就要對深雪學姊做一下無禮的舉動了。
 
在這裡,我先為此而道歉。
 
「深雪學姊!」
 
聽到我呼叫她的名字,深雪學姊九十度向下望,只見我就在她的正下方。
 
「死新陳代謝!害人家聲音都沙,趕快被我打沉吧!」
 
她好像完全沒留意到我的眼睛,已經映入她的純白色的小褲褲………好純情耶。
 
哎!我這變態!
 
我用力搖頭,回過神後,就一下跳起,同時舉起右手。
 
「喂!噫呀!!!!!!!!你要對人家幹甚麼了!不要!!!!!!」
 
「抱歉,借我用一下啦。」
 
「走開!變態!變態!」
 
現在的我,正單手捉住深雪學姊雪白又纖細的右小腿。
 
一如我所料,她為了甩開我而前後踢動着腳,而且越來越用力。
 
接着,就在下一次把我向前踢的時候!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捉緊她的小腿由後向前用力踢的力道,整個人放手向前飛。
 
我把所有力量集中在右拳!
 
「體術奧義.右鉤拳!」
 
我一個右鉤拳,狠狠打落在機械人的裝甲上。
 
裝甲被我被由右至左打穿,電子零件等等的東西,又再次被打散出來,在空半中飛散。
 
然後,強光一閃------
 
!!!!!!!!!!!!!!!!!!!!磅砰!!!!!!!!!!!!!!!!!!!!!
 
天空中出現了一道火球,火球包住了蘋果四號S,更把我爆飛。
 
然後,我又連仆帶滾地,墮落在硬地面上,臉孔狠狠地撞到地上。
 
「新陳,沒事嗎?」
 
痛到極的身體,感受到一陣溫暖和柔軟。
 
啊……這是女生的身體耶。
 
奈奈蹲到地上,輕輕地抱住了我的頭,放到她的大腿上去。
 
「振作點,新陳!振作點!」
 
「咳!咳!咳…………我沒事,死不去。」
 
雖然我很想繼續躺下去,但我現在有點髒。
 
我盡力地坐起來,輕輕揉搓自己每一個痛到極點的地方。
 
「死新陳代謝!」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突然間有道很強大的力,從我背後襲來,然後我整個人向前猛仆,平凡的臉又再次撞上硬地。
 
「你這個傢伙,竟然!竟然!竟然!去死呀呀呀呀呀呀!」
 
嗚呀!呼呀!呼呀!哇呀!
 
不要…踩…不要踩背脊…呼呀!嗚呀!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偷看人家的小褲褲!還住捉人家的美腿!變態!」
 
「呼呀!啊!嗚呀!我要死了!哇呀!」
 
「你死就對了!去死!去死!去死!」
 
「啊……啊……黑衣人先生耶…啊…呀…」
 
最後,我口吐白沬地死了,應該是暈了。
 
蒙蒙濃濃之間,我終於恢復了意識,醒來後,就發現自己身處鐵皮屋內由幾張椅子合拼而成的「床」上。
 
「啊,新陳,你醒來了,真是擔心死我了。」
 
坐在我身邊的奈奈,一臉擔心地望住我,臉頰有點點泛紅。
 
「哼!新陳代謝,竟然死不去,還真像曱甴!」
 
「深雪學姊,真的很抱歉,剛剛------」
 
「笨蛋,別講出來呀,真是的,你要好好負責任,嗚嗚…」
 
深雪學姊又憤怒又悲傷,我已經分不清楚她這是甚麼表情了。
 
「拿好!完全回復劑。」
 
「謝了……這次的特訓,算是成功吧。」
 
「雖然你做得超差,但…算你過關。哼,別給我太高興!」
 
深雪學姊很不滿地露出犬齒,然後留下了完全回復劑後,就走了。
 
哈哈,好可愛呢,不單單是身型變成小學生,連性格也很像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