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啊啊啊~」
 
我坐在班房裡邊的靠窗角落座位,大大聲聲地打了個呵欠。
 
昨天完成特訓已經是零晨一點左右了,而且今天的第一堂上課時間是早上八時半,害我不夠睡。
 
你問我被打到臉子紅紅腫腫,為什麼不怕被人笑,還敢上學?
 
真多得那支雜草汁,我喝完了後,再睡了一覺,早上醒來就發覺昨天的傷痕全消,我平凡過平凡的臉再度回來。
 


話雖如此,肌肉疲勞帶來的酸痛卻沒有消失,全部都積聚在我大腳位,動一動都酸痛得要命。
 
果然還是因為昨天拼命地狂奔吧。
 
碰!
 
「呀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突然間,有一本非常重的圖鑑,跌落在我的大腿上。
 


除了因為重量而造成的具大的痛楚外,觸碰到大腿而發出的陣陣酸痛,讓我又痛又麻。
 
「喲!」
 
由依老師站到了我身邊,無視我的慘叫,裝熟地叫了叫我。
 
壓在我雙腿上的圖鑑,一定是這個傢伙的東西。
 
「突然之間做甚麼了呀?」
 


我怒吼,因為真的好痛!
 
「聽說你昨天被人修得慘兮兮呢?」
 
「被人修得慘?不對,沒這回事。」
 
「啊啦,那體育館的牆為什麼一個個凹洞?為什麼有又炸出了個洞呢?」
 
「這不是被人修理的呀,是特訓!特訓呀!再者,凹洞和炸洞都不是我幹!」
 
「哎喲喲,還真的為了打敗我而進行特訓,好認真呢,老師最喜歡認真的學生。」
 
誰要這個老太婆喜歡…嘔!好噁心。
 
雖然外表看起來根本不是二十七歲,而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少女。


 
「喂,妳到底找我有甚麼事?」
 
「沒事,我只是來嘲笑你這個宇宙塵。」
 
她小朋友啊?這麼無聊,而且還一本圖鑑掉到我身上去,這個仇明天一次過報!
 
「好好努力吧,畢竟你不認真玩,對決就不精彩了。」
 
由依老師輕撥她奶油色的長髮,然後轉身走了。
 
我說這傢伙!
 
快把圖鑑拿走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下午午飯時間,我帶着飯盒去到鐵皮屋,跟學姊她們共進午飯。
 
因為目前跟由依老師是敵對關係,所以她也不好意思走過來吃飯。
 
深雪學姊建議我別吃這麼多,不然等等會吐。
 
經過昨天的特訓,我很清楚為什麼會吐了,所以我聽從了指示,吃了適量的午飯。
 
午飯後,就是特訓時間。
 
我們三個人來到一條大馬路旁邊,目前正處於午飯時間,所以大馬路兩旁沒很多人。
 
「好!昨天你把人家的蘋果十號打敗,但今天沒那麼容易了!」
 
深雪學姊一臉興奮地取出了個控制器,據我所知,這是PS3的控制器。


 
特訓是用PS3進行嗎?那沒問題,我以前經常進行!
 
「我按。」
 
轟轟轟轟轟轟!
 
深雪學姊不知按了那一個鍵,突然就聽到噴射飛行的聲音。
 
然後一個機械人就從樹林飛出來,停在了我們面前。
 
「你的特訓對手,蘋果四S!」
 
又是機械人,而且是第四號,還有「S」,「S」是指「SKY」嗎?
 


「新陳代謝!」
 
「嗚……是。」
 
「給我打敗它!現在!」
 
深雪學姊突然吹起了哨子,然後機械人便露出了敵意,又再次取出機關炮對向我。
 
太!太突然了吧!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機械人二話不說,就連射出鋼珠,而我也反射性地閃避。
 
雙腳急跑起來,雖然很酸痛,但我不理了。
 
因為被射到的話,就會落得跟昨天一樣的下場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連忙拉開與機械人的距離,大概有一百多米。
 
「嗄嗄嗄…這個距離…它就不會自動攻擊了。」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甚麼呀!昨天明明不會攻擊呀!嗚哇哇哇哇哇哇!」
 
我轉身就跑,以「Z」字型奪命狂奔。
 
「給我追上啊!」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一瞬間,機械人飛起來,在它身後的噴射裝置,噴出火焰來。
 
下一秒,機械人便直接衝向我,同時舉起手中的機關炮,擊發鋼珠。
 
「這是何等的卑鄙呀!不公平!不公平!我要投訢!」
 
「你有命活下來再講!新陳代謝!」
 
「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嗚哇!」
 
我害怕得大叫,並發揮出自己的極限速度。
 
我發覺,四周的事物越來越慢,真的嗎?還是我跑得越來越快。
 
隨便了,總之快跑!呼呀!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我沿着馬路狂奔,所經過的地面被打出一個又一個的小凹痕。
 
見到我被追的學生,被嚇得彈開到兩旁去。
 
「喂呀!走開呀!」
 
突然,在我前邊有一架校巴正迎面衝來。
 
司機不單單沒踏剎停板,更探頭出來叫我走開。
 
走開這一句話,應該是我說!
 
我一個側閃,與校巴擦身而過。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但是鋼珠卻沒有,紛紛擊落在校巴之上,校巴走了幾米後,就發生爆炸!
 
「我就說過,走開的是你,對不起呀!請安息----哇呀呀呀!」
 
「新陳代謝,有空關心別人,不如關心自己。」
 
同樣裝有噴射裝置的深雪學姊,跟隨着我們移動,在我們身後遠處大叫。
 
糟糕了,如果跟機械人在這裡開打,一定會傷到平民。
 
既然是這樣的話,就走進樹林裡!
 
在下一個馬路彎位,我想都沒想就跳進了樹林之內。
 
不知道機械人有沒有追來,但我只知道現在要拼命地跑,先跑到安全地方再講。
 
「呼嗄…呼嗄…呼呀…」
 
終於,在跑到一個距離之後,我躲在一顆樹後邊,努力地喘氣。
 
汗水如雨落下,我的校服已經濕透了。
 
差不多再用光所有氣力來跑的我,已經連站起來的氣力也沒有,我靠着樹坐了下來。
 
雖然好累,但好神奇,我竟然被昨天跑得還要快,耐力更高。
 
是特訓成果?有這麼快見效?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突然機械人從我的頭頂飛過。
 
沒發現我啊?看來我被樹林救了。
 
果然樹林是最佳的隱身之所呢。
 
噫?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