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規!這犯規!這犯規呀!
 
要給牠紅牌!要牠離場!離場啊!
 
裁判呢?裁判在那裡了?
 
「竟然在戰鬥中進化,這太不公平了!」
 
我對着一臉竊笑的由依老師怒吼。
 


「喔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不過她依然自鳴得意,以非常難聽到笑聲來回應我。
 
「宇宙塵,你這個笨蛋為什麼可以存在於宇宙大人之內,是甚麼時候有明文規定戰鬥中不可以進化?」
 
呃……!
 
好像真的沒有這樣的規則耶……
 


我呆了眼地望向了深雪學姊和奈奈,希望她們能告訴我是有這樣的規則。
 
不過,我只見她們都攤開了雙手,左右搖頭。
 
可惡,由依老師實在太卑鄙了。
 
她這樣的行為可以叫作「捉字失」嗎?卑鄙卑鄙卑鄙卑鄙卑鄙卑鄙卑鄙!
 
「好了,宇宙塵,趕快受死!------大名蟹!噴水攻擊!」
 


「大名蟹!」
 
突然,大名蟹口中湧出了泡沫,積聚的量非常之多。
 
然後大名蟹一個前傾,同時把口中的泡沫向前噴出,造成了一條粗大的水柱。
 
這條水柱在一瞬間出現,還來不及作出驚嘆的反應,我就被水柱狠狠地撞上。
 
「哇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水柱直打在我身上,我只能以全身接受水柱,承受了到目前為止是最痛的一擊。
 
不單單是被水柱打到,我還因為水柱噴出的強大推力,背脊撞斷了好幾棵樹。
 
一次又一次的追加傷害,向我猛襲過來。


 
最後,我在半空回轉數周半,然後直摔在樹林對出的馬路上。
 
呼呀…骨頭…骨頭…都要碎了。
 
背脊、胸口已經痛到沒有感覺了……嗚嗚…呼。
 
我用手按住了劇痛的腹部,用最大的努力站起來。
 
現在的我,根本不是大名蟹的對手。
 
用大劍進行狩獵都已經要花上時間,更何況現在我只有拳頭……
 
「嗚…太痛了……」
 


由神經線傳來的痛楚隨着我站起來,又一次侵襲我全身。
 
「喔呵呵呵,大名蟹的力量,還不單單是這樣。」
 
「喂!暫停,我要看攻略…嗚呼…嗚…明天再戰。」
 
「宇宙塵,你這是在講甚麼話,收拾他!大名蟹!------貝殼衝刺!」
 
「大名蟹!」
 
在遠處的大名蟹突然轉過了身子,在轉身的同時撞毀了幾棵大樹,然後以有個一角恐龍樣的巨大貝殼對住我。
 
嗚噫…!牠要揪咪的撞過來哇啦!
 
我害怕得連講話也有問題。


 
碰---碰---碰---碰---碰---碰---碰
 
大名蟹用力踏地,一邊撞毀擋在旁邊的樹木,一邊朝我撞過來。
 
這個時候!我只能用這一招!
 
「三十六計,走為上着!」
 
「喂!宇宙塵!別跑,給我站住。」
 
「聽妳講話是小狗!」
 
「可惡呀宇宙塵,給我追,大名蟹!」
 


「大名蟹。」
 
我隨便選了個方向,然後奮力向前跑。
 
同時後邊的大名蟹正一步又一步的緊追而來。
 
「大名蟹!大名蟹!大名蟹!」
 
追在我身後的傢伙,不斷地大叫,雖然不知道牠在講甚麼,不過我想叫我乖乖停下來。
 
牠越是叫,我越是跑,我越是跑,牠就越是叫。
 
這時,我想到一個安全的方法。
 
就是跑進建築物之中,那牠就一定捉不到我啦。
 
好!就在下一個彎位,逃進建築物之中。
 
在彎位後邊的建築物,跟這次的對決事件挺有淵源,那是體育館。
 
我加快了腳步,整個人盡量傾側來配合轉彎,像是壓車轉彎的一樣。
 
在到達彎位的一瞬間,我側身全力一跳,差不多九十度改變了方向。
 
然後連跑帶跳地,急奔進體育館之內。
 
後邊的大名蟹因為身體太大,而又沒有減速,直撞上彎位外的樹林之中,又把幾棵樹壓毀。
 
逃進了體育館的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氣。
 
額頭的汗水如同暴雨般落下,心臟非常用力地跳動,感覺快要跳出來似的。
 
在我喘過了幾口氣後,我留意到體育館之內,有正在上課的學生,以及正在授課的老師。
 
那名老師步行了過來,臉帶不滿和疑惑。
 
「同學,你這是來幹嘛?」
 
「老師,對不起,我喘過氣之後就走------料料料料料料料料料料料料料料尿尿尿尿尿尿尿尿尿!」
 
正當我在回答老師的提問時,突然碰磅的一聲巨響從我身後傳來,把我嚇得話音也上升了好幾度。
 
我慌張地回望過去,馬上就看到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大名蟹撞破了外牆,從碎石和塵埃飛舞之中出現。
 
我眼前的老師,受不住刺激即時暈倒。
 
而體育館裡的學生側有不同反應,男的大叫着「好帥呀!」,女的側大叫「救命呀!」。
 
大名蟹沒有理會學生和老師,右邊的鉗馬上向我攻擊。
 
我反射性地閃過,讓鉗子擊在地面,地面隨即震動起來,暈倒的老師被震飛九霄雲外了。
 
我望着淡現着那位老師樣子的天空,心中在想:老師,雖然跟你認識非常短暫,但請你安息吧。
 
這個天空被大名蟹下一浪攻擊畫破,我又再一次自然地閃避過去。
 
在這裡跟大名蟹開戰,會令其他人受傷。
 
有見及此,我向着體育館外邊的足球場跑去。
 
大名蟹看到我又在逃走,即時火大起來,追擊我的屁股。
 
「小子!加油!」
 
「不要被吃掉啊。」
 
「呼哇,白馬王子在把怪獸引開,啊。」
 
「喂!小麗,振作點。」
 
呵呵,我竟然迷倒了我女生呢------現在不是講這些話的時候啦!
 
我用盡全力,衝出了體育館,來到外邊的足球場。
 
不過有一件事非常糟糕。
 
那就是足球場的四邊被鐵網包圍住,我已經在沒地方可能逃。
 
我站在被鐵網圍起來的邊緣,一臉死灰樣,望着外邊美麗的世界。
 
「喔呵呵呵呵呵呵。」
 
非常討厭的笑聲響起,由依老師出現在追上來的大名蟹身後數十米。
 
「宇宙塵,你走投無路了。」
 
是啊,我已經沒路可走了,現在只可以拼死一戰。
 
我握緊了拳頭,準備跟大名蟹對戰。
 
「大名蟹!攻擊!」
 
右鉗與左鉗前後揮出,我閃過一次又一次。
 
「大名蟹!攻擊!」
 
我又再閃。
 
「攻擊!」
 
閃過。
 
「攻擊!」
 
迴避。
 
「攻擊!」
 
落空囉。
 
「攻擊!」
 
又打不中耶。
 
這樣,持續了五至十分鐘。
 
雖然我已經沒存很多體力,但大名蟹和由依老師,都開始力竭了。
 
「喂!大名蟹!你是怎幹的,瞄準一點再打!」
 
由依老師一臉不爽地怒吼,一額都是爆出來的青筋。
 
「真是的,為什麼你這麼廢弱,宇宙大人是怎樣訓練你的?」
 
「大名蟹…!」
 
「哼,我完全不能理解!不能理解為什麼巨人可以踏不死螞蟻。」
 
「大名蟹!」
 
「大名蟹…大名蟹…大名蟹…甚麼的,你改名大笨蟹吧,說起來大閘蟹真的不錯吃。」
 
話題扯遠了吧。
 
聽到由依老師一句又一句的怒罵,不知道她本人知不知道,大名蟹的臉上有一個生氣的十字符號。
 
每當由依老師罵一句,大名蟹的臉上又多出一個。
 
終於…
 
「大名蟹!」
 
大名蟹忽然轉身面向由依老師,怒目相向。
 
「喂!喂!你這是怎了?大名蟹,我可是你的主人!」
 
「大名蟹!!!!!!」
 
完全沒理會由依老師的說話,大名蟹被怒火掩住了雙眼。
 
牠直接衝向由依老師,想要攻擊她。
 
這下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