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夠大膽!竟然想背叛我啊?還真沒想清楚自己只不過是隻蟹!」
 
「大名蟹!」
 
由依老師看到大名蟹正朝她衝過去,但竟然毫不害怕。
 
她只是非常鎮定地原地站住,表現得非常有自信。
 
接着她拿出了個圓球,那是之前把盾蟹放出來的球,是精靈球吧。
 


「好了,這裡用不着你這廢蟹,給我回來!」
 
由依老師筆直地伸出了精靈球,準備把叫出來的蟹收回去。
 
…………………………
 
可是,精靈球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沒有打開,沒有放出紅外線,只是保持原狀地在由依老師的手中。
 


「喂!怎麼了?精靈球!把大名蟹收回來啊!」
 
由依老師再次用力把精靈球伸出。
 
但是精靈球依然沒有反應。
 
「這個時候才來故障!?」
 
被嚇到睜大眼睛的由依老師,不停把精靈球上下揮動。
 


揮動的同時又不斷大叫「大名蟹回來!」。
 
不過,精靈球完全沒有理會由依老師。
 
我說,妳剛剛不是用數碼之魂幫牠進化了嗎?
 
大名蟹現在不是精靈而是暴龍吧,怎有可能正常地收回去。
 
只好怪由依老師隨便胡亂地幫盾蟹進化成大名蟹。
 
「嗚噫!?」
 
由依老師心知不妙,即時嚇得冷汗直流。
 
變色一下子發青,眼睛一下子變大。


 
看似想跑動的雙腳,卻因為不斷發抖而動不了。
 
不單單是腳在震抖,是全身都在震抖。
 
那是因為正面險大名蟹的憤怒攻擊,感到死亡的氣色,而震抖起來。
 
這一刻,死神就站在她的眼前了。
 
「可惡!」
 
雖然我不太喜歡由依老師,她為人小器,脾氣又像個小朋友。
 
甚至要我跟她進行這些瘋狂的對決!
 


但是!她是我的老師!
 
我一下子急跑起來,目的地是由依老師的前邊。
 
對,我要擋住這隻大名蟹。
 
雖然我不知道要怎樣做,但是我更知道我不能站在原地不動,不能無動於衷。
 
這一刻,我的雙腳像是安裝的馬達,左右腳向前交踏。
 
同時,全身傾前,好讓我突破好氣的阻力。
 
明明之前已經快要用盡的氣力,突然間完全回復過來。
 
極速奔跑的我,竟然比大名蟹還要早到達由依老師的前邊。


 
由依老師被如同風一樣奔跑的我,嚇到跌在地上邊去。
 
她全身比剛剛還要震抖得厲害,一隻手更放到嘴唇邊,像是想掩住自己被嚇驚的表情。
 
「宇…宇宙塵…你!?」
 
「由依老師,由我來保護妳!」
 
站在由依老師前邊的我,沒能看到她的表情,只知道她抽了一口氣。
 
大名蟹就在眼前不遠,現在要帶同由依老師逃走,或者自己一個人逃走,都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我並沒有打算逃走。
 


我站在大名蟹面前,就是為了打倒牠。
 
「如果我連自己的老師也保護不了!那我要如何保護地球啊!」
 
我握緊自己的雙拳,準備在大名蟹與我撞上的前一刻,揮出雙拳攻擊。
 
這時我感覺到一股鬥氣正由我體來的深處爆開來!
 
我全身的肌肉正在脹大,本來六神合體的腹肌,分裂成一塊塊,如同石頭一樣肌肉。
 
我上穿的校服,也受不了突然的肌肉進化,而爆裂成布碎。
 
同時,在我的胸口上爆出了七個洞孔。
 
形狀如同北斗七星的排列。
 
「呼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
 
一整股鬥氣從我身體爆散開來,一陣又一陣的強風捲動着四周,大地為我而震動。
 
大名蟹一步又步的迫近,牠帶着怒氣,直衝過來。
 
就在大名蟹與肌肉化的我碰上的前一秒,就在只有數厘米的距離之下。
 
「必殺!北.斗.百.烈.拳!」
 
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我的雙拳之上,全部鬥氣由雙拳爆炸而出!
 
「哇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雙拳極速揮動,帶有殘影地從打落在大名蟹的肉體之上。
 
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
 
拳頭痛摳肉體的聲音連續響起。
 
在比光速更要快的速度之下,大名蟹竟然被打得蟹腳離地,慢慢升半空之中。
 
「哇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但是攻擊還未停來,我不願一切地打!只顧打!在腦海中隨了打之外,就是打!
 
「哇噠!」
 
最後的力量要隨我的拳擊打出,我的右拳狠狠打落在大名蟹的嘴巴之上,然後慢慢收回自己的身邊。
 
大名蟹頓時降回到地面,並原地不動。
 
牠只是用盡力地睜大眼睛,像是想看清楚剛剛發生了甚麼事的一樣。
 
在極速連打過後,一切都平靜下來。
 
我就說了一句:
 
「你已經死了。」
 
碰!
 
隨着我的一句話,大名蟹一鼓氣地跌在地上。
 
因為身體巨大的關係,在跌下來的一刻,吹起了塵埃。
 
我的鬥氣全部用盡,身體變回原本的一樣,不過校服依然是布碎的狀態。
 
嗚…雖然現在是春季,但溫度還是冷冷的…嗚嗚呀。
 
這時,在我面前出現了一寫上「一分鐘後返回村莊」的板子。
 
啊,是呢,狩獵完後,就是要用採集用小刀,把獵物身上的東西採光。
 
不過,現在不是做這些事的時間。
 
「喂,由依老師,妳怎麼了,沒事嗎?」
 
我轉過了身,面向了還因為太過害怕而跌到地上的由依老師。
 
雖然大名蟹已經被我收拾了,但她的恐懼好像還未退後。
 
我蹲到由依老師的臉前,檢查她到底有沒有受傷。
 
「嗚哇!嗚嗚嗚嗚嗚…!真的好可怕呀…嗚嗚…」
 
接着我被她冷不防地抱住,由依老師的頭整個靠在我的赤條條的胸口上。
 
感到害怕的時候,女生想要抱抱我是明白……
 
但不要連眼淚、鼻涕、口水等等的液體都流到在我的身上好不!
 
嗚哇!好噁心……
 
「啊,新陳代謝打贏了!」
 
在由依老師拼命地哭的時候,深雪學姊和奈奈也到了足球場之內。
 
看到大名蟹就倒在前邊,深雪學姊先跟我打招呼,然後就非常高興地去採集。
 
「新陳,你贏了,恭喜你呀。那個…為什麼由依姊會在你的懷中…這…這是為什麼?」
 
奈奈的嘴上是這樣說,但怎麼她沒有半點笑容,是真心恭喜我的嗎?
 
「嗚嗚嗚…小奈奈!嗚嗚嗚…我差點就死了!」
 
知道奈奈的出現,由依老師即時撲到奈奈的胸前,把臉用力埋到胸部的中間。
 
奈奈像是安慰小朋友似的,輕輕地撫摸由依老師的頭髮,由依老師果然跟小朋友沒甚麼大分別。
 
「宇…嗚…宇宙塵!」
 
「噫?」
 
我望過去由依老師那邊。
 
「那個…嗚嗚…謝…嗚嗚嗚…嗚…謝……嗚…你。」
 
「我聽不到,可以大聲一點嗎?」
 
「謝…嗚…謝……嗚…呀…」
 
「謝?呀?甚麼呀?」
 
「我說謝謝你呀!!!!!!」
 
紅了臉的由依老師,非常兇惡地怒吼,跟剛剛哭泣的小女孩形象,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真是的,要謝謝我就直接着說囉。
 
就這樣,今天的決戰,完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