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放假的日子,也是我們一起去遊樂園的日子。
 
才早上八時,暫時住在我宿舍的謝西嘉,已經興奮不已地叫我起床。
 
經過一番梳洗後,謝西嘉就已經急不及待把我拉離了宿舍。
 
我可是連隨便塗上了果醬的麵包都未吃完就被拉走了。
 
小朋友聽到遊樂園果然就是非常興奮的嗎?特別是女孩子。
 


然後,我和謝西嘉成為了第一批來到學校門口的人。
 
因為是假日,所以即使穿便服在校園走來走去,是正常不過的事,所以不是學校學生的謝西嘉完全沒被懷疑。
 
「嗨!新陳代謝!」
 
接着第二個來到的是深雪學姊。
 
今天的她在上半身穿上了白色的沿領衫和一件米黃色的長套,下半身剛是粉紅色的短裙和長褲。
 


「等了人家好久囉?」
 
「我還以為只有我和謝西嘉才八時半來到這裡等待呢。」
 
「呵呵,新陳代謝想早點見到人家,所以提早三十分鐘來到這裡。」
 
才不是這樣,我是被強行拉來的呀。喂,妳偷笑甚麼了。
 
「爸爸是為了早一點跟謝西嘉去玩,所以才提早三十分鐘的啦!」
 


深雪學姊聽到謝西嘉的說話,半瞇起了眼睛,然後講了句「借妳爸爸用一下」,就把我拉到一邊去。
 
「怎麼了深雪學姊,妳不會是相信謝西嘉所講的話吧。」
 
「笨蛋,人家怎可能會相信,就算相信,也相信新陳代謝是為了見人家才提早來的呀!」
 
「為什麼要相信這個呢……」
 
「先說回正題,人家想講一下基因點對點傳送裝置。」
 
「已經完成了嗎?」
 
「你傻了啊,怎可能在一天內完成。人家是要你先拿到謝西嘉的基因,然後檢測一下你是不是謝西嘉的爸爸囉。」
 
「有必要這樣做嗎?反正答案一定會是否的!」


 
「很難說,要是新陳代謝是謝西嘉的爸爸,那人家發明的基因點對點傳送裝置就是白做的啦!反正只是拿過基因,不太難吧。」
 
「嗯,妳說的也有道理。」
 
「今天是個好機會,小朋友在玩耍時,警戒心是最低的。」
 
我點了點頭,認同了深雪學姊的說話,然後我們就回到謝西嘉身邊,繼續等待其他人。
 
來到了九點,由依老師和奈奈也來到了。
 
由依老師依然打扮得跟平時沒兩樣,而奈奈上半上穿上了粉紅色的汗衫和灰色的外套,下半身則是黑色及膝襪和黑色的貼身裙子。
 
「好了,人齊囉!出發!」
 


「好!」
 
隨深雪學姊的一聲大叫,眾人異口同聲的叫好,除了身為男生的我。
 
乘坐過巴士之後,我們來到了遊樂園的門口。
 
今天的假日是學枚假期,不是平日的假期,但遊樂園依然是這麼多人。
 
由依老師把門票分發到我們手中,然後我們就穿過剪票口,進入了樂園之內。
 
五花八門,多不勝算的機動遊戲就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們開始苦惱要從那一個先開始玩。
 
「首先就是過山飛車!」


 
比我們所有人都興奮的深雪學姊,完全沒有理我們,獨自跑去了過山飛車的隊伍。
 
沒她好氣的我們,只好跟着去排隊。
 
花了幾分鐘的時間,終於來到我們乘坐過山車了。
 
「謝西嘉要坐爸爸旁邊。」
 
本來我打算看準奈奈坐那一車箱,而扮作隨便坐下去,盡可能拉近我和奈奈的關係。
 
但我馬上就被謝西嘉拉走,還帶我去頭坐那邊坐下來,這是最受風壓的位置啦。
 
奈奈看到了我和謝西嘉一起坐,又不爽的別過了臉。
 


坐下來之後,火車就開始動起來。
 
「新陳代謝不要嚇到失禁啦!」
 
「誰會失禁啦!喂!謝西嘉不要抱住我的手,好痛!」
 
「嗚哇,謝西嘉好害怕呀!」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火車爬升到最高點,然後差不多九十度向下直衝。
 
在車上全部人被強大的離心力襲擊,拼命地尖叫慘叫怪叫。
 
恐怖的衝刺一浪接一接,起伏再加上旋轉,然後俯衝,我的靈魂被嚇到飛離了身體。
 
過山車運行了十分鐘也沒有,但我感覺已經過了一小時了。
 
嗚嗚…這種恐怖的體感,是以前在練習駕駛戰鬥機或者高達是感不不到,實在太可怕了。
 
我帶着快要倒下的身體,努力地走到一邊的椅子坐下來休息。
 
相反,剛剛坐在我身旁的謝西嘉,完全沒有感到恐懼,反而笑得很燦爛。
 
「爸爸好弱耶。」
 
「嗚…我老了…實在比不過妳們這些後生的。」
 
「哈哈,明明爸爸是保衛地球的戰士,竟然被過山車嚇到。」
 
嗚嗚…真的好丟臉。
 
「深雪學姊她們呢?」
 
「謝西嘉沒看到啊,她們不是跟上來了的嗎?」
 
嗯嗯,很好。
 
我們脫隊了。
 
本來是為了搞好跟奈奈的關係才來到這裡,現在變成了跟謝西嘉搞好關係了。
 
「呢,爸爸。走吧走吧,去玩其他囉。」
 
我都還未休息完,就被謝西嘉拉走,繼續去玩不同的遊戲。
 
不過,沒辦法了。
 
我也沒有她們的電話號碼,想說找她們匯合也做不到。
 
難得來到了遊樂園,就只好繼續玩下去吧。
 
接着,我和謝西嘉兩個就玩了不同的機動遊戲。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首先是海盜船。
 
「HEL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P!」
 
「哇哈哈!」
 
然後是跳樓機。
 
「嗚嗯……嗚嗯……我好想暈……」
 
「謝西嘉也是…嗚嗯……」
 
之後是高速咖啡杯。
 
「噢耶,一百分耶!」
 
「哇,爸爸好厲害。」
 
再來就是射擊遊戲。
 
最後,我們選了摩天輪,好好放鬆一下緊張的心情。
 
在摩天輪上,我和謝西嘉面對面坐着。
 
身為小孩子的謝西嘉,在摩天輪升到最高處時,發出「哇哈」的讚嘆聲,並不斷望向外邊的風景,絕對是正常不過的事。
 
看到自己帶着一個天真的女孩四周去玩,總覺得自己變成了爸爸。
 
這當然說是感覺上啦,而且自己絕對不可能是這個女孩的爸爸。
 
「爸爸!謝西嘉真的好開心,好久沒跟爸爸和遊樂園玩啦。」
 
忽然謝西嘉跳坐到我的腿上,一臉開朗的笑容望住我。
 
「那個…不要突然坐上來,這樣的姿勢真的……」
 
「因為謝西嘉實在太開心了!」
 
話未說完,謝西嘉就已經抱住了我,她的頭髮和頭髮香味,瞬間襲來。
 
啊,對了,這個時候,就是拿到基因的時候啦。
 
雖然我知道不應該在這麼開心的氣氛下做些煞風景的事,但這真是個好機會。
 
我把手放進了謝西嘉的頭髮之內,然後像是要摸頭一樣,把手向下一掃,就已經有一條這麼多的頭髮在我手中------任務完成!
 
「爸爸,等等去看表演好嗎?」
 
「啊,好的。」
 
在摩天輪降下來之後,我們兩個就向着表演的舞台前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