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帶着酸酸痛痛的身體上學去。
 
在上學之前,謝西嘉還未起床,所以我留了張便條在房門口,上邊寫着「已上學,雪櫃有便當」。
 
乘過校巴後,我來到了學習大樓一號的課室準備上課。
 
在課室裡有部份同學已經安坐好,準備上課,而由依老師竟然出奇地早到。
 
「喲,宇宙塵!」
 


「嗚啊……早…」
 
看到我來到了課室,由依老師主動向我打招呼。
 
而我則一邊打着呵欠來回應她,一邊把筆記等等的東西放到自己的桌面上。
 
「喂,宇宙塵,昨晚睡不好嗎?該不會太掛念我的課堂吧。」
 
「的確是睡不好,不過跟由依老師的課堂是沒有關係。」
 


「甚麼嘛,真叫老師傷心,難得老師這麼用心地講課呢。」
 
「嗚啊…真是辛苦妳了。」
 
「宇宙塵,你昨晚不會是把女生帶到宿舍嘿咻而導致睡眠不足吧。」
 
因為前半部由依老師說中,所以我當場被嚇到。
 
我是在講「把女生帶回宿舍」的部份,不是「嘿咻」的部份。
 


我帶着有點害怕的眼神望向由依老師,而由依老師也以「你好可疑啊」的眼神望向我。
 
要是被老師知道我昨天真的帶了個女生回宿舍,更不是學校的女生,我想我絕對被退學!
 
「哈哈,怎有可能,宇宙塵這個膽小鬼怎有可能帶女生回宿舍,哈哈。」
 
「啊哈哈,由依老師說得很對呢。」
 
呼…還好沒被察覺到我的慌張。
 
跟由依老師閒聊了一會後,就正式上課。
 
然後時間來到了下午午飯時間。
 
在由依老師宣佈下課後,同學們紛紛逃離課室,朝飯堂方向逃去。


 
而我和由依老師,則一同前往基地用膳。
 
說起上來,不知道謝西嘉現在怎樣了,有好好吃過早餐嗎?
 
我不是擔心她,而是擔心自己的房間,要是她餓死了,我就會變得很麻煩啦。
 
我思考着這樣的問題,同時轉動基地鐵門的手柄。
 
「嗚呀!」
 
然後我馬上被甚麼東西撲倒在地上。
 
「爸爸,謝西嘉好想你!」
 


對,在我打開鐵門的刻,已經在基地的謝西嘉把我撲倒在地上。
 
她到底是怎樣進來的呀?
 
不…現在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
 
「喂!喂!不要壓住我!背脊痛死了!」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不單單是壓住我,還把我緊抱,甚至在我的胸口上不斷用她的臉頰磨蹭。
 
「宇…宇宙…塵!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與我一同來到基地的由依老師,看到我被過少女撲倒,一臉大驚的樣子。


 
知道有另一個人存在,謝西嘉稍微把臉轉向由依老師,開始自我介紹。
 
「你好,謝西嘉是謝西嘉,是爸爸的女兒,他是我爸爸。」
 
「他甚麼……是指宇宙塵嗎?宇宙塵!你到底對這個女孩做了甚麼手腳!」
 
「聽我說,我甚麼都沒做過!妳要相信我!由依老師。」
 
「怪不得你會睡眠不足,果然是把女生帶回宿舍嘿咻嗎?」
 
嗚嗚……這是誤會!這絕對是誤會。
 
謝西嘉還要把我抱緊要甚麼時候了?
 


「喂喂,妳們好吵啊,還有!趕快把門關上,外邊的風吹進來了,人家好冷呀!」
 
正當我面臨絕望之時,深雪學姊在基地裡頭步行過來。
 
太好了,救星又一次出現了。
 
接下來,深雪學姊叫了我們進基地內,再把昨天的事全部告訴了由依老師知道。
 
「原來是這樣,宇宙塵你應該要早點跟我說嘛。」
 
由依老師一臉「原來如此」,非常裝熟地拍了拍我的背脊。
 
「由依老師,妳會保密嗎?」
 
我非常擔心地望了由依老師一眼,而她則拍了拍自己挺大的胸部一下,很豪氣地說着「沒問題」。
 
「關於謝西嘉的事,我是可以保密,但是小奈奈的事……嗚…竟然被宇宙塵偷窺了…小奈奈好可憐。」
 
「我說我不是偷窺!」
 
「總之,你就是要用明天的假期去遊樂場,跟小奈奈搞好關係吧。」
 
「嗯嗯,沒錯。」
 
「呵呵,那裡就要算上我的一份了。」
 
「呃,為什麼,為什麼由依老師也要去。」
 
「哼,才不是要跟宇宙塵一起去遊樂場玩啦。只是我要確保小奈奈的安全。」
 
我說,由依老師你喜歡當電燈泡嗎?
 
「啊啊,由依也去的話,人家也要去!」
 
「謝西嘉也要一起去!嘿嘿,可以跟爸爸去遊樂園呢。」
 
喂,這次可不是去玩的呀,這次是去執行任務!
 
再說,我怎可能有這麼多錢買五個人的門票。
 
「關於門票,宇宙塵你就好好感激我吧,因為我人際關係太廣,要隨便拿到門票是比容易更容易。」
 
「呵呵,既然由依給我們門票,那麼新陳代謝就不能阻止我們去囉。」
 
「好耶,謝西嘉可以跟爸爸去遊樂園啦。」
 
總覺得明天會出現很多可怕的事情。
 
正當我們討論得高興時,奈奈進來了基地。
 
看到奈奈來到了,深雪學姊即時跑過去奈奈身邊,非常高興地捉住了奈奈的手。
 
「呢,奈奈,明天一起去遊樂園玩。」
 
「遊樂園?」
 
「嗯,由依啦、人家啦、新陳代謝啦、還有謝西嘉都會去。」
 
「謝西嘉?」
 
奈奈望向了第一次出現在基地裡頭的謝西嘉,而謝西嘉以有點厭惡的眼神回望了奈奈。
 
從她們對望之中,感覺到有一點點的火藥味。
 
說起上來真的好奇怪,昨天謝西嘉與奈奈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已經表現出不太喜歡奈奈的表情,而今天也一樣。
 
明明甚麼都沒說過,沒做過,關係竟然在剛開始就變得惡劣。
 
「喂!奈奈!人家在叫妳!奈奈!奈奈!奈奈呀!」
 
「呃…對不起深雪…」
 
「呣,真是的。明天一起去遊樂園吧,就這樣決定了。」
 
「啊啊…好的…嗯。」
 
奈奈望了望明天的同行者,在望到我的時候,停頓了一下,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像是高興又像是不高興,大既有一種感覺是在說「你也要參加啊?」。
 
「跟爸爸去遊樂園~跟爸爸去遊樂園~跟爸爸去遊樂園~」
 
知道可以跟我一起去遊樂園的謝西嘉,高興得哼起了自創的小曲,同時把頭靠在我的手臂上。
 
看到這個情景的奈奈,即時不爽地別過了臉。
 
「好!明天九時學校門口集合!」
 
深雪學姊一臉充勁,舉起單手,叫喊起來。
 
「小奈奈,嗚啊,真期待明天呢。」
 
「呃…嗯,我也是啊。」
 
「爸爸,謝西嘉也好期待明天啊!」
 
是嗎?不過我不太期待了。
 
就這樣,我們決定了明天的假日,前往遊樂園。
 
不過,我總覺得會有甚麼大風雨要襲來……
 
明明今天是天晴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