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呀!爸爸!」
 
「給人家突破他啦!新陳代謝!」
 
「擊飛他就是了!上呀!宇宙塵!」
 
我聽得非常清楚,在觀眾席那邊的朋友傳來的打氣聲。
 
在我的腦海中一一閃過與她們一同努力的畫面。
 


每天的練習、死亡行軍、東京預賽……這些事我們全部都沒有經歷過。
 
為了回應她們的心意……
 
我要贏!我一定要贏!
 
「光速蒙面俠,為了打敗你,我已經進入了光速的世界。」
 
在我眼前名為郎十清進的黑衣蠍子人,提升了他的跑速,一臉冷酷和認真的表情望向我。
 


就在快要遇他碰上之前,他的右手奮力向前一伸,像是伸出長矛來攻擊我。
 
能避過,以我的速度,可以避過。
 
我一個單腳旋轉,掀起了一股旋風,從郎十清進的身旁穿過。
 
突破了!突破了!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正當我以為自己突破了之時,突然一隻手把我的衣服拉扯住。
 
強大的氣力拉扯,讓我和骷髏骨首領的距離一剎那拉遠。
 
郎十清進在我轉身突然的一瞬間,他也同樣轉身,以左手拉住我的衣服,把我拉回去。
 
這!這簡直就是由地獄伸過來的手呀!
 
黑衣蠍子人把我拉回到他的面前,然後順勢把我擲出。
 
我整個身體向着地面飛去……
 
跌倒在地上的話,這一切都完蛋了!
 
各位…對不起……我輸了……你們的心意……我回應不了。


 
「不可以放棄!新陳!」
 
奈奈為我打氣的聲音傳來了耳邊,她的聲音是如此地悅耳。
 
對!我不可以放棄!現在不是放棄的時候!
 
在身體即將要跌倒地上的時候,我以右手支撐了身體,然後一個反身,雙腳成功着地。
 
沒有跌倒在地上的我,再次以光速起跑。
 
「無用的!你不可能突破我!」
 
郎十清進再次擺出戰鬥姿勢,他的氣勢強勁得太可怕。
 


正面突破是沒可能贏得到他,左右兩邊都會被他封殺,既然是這樣的話!
 
「呼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用力一跳,跳向空中,從郎十清進的頭上飛躍過去。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郎十清進即時向我伸出長矛,用力攔截我的跳躍,嘗試把我推回去。
 
不可以!我不可以被推回去!不可以!
 
我發出全身最大的氣力,用力把長矛推回去!
 
在強力的跳躍衝擊之下,再加上我的氣力,長矛被我一口氣推倒。


 
成功跳過郎十清進的身後,我再次跑起來,衝向骷髏骨首領那邊。
 
這次一定可以去到骷髏骨首領那邊!一定可以!
 
忽然一道寒氣殺來,四周的一切仿佛失去了生機。
 
「認輸吧!!!!!!!!!!」
 
來自郎十清進左手的長矛急速向我伸向。
 
會被打敗,又會被這一招打敗……
 
……會輸掉的……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呀!
 
我一定要贏呀!!!!!!!!!!!!!!!!!!!!!
 
在郎十清進的長矛快要插到我身體的一瞬間,我的跑速突然再一次提升。
 
我的跑速回應了我內心的想法,在這一刻進化起來!
 
再次加速的速度,撞破了空氣,讓空氣爆炸,產生了強勁的氣流。
 
「這個是………超光速的世界……」
 
在我身後的郎十清進,在被強勁的氣流吹飛之前,講了這樣的一句話。
 
突破了!突破了!突破了啦!
 
「達陣!」
 
不知道是誰大叫出這一句話,雖然我成功達陣,但還未是停下來的時候,我要救回奈奈!
 
我伸出了手,向骷髏骨首領推去。
 
突然,骷髏骨首領飛了起來,由球場的另一邊飛去另一邊。
 
「啊哈哈哈,要救回手上的少女,並不是單單突破十一個人就行,還要完成我給你的挑戰。」
 
降落到球場另一邊的骷髏骨首領,奸狡地講起話來。
 
「明明爸爸是贏了!好賴皮啊!」
 
「你這骷髏骨好卑鄙!」
 
「無賴鬼!卑鄙鬼!」
 
觀眾非常不滿地大叫起來,不過骷髏骨首領依然少理她們。
 
果然是壞蛋!盡是卑鄙的技兩!
 
接下來骷髏骨首領用紅色的頭紗把奈奈的臉蔽上,然後有數十個穿上了跟奈奈同樣衣物和帶上頭紗的人來到了骷髏骨首領的身邊。
 
「哈哈,少年!如果你能夠在這麼多人之中,找得到少女,我就把她交回給你。」
 
因為距離的關係,而且人群密密麻麻,我完全看不到臉容。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只要衝過去把所有人的頭紗拿走就沒問題了。
 
「少年,別打算過來來頭紗拿起,要是你在找到少女之前向前踏一步的話,就當你輸了。」
 
「骷髏骨首領!你實在太卑鄙!」
 
「哈哈,我是壞人,壞人當然是要做卑鄙的事。」
 
「要是我找出了她,你真的會把她交回我嗎?」
 
「哼,雖然我是壞人,但我說過的話會算數的。」
 
雖然我有點不相信他所講的話,但現在沒辦法了,我只好跟他的指示來做。
 
「少年,現在開始囉,遲遲不找出少女的話,少女就歸我所有。」
 
骷髏骨首領說過我不可以過去拿起頭紗,也不可以在找到少女之前踏前一步。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就用一個不用踏前,也不用過去,也不用拿起頭紗的方法。
 
我想,把頭紗「吹起」,不算是「拿起」吧。
 
我雙手交握,成為了一個祈禱的手勢。
 
「全能的風之精靈,依照契約,聽從我的指示,賜給我你的力量。」
 
這個時候天空一沉,四周吹起了微弱的風。
 
我望了望天空,在內心感謝了一下風之精靈。
 
「風……來了。」
 
現在吹起的是東風,是可以把所有人的頭紗吹起來的東風。
 
傳說,曹操也是被這股東風打得措手不及。
 
我望向了骷髏骨首領和帶上了頭紗的眾人,然後大叫一聲!
 
「風!給我吹!」
 
然後,一陣又一陣強勁的風吹了起來。
 
頭紗有開始被吹起的跡象,但卻沒有被吹走,看來風力要再加強。
 
「風!繼續吹!不忍遠離!」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風回應我的呼叫,變得越來越厲害。
 
然後一陣有十號颱風力量的風,襲向了骷髏骨首領和帶上頭紗的眾人。
 
所有的頭紗被吹了起來,不單單是頭紗,連裙子也被吹起。
 
……好多小褲褲啊……我好像看到有男裝的小褲褲……
 
「甚麼!?」
 
正當我以為只要用風吹起頭紗,就可以找得到奈奈的時候……
 
「哈哈,少年,你聰明我也不笨,以防萬一,我暗中為她們帶上臉具!」
 
眼前的所有人,全部帶上了臉具。
 
雖然頭紗被吹飛,但完全沒有改變了我無法從眾人中找出奈奈的事實。
 
臉具帶得穩穩,就算我再加強風力,也不可能吹得走。
 
我停下了吹風之後,整個人慢慢流出冷汗。
 
到底有甚麼方法可以讓我在這麼多人之中找出奈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