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面具的眾人,無論是髮型和身型,都跟真正的奈奈做到似模似樣。
 
要是真正的奈奈不說出話來,我跟本沒可能分辦出誰才是真正的奈奈。
 
再說,骷髏骨首領也不可能會讓奈奈講話。
 
而且,與人群相隔一百多米遠,我也沒可能聽得到她的聲音。
 
對了,如果是動作的話又如何?
 


只要奈奈做出能代表她的動作,我就可以憑動作知道那一個人才是奈奈。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就只能用說話來作個暗示,希望奈奈能以動作來回應我。
 
「呼嗯………」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大聲地把話講出。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
 
沒有回應,沒有人以任何動作回應。
 
哎呀,怎可能會這樣,我記得記錄片當時也是用這一句的呀。
 
難道因為我的詩人之力還未到家,所以這一句說話沒有任何力量?
 
可惡啊!
 


這樣的話……有甚麼說話可以讓奈奈有所回應?
 
…………有所回應?…嗯!
 
既然要說話,就說這一句。
 
「奈奈!對不起呀!前天的事!我不是故意的呀!」
 
我大聲向奈奈道歉。
 
既然真的要說話,就把我心中最想說的話說出來。
 
「前天旁晚的事,也是一場誤會!我知道我做錯事了!」
 
相隔了一百多米,我真的不知道這些話是否能傳到她的耳邊。


 
「我不敢期望你會原諒我,我只希望能跟妳繼續當朋友,就好像我們最初相識的時候。」
 
也不知道是否能傳到她的心中。
 
「所以啊奈奈,請繼續當我的朋友!讓我們的關係回到以前一樣吧!」
 
我要講的話已經講完了,接下來就是看有沒有的反應。
 
在最後的一句話話音落下後,我看到在人群中最後排的一個人,身體發抖。
 
全部人之中,就只有一個人在發抖啊!
 
是她了!是她了!是奈奈了!
 


「我找到妳了!」
 
四周的風再次吹起,讓我的身驅在空中飛舞,飛向奈奈。
 
現在的我,仿如會輕功的一樣。
 
飛到人群中的我,一手抱住了奈奈的腰,然後隨風再度向上飄升。
 
「找到妳了,奈奈。」
 
在空中飄浮的我,取下了奈奈的臉具。
 
然後我只看到一個奇醜無比的女子……………很好啊……跟記錄片一模一樣。
 
「我講話還我講話…妳為什麼要發抖……」


 
「因為我尿急嘛。」
 
「妳有沒有小刀在身………我想死…」
 
「啊…只少跟我接個吻才死嘛。」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受到我心情下滑的影響,風之精靈也力量也消失。
 
讓我飄起來的風,一瞬間消失。
 
我把醜女推開,然後直線墮向地面,以臉朝地的方式成功着地。
 


好丟臉……我抬不起頭了。
 
「哈哈,少年,你已經輸了!」
 
對啊……我竟然就這樣輸了……嗚嗚……奈奈要成為骷髏骨首領的娘子了……嗚嗚……
 
再見了…別了…我的朋友…我對不起妳!
 
「骷髏骨首領,輸的其實是你!」
 
「甚麼,是九九九?」
 
正當我絕望之時,蒙面超人九九九傳來了充滿希望的聲音。
 
「少年,你做得非常好,在你跟骷髏骨首領交戰的時候,我偷龍轉鳳地救走人質了!」
 
「甚麼?九九九你竟然…!鳴!」
 
我馬上望向九九九,立即就看到奈奈站在他的身邊。
 
九九九!你實在幹得太棒了!
 
我帶着充滿感激的眼神望向了九九九,展露出非常安心的笑容。
 
「今天就此撤退!蒙面超人九九九,還有少年!走着瞧啊!」
 
「少年,少女交給你保護好,我要去收拾壞人!」
 
「九九九,你要加油!」
 
之後,骷髏骨首領和九九九離開了舞台。
 
在舞台上就只剩下我和奈奈。
 
奈奈走到我身邊,扶起了跌在地上我。
 
「奈奈…對不起…我沒能救到妳……」
 
我低下了頭,不敢直視我眼前的人。
 
「新陳…謝謝你…為了我…這麼努力…我真的好開心。」
 
「奈奈…可是到最後,我還是沒能救到妳…」
 
「別介意這點事啦,而且我又沒有介意。」
 
「…奈奈…」
 
「新陳…你那一句話…我聽得好清楚…那個…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是我自己…有點小器。」
 
奈奈有點不好意思地咋了一下舌,她的臉泛起了紅來。
 
「所以…新陳,可以原諒我…嗎?」
 
「奈奈………當然可以!」
 
「嘻。」
 
太好了,我和奈奈的關係變回跟以前一樣了。
 
這次遊樂園之行,果然不負所望。
 
這一刻,掌聲四起,所有觀眾都激動得站起來猛拍手。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掌聲,但我和奈奈還是向觀眾們敬了個禮,以表感謝。
 
接下來,我和奈奈都離開了舞台,觀眾門都開始離開四散。
 
離開了舞台之後,跟同行的女生們匯合,然後先去吃個午飯。
 
「呵呵,人家要對新陳代謝重新評估了,沒想到竟然笨蛋到選錯人啦。」
 
「嗯嗯,雖然宇宙塵在剛開始是很厲害,但沒想到最後還是醜態百出,唉,身為他的老師,真是感到丟臉呢。」
 
「喂!我說妳們兩個,不要總是記住最後的一幕!我可是一個人突破了十一個人的呀!」
 
真是的,妳們應該對我多點稱讚嘛。
 
「嘿!謝西嘉,有看到我剛剛的跑法嗎?特別在面對最後一個敵人的跑法!」
 
我想謝西嘉一定會對我百般稱讚。
 
「啊…嗯…嗯,爸爸好厲害。」
 
「怎麼了,謝西嘉妳不舒服嗎?」
 
「啊…不,謝西嘉沒事。」
 
沒事就好了,看她現在的樣,在跟表演之前的她,完全是兩個模樣。
 
怎說呢…可以說是有點失落吧。
 
總之不是很高興就是了。
 
「喂喂,新陳代謝,接下來要去玩鬼屋嗎?」
 
「又不是萬聖節,玩甚麼鬼屋?」
 
「甚麼嘛,人家想看新陳代謝嚇到失禁的樣子啦。」
 
這到底有甚麼好看?惡趣味!
 
「沒關係吧,新陳,反正我也想跟新陳玩……哎…不…想跟大家一起玩。」
 
奈奈的表情看起來有點慌張,是為什麼呢?
 
「算了,既然奈奈也想去玩,我們就去玩吧。」
 
「嗚呀!新陳代謝真可惡,人家說去玩就拒絕,奈奈說去玩就贊成,偏心!」
 
深雪學姊一臉不爽,並雙手插腰的向我怒吼。
 
就這樣,我們吃過午飯之後,就前往鬼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