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色百合的社辦是位於第一學習區和第二學習區之間,距離男男社的位置有點遠。
 
我們三人花了點時間,才來到純色百合的社辦。
 
在前往的途中,爆炸聲又再次響起來,還響起了好幾次。
 
來到了純色百合社辦的我們,只看到滿目瘡痍的社辦。
 
被炸得在地上開了一個又一個洞的花園,花園裡所種植的百合,不是被踏爛了,就是散落到一地。
 


在花園後邊的有一坐五層高的大樓,有好幾層都升起了黑色的濃煙和火焰。
 
大樓的牆壁有些部份也被炸得破爛,也有缺角的情況出現。
 
「被破壞得很嚴重……」
 
站在花園的我們,還視了四周。
 
奈奈有點被眼前的一片慘像嚇到,不禁講起話來。
 


「啊!爸爸!你看!這邊有個姊姊耶!」
 
謝西嘉拉了拉我的衣袖,並指向了噴水池那邊。
 
聽到謝西嘉這麼說,我才留意到噴水池那邊有個女生倒在地上。
 
我們三人馬上走過,查看究竟。
 
「喂,妳沒事吧,振作點。」
 


我慢慢扶起了女生,把她的頭靠在我的前臂之上。
 
女生的呼吸非常紊亂,而且好像受到了重傷,不過幸好是她還有意識。
 
「……嗚……他們……來了……要去救…姊姊大人……」
 
「他們?姊姊大人?」
 
眼前的女生一邊發出呻吟聲,一邊用力地發出聲音來。
 
「男…女之愛…來了………請救姊姊…大人…」
 
果然這場攻擊是男女之愛發動的嗎?
 
可惡,我還以為他們只不過是靠嚇,沒想到真的行動了。


 
「妳受到了很重的傷,要先治療。」
 
在我身旁的奈奈從我手上接過女生,把她扶起。
 
「沒時間了……嗚…姊姊大人好危險……救她…」
 
女生好像不想被我們治療,只想我們去救她口中所說的姊姊大人。
 
「奈奈,謝西嘉,妳們負責聚集傷者,我負責去救人。」
 
受傷的人應該不只這個女生,我們要先拯救傷者,但是又不能不理會那女生所說的姊姊大人。
 
所以我只好提出這個建議,讓我們分成兩組行動。
 


「不要啊,謝西嘉要跟爸爸一起!」
 
「謝西嘉,不可以任性,這是爸爸交給謝西嘉的重要任務,妳要代替爸爸去保護傷者啊。」
 
「是爸爸給謝西嘉的重要任務嗎?」
 
「是啊,這個任務只有謝西嘉可以做到的。」
 
「嗯!謝西嘉會為了爸爸努力去做耶!」
 
呵呵,小女孩只是容易哄呢。
 
再說,我也不想讓自已的女兒進入燒起來的大樓之中,實在太危險了。
 
「奈奈,謝西嘉,傷者們就拜託妳們了。」


 
「新陳要小心。」
 
「爸爸加油啊!」
 
交待一切之後,我們就分別行動。
 
奈奈她們先在花園聚集傷者,而我則衝進大樓之內。
 
碰!
 
在我衝進大樓之前,爆炸的聲音又再傳出。
 
爆炸的地點是大樓之內,不,應該說是大樓的天台。
 


在爆炸的一剎那,整座大樓猛震起來。
 
看來在天台那邊好像有甚麼戰鬥,女生說的姊姊大人是在那裡嗎?
 
要加緊腳步了,不可以讓男女之愛造成更多的傷害。
 
衝進了大樓之內,就看到戰鬥過的痕跡。
 
木板牆壁都被打爛,椅子和桌子都被翻倒,天花板的燈也有被破壞過的情況出現,一閃一閃的。
 
另外在不同的地方,正發生火災。
 
雖然滅火系統被啟動,但是火災好像沒有受到控制,依然漫延到不同的地方。
 
因為火災的關係,濃煙正不斷升起,害能見度有所減少。
 
而且因為火災的關係,升降機並不能使用。
 
要到達天台的話,就只能沿着樓梯走。
 
我隨便找了條濕毛巾,掩住了自己的口鼻,然後隨着樓梯向着天台前進。
 
明明男女之愛在攻擊這裡,但在大樓之內竟然沒見到他們的蹤影,真是奇怪。
 
感覺就好像只有一個人在攻擊這裡似的。
 
還是說,男女之愛的其他成員被收拾掉,然後被拉到某處嗎?
 
應該不可能,畢竟現在是純色百合處於下風,男女之愛的成員那有可能被收拾呢?
 
算了,這些事情不太重要。
 
從濃煙中跑着的我,沿着樓梯一直走着。
 
因後樓梯之間也有火災發生,所以我也繞了點路,花了點時間才來到了第五層。
 
當然在路途中也沒見到任何一名男女之愛的成員。
 
來到了第五層,我先跑去純色百合的會長會不會在辦公室。
 
純色百合會長的辦公室跟男男社真的差很遠,那只不過是一間普通不過的會客室設計。
 
不過奇怪的是,在會客室內竟然有床。
 
而床上邊有個女生………是個只穿內衣的女生。
 
女生像是脫力了的一樣,躺在床上。
 
「喂,妳沒事吧?」
 
「嗚…嗚…姊姊大人好棒……」
 
這個女生怎麼了,一臉幸福滿瀉的樣子?
 
看她的樣子和說話方式,已經變得神智不清了。
 
大樓正處於火災,而已被男女之愛攻擊,把她留在這裡並不是一件好事。
 
雖然我不太想碰這個只穿內衣和內褲的女生,但為了她的安全,我只好扶起她。
 
碰!
 
在扶起她的時候,又發生猛烈的爆炸。
 
爆炸的距離相當近,近得根本是在頭頂發生。
 
爆炸產生的強烈震盪,讓我一瞬間失衡,與被我扶起的女生一同跌在地上。
 
女生壓在我的身上,柔軟又有彈性的兩個半球體壓在我胸口上。
 
「啊……姊姊大人……」
 
這個情況要是被人看到了實在會被誤會。
 
忽然間,我感覺到一陣冰冷的視線落在我的身上。
 
那視線充滿了殺意,像是想馬上撕開我兩邊。
 
我望向了投來視線的方向,但並不見到有人。
 
是我的錯覺嗎?
 
我扶起了女生,先把我的外套披在她只穿內衣的身體上,然後公主抱的抱起她。
 
因為隔着了衣服,不算直接接觸女生的身體,我想女生清醒之後也不會怪責我吧。
 
我抱着女生,向着天台的方向跑去。
 
雖然是女生,但也有一定的重量,使我走得有點慢。
 
「姊姊大人…親親!」
 
而且這個女人好像把我誤當成姊姊大人,強行親了我的臉頰一下。
 
被女同性戀親到的我,是不是應該感恩?
 
這時,充滿殺意的視線又投向了我,不過我依然沒看到四周有任何人。
 
真奇怪,明明是有視線投向我,但我完全看不到人影。
 
到底是我產生了幻覺,還是真的有人躲在一旁看着我?
 
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我沒有空閒時間去理會了。
 
我重整好狀態之後,就繼續向天台前進。
 
而那個女生,好像繼續把我當作姊姊大人,要求我親回去。
 
真的好煩人,好想就這樣把她打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