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吧,由依姊跟深雪學姊一組,謝西嘉跟新陳一組,我負責看守本館。」
 
看到我和由依老師都各不相讓,奈奈說提出了新的建議。
 
「不行啊,小奈奈獨個兒的話太危險了,而且現在是身處男生滿滿的地方,雖然他們全都是同性戀的,但也非常危險,再說萬一男女之愛進攻過來,小奈奈一個人就實在太危險了。」
 
「由依姊…我自己一個人真的可以。」
 
由依老師對於奈奈的提議非常反感,不過只是對於由奈奈獨自看守本館感到反感而已。
 


「這樣啦,奈奈也跟我和謝西嘉一起,就不會有甚麼危險。」
 
為了說服由依老師,我只好提出奈奈跟我和謝西嘉一組
 
雖然巡邏組合減少了,但同伴增加了,萬一發生甚麼事,也有個照應。
 
而且我這個提議也讓「奈奈獨自一個人很危險」這一點消失。
 
聽到我這樣講,由依老師雖然很不甘心,但還是聽從了我的提議。
 


就這樣,我們分為兩隊,在男男社的範圍巡邏。
 
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負責花園,而我、謝西嘉、和奈奈就負責包圍男男社的外牆外圍。
 
雖然午飯時間只剩下三十分鐘左右,也就是說我們這次的巡邏時間也只有三十分鐘,但是大家都非常認真對代這一件事呢。
 
先不說謝西嘉,因為她好像是抱持玩耍的心態來面對這件事。
 
奈奈她們好像對於這個任務是非常認真,是因為這是難得一見的任務嗎?
 


我們三人一起在圍牆外邊走着,觀察着四周,留意有沒有異樣。
 
抱持玩樂心態的謝西嘉,在我和奈奈面前帶頭走着。
 
她不知道在那裡拿到個望遠鏡,一邊走着,一邊拿起望遠鏡四處張望,像是在探險。
 
而我和奈奈只是並肩一起走着,偶爾還叫謝西嘉不要離我們太遠。
 
「那個…新陳……」
 
在巡邏的途中,奈奈忽然向我說起話來。
 
我望了望她,只見她有點害羞向地面望去。
 
「今天是…那個…情人節吧。」


 
「嗯嗯,是的。」
 
「情人節…應該是送巧克力的吧。」
 
「嗯嗯,是的。」
 
「那個…巧克力是用可可粉製造的吧。」
 
奈奈到底想講甚麼了,話題越扯越遠了。
 
「奈奈,妳是不是有話想跟我說?」
 
「呃…呀…那個…」
 


聽到我這麼一問,奈奈的臉更是紅,還不自覺地縮起身子。
 
我望了望她,看到她雙手擺在身後,好像在收藏甚麼似的。
 
「呃…呃…嗯…新陳喜歡吃巧克力嗎?」
 
「啊…一般囉,不太討厭也不太喜歡。」
 
「是這樣啊……」
 
怎麼奈奈的樣子有點失望。
 
「新陳…如果你不討厭的話…那個…可以的話…請------」
 
奈奈慢慢抬起了頭,像是在鼓起勇氣似的望向了我。


 
不過在她的話未說完的時候,就傳來在前邊催促我們的謝西嘉的聲音。
 
「嗨!爸爸!你們好慢耶!」
 
「我們在來了。」
 
謝西嘉真是個精力充沛的女孩呢。
 
「啊,奈奈,妳剛剛是不是有話跟我說?」
 
「呃…那個…哈哈…沒事…沒事了。」
 
「這樣啊。」
 


奈奈是怎麼了,總覺得她好像有點怪怪的。
 
明明是有話想要跟我講,結果又不完全講出來,而且好像還收藏了甚麼在身後。
 
雖然我很想知道奈奈是怎樣了,但身為男生的我,如果繼續追問下去,就非常不體貼了。
 
所以,我就當作她剛剛沒說過話了。
 
「我們繼續巡邏吧,雖然我不認為會有甚麼事發生。」
 
「嗯,說的也是呢,新陳。」
 
我說了句話,緩和了尷尬的氣氛。
 
然後我和奈奈就繼續前行,而謝西嘉就繼續在我們前邊跑跑跳跳。
 
碰!碰!碰!
 
三聲巨響突然發出,在遠方升起了黑色的濃煙。
 
這似乎是爆炸,爆炸的威力令到地面震動,連我們身處的地方也感受到。
 
「嗚哇!爸爸!謝西嘉好害怕。」
 
不知道是不是借題發揮,謝西嘉即時抱住了我的手肩。
 
「是襲擊嗎?」
 
站在我身旁的奈奈,一臉緊張,她估計是男女之愛正要發動襲擊。
 
我當初也猜這是男女之愛的襲擊,但非常明顯並不是。
 
因為爆炸的距離離我們和男男社本館相當之遠。
 
咇咇---咇咇---咇咇---咇咇---
 
突然我的手提電話響了起來,於是我馬上接聽。
 
「喂?」
 
「新陳代謝!」
 
是深雪學姊致電過來的。
 
「接收到求救訊號,是來自第一學習區和第二學習區之間的!是純色百合的求救訊號!」
 
「純色百合的求救訊號?」
 
她們受到了男女之愛的襲擊嗎?
 
聽到我講出這樣的話,身旁的奈奈和謝西嘉顯得有點震驚。
 
可能她們也沒想到男女之受真的會發動攻擊吧。
 
「新陳代謝,人家和由依會留在男男社,你們去調查一下,說不定真的跟男女之愛有關係。」
 
「深雪學姊,妳和由依老師在一起沒問題嗎?」
 
「笨蛋!別那麼多廢話,給人家去!」
 
「是的。」
 
甚麼呀,我只不過是擔心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的安全,竟然向我怒吼。
 
深雪學姊向我下令命令後,收掛了線。
 
「新陳,現在怎麼了。」
 
奈奈有點擔心地向我提問。
 
「純色百合可能受到攻擊,或許是跟男女之愛有關係,我們要去調查一下。」
 
「喔!謝西嘉會跟爸爸努力地調查的!」
 
謝西嘉一臉興奮,完全不覺得害怕。
 
「謝西嘉,這次調查可能會有危險,一定要跟好我啊。」
 
「喺!」
 
看到謝西嘉一臉興奮,充滿了朝氣,幹勁十足的,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奈奈也是,要小心啊。」
 
「嗯,是的。」
 
---------碰!碰!
 
爆炸的聲音又再次傳出,地面猛烈地震動了一下。
 
看來那一邊的戰鬥好像挺激烈的。
 
「時間無多了,我們走吧。」
 
「嗯。」
 
「走囉!爸爸!」
 
話聲才剛落下,謝西嘉就已經帶頭走了。
 
而我和奈奈就馬上跟上,向着純色百合的所在地前進。
 
雖然不清楚現在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有一件事我是清楚不過。
 
那一件事就是純色百合是受到攻擊而發出求救訊號。
 
到底是不是男女之愛所幹的還有待考證。
 
事情好像向着不得了的地方發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