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不過,不能避過。
 
這就是在種種分析之後,所得出的結論。
 
沒辦法了,為了保護自己身後的女生們,我只好吃下這一擊。
 
我不知道有沒有命活下來,所以就此先講一句,謝謝大家收看我的故事。
 
「得手了!」
 


高速旋轉中的情侶,終於來到了我眼前大約三米左右的地方。
 
這刻風力又變得更強,要是沒有一定的重量,絕對會被拉進去。
 
我已經可以聽得到,情侶豎起的腳踢破空氣時所發出的「嚯嚯」聲了。
 
這就如同死神之鐮畫破空氣時所發出的聲音一樣。
 
面對迫在眼前的情侶攻擊,我完全不禁正視。
 


只是低下頭,緊緊閉上雙眼,默默承受這一擊。
 
……嗚…………………………
 
……噫?沒事的?
 
忽然間,旋轉而產生的風力停下,沒再發出空氣畫破的聲音。
 
我輕輕睜開眼睛------
 


「谷先生!?」
 
就看到谷先生站在我眼前。
 
他用一雙前臂分別擋下了來自男女雙方的腳踼,讓無盡的華爾滋停了下來。
 
情侶馬上反應過來,急忙後退,與谷先生拉開了距離。
 
單憑一雙前臂就擋下了令我感到絕望的攻擊,眼前的谷先生,實在太厲害了。
 
「新陳君,沒事吧。」
 
「啊…沒事。」
 
依然非常鎮定的谷先生,對於剛才的攻擊完全不作出甚麼評價,而是先問候我。


 
「新陳君,你做得相當好,保護身後的人,是戰士應做的事。」
 
「呃…那個…其實我是動不了而已。」
 
「是這樣啊,不過,沒關係,你已經很努力跟他們戰鬥了。」
 
谷先生的眼睛望向了情侶。
 
我一直都把情侶叫作「你」,已經把男方和女方當成同一個人,而谷先生叫情侶作「他們」。
 
「沒甚麼努力…我只是被湊了一分鐘左右。」
 
「這已經很厲害了,因為他們是二對一,在這樣的不利情況下,依然能夠撐到一分鐘,這已經有夠厲害了。」
 


谷先生這樣算是安慰我嗎?
 
「總之,這裡交給我,新陳君負責保護後邊的女生們。」
 
「啊,是的。」
 
跟我說完了話後,谷先生就向情侶的方向踏前了一步,準備跟情侶戰鬥。
 
情侶打量了一下谷先生,然後不禁笑了笑。
 
「哎喲,今天真走運,不單只在一個下午就收拾掉純色百合的會長,連男男社的會長也自動送上門來被我收拾,真省了很多功夫呢。」
 
谷先生拉開了技工衣的拉鏈,讓上身的技工外套隨風而飄,同時讓結實的胸肌和腹肌展現在情侶面前。
 
「我不能理解,為什麼男女之愛要做出這樣的行為,為什麼大家不能好好相處。」


 
谷先生發出沉穩的聲音向情侶說話,而情侶卻無奈地攤攤了手。
 
「先向給我們信的不就是你們嗎?身為異類的你們,竟然聯手要讓純正的愛消失,因此會長才要在情人節這一日給你們一點顏色。」
 
「我們給你們信?」
 
谷先生眉頭一皺,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
 
「哼,現在說多無用,納命來!」
 
情侶沒有回答谷先生的問題,男女雙方馬上牽住了手。
 
「羅密歐!」
 


「茱麗葉!」
 
這次男方的身體融入於女方之中,是因為面對男性,所以用女性的身體去戰鬥嗎?
 
「谷先生!他們要使出必殺技了!」
 
照之前的戰鬥方式來看,女方接下來就會像風移動到谷先生的眼前,然後使出惡作劇之吻,讓谷先生失去戰鬥力。
 
於是我馬上向谷先生作出警示,而谷先生只是向我輕輕點了一下頭,一臉輕鬆的。
 
------雖然我很想要求你們直接保護我,但是以我的實力,單獨面對男女之愛並不是問題------
 
我回想起谷先生之前說過的話,他的實力真的可以讓他這麼輕鬆嗎?
 
既然是這樣的話,請務必讓我見識一下。
 
谷先生跟我點過頭後,就把右手橫向伸出,五隻手指盡量展開。
 
然後,一道金黃色的光茫,在他的右手手掌結集。
 
「出來吧!菊花文字!」
 
谷先生大叫一聲,一把像是日本刀的刀,在光茫集結的位置出現。
 
的確,刀身是挺像日本刀的,但是刀柄是圓型的,而刀尖是「八」字叉開的,跟「♂」相像。
 
到底是菊一文字?還是菊花文字?
 
這真是一把奇怪的刀。
 
「哼,就算有武器在手,你也不可能會贏!」
 
女方大叫一聲,然後直線向谷先生跑向。
 
女方的速度很快,雖然沒像風一樣,但已經快到在四周產生了風。
 
面對高速來襲的敵人,谷先生依然不慌不亂。
 
谷先生先雙手交握刀,然後橫放向左邊,像是等等要向右邊一揮的動作。
 
雖然這樣的動作已經把攻擊方向告知了女方,但女方卻一於少理,依然向谷先生猛衝過去。
 
看來女方對於自己的必殺技是十分有信心,不然那有可能不加思索就衝過去。
 
「必殺.惡作劇之吻!」
 
女方一個微跳躍,像是要以樹熊抱的放式抱住谷先生。
 
而對這樣的攻擊,谷先生終於有所行動。
 
不過他並不是迴避,而是向女方的位置向前跑,是進攻嗎?
 
雙方的距離比預想中快要縮短,如同兩架氣車要迎頭相撞。
 
就在碰上之際,谷先生把刀向右一揮。
 
但好像沒見到效果,只見女方依然成功像隻樹熊抱住了谷先生。
 
奇怪的事馬上出現,女方沒有向谷先生吻下去,就只是單單的抱住。
 
接着,谷先生的刀,變回了光茫,然後消失。
 
下一秒,女方的眼睛突然睜大,不單是眼睛連嘴巴也張開。
 
在女方口腔內的舌頭,像是抽筋似的伸出,並向天空挺起。
 
同時,嘴角兩旁不斷流出口水,更發出「呃…呃…呃…呃呃…呃…呀…」的聲音,這如同身全抽束時所發出的聲音。
 
然後女方就全身脫力,頭伏向了谷先生的肩頭上。
 
男方沒有從女方的身體分離,看來應該是連帶關係嗎?
 
融合在一起,雖然攻擊力上升,但是受到的傷也會一起受。
 
「密技.霸王硬上弓。」
 
谷先生緩緩又沉穩地說了句話。
 
這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只看見谷先生揮了刀一下,然後女方就先去戰鬥意識了。
 
谷先生把女方放到地上,然後把技工外套的拉鏈拉回。
 
好…好強的力量!
 
雖然不知道谷先生這一招是怎樣攻擊,但只是揮一下刀就讓女方失去意識,真的好強!
 
可能是攻擊的速度太快,女方的身體還未能即時反應,所以在揮刀後的一刻沒有效果。
 
「新陳君……」
 
忽然谷先生呼叫了我的名字,並以堅厚的背部對向我。
 
「是…是的!」
 
「看過我的力量……接下來…」
 
該不會是消去記憶或者也要讓我失去意識吧?
 
谷先生緩緩轉過身,以泛紅的變讓向我。
 
「接下來是不是就很想跟我一起成為世界第一?」
 
……………………………………氣氛完全被破壞掉。
 
「誰要跟你成為世界第一啦!」
 
我忍不住就吐糟下去。
 
「順帶一提,其實還有一招霸王別姬,聽說最近男男社新拍的電視劇就是霸王別姬,是講述一個霸王愛上了男人,與妻子離別。新陳君有空也要去看啊。」
 
「我才不想看!還有不要把話題亂扯好不好!」
 
我真的完全不懂得跟這個男人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