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谷先生及時來到,我才不會被情侶打得慘兮兮。
 
有機會真的要好好感謝他耶。
 
收拾掉男女之愛派來的刺客之後,我和谷先生先分別把女生們救走。
 
然後匯合奈奈和謝西嘉,再聯同女生們合力把受了傷的人帶回男男社,好讓她們在受到保護之下休息。
 
守在男男社的深雪學姊和由依老師看到我們把傷者帶回來,都感到非常震驚。
 


看來她們是沒想過男女之愛真的會做出攻擊純色百合的事,所以才會震驚。
 
安頓好傷者和女生們之後,我們一行人集合在谷先生的辦公室。
 
然後我把剛剛發生的事告訴給所有人知道。
 
「我還以為只不過是惡作劇之類的事,原來男女之愛真的是有攻擊之意啊。」
 
由依老師露出一臉「真沒想到」的表情。
 


「純色百合已經受到襲擊,而且會長已經被打倒,男女之愛接下來的目標就只有男男社了。」
 
谷先生喝了一口冷水,皺着眉頭說起話來。
 
「男女之愛會進攻過來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待他們準備好,就會進攻過來了。」
 
「喂喂!健碩男,不用擔心啦,有人家和大家在的話,絕對能保護到這裡啦!」
 
深雪學姊充滿了自信,她拍了拍自己平平的胸部,自信十足對谷先生說話。
 


有自信是一件好事,但是剛才我已經見識過男女之愛的人的實力。
 
雖然收拾掉剛才那對應該是將軍級的情侶,但我相信在男女之愛的裡頭,一定有更多將軍級的情侶存在。
 
要是男女之愛全軍進擊的話,以我們的實力,根本擋不住攻擊啊。
 
不過看到深雪學姊這麼有自信,我又不好意思去打沉她的自信。
 
「希望是這樣吧。」
 
雖然谷先生聽到了深雪學姊的說話,但他的眉頭還是皺着。
 
碰砰!
 
突然有一個男生用力把辦公室的門打開,氣喘喘的出現在我們眼前。


 
「大事不妙了!會長!在外邊……在外邊呀!」
 
谷先生聽到男生的說話,雙眼即時瞪大。
 
發生甚麼事了,難道男女之愛的軍隊已經結集在外邊了嗎?
 
我們所有馬上跟隨男生跑去外邊去,查看到底發生甚麼事。
 
「哇呀!」
 
來到了外邊,我們把頭往上一抬,全部人都發出了吃驚的聲音。
 
天空上正有四五架飛船飄着,飛船是記錄片中,看到的氣球形古代飛船。
 


在氣球的部份,非常清楚地寫上了「男女之愛」的四個大字。
 
四五架飛船正包圍學園飛行,並不斷投下一張張的紙。
 
其中一張紙飄到我的眼前,我馬上伸手接下。
 
「這…這是宣戰書!?」
 
我讀了上在紙上邊的文字後,就反射性地講出這樣的話來。
 
紙上邊是這樣寫着的:
 
給所有人----
男女之愛正式向男男社宣戰,
本日三時就是決戰之時,


不想受傷的人,請回到宿舍!關好門窗!斷絕與男男社的人接觸!
這樣才能安全。
------男女之愛會長.阿修羅 上
 
我照着紙上邊的文字讀出來,所有人嚇了一跳。
 
「果然要跟我們開戰了嗎?……剛剛喝的是礦泉水嗎?」
 
谷先生的表情一臉認真,他的眉頭比剛剛皺得更厲害。
 
不過,為甚麼要說起礦泉水?
 
「會長…現在要怎麼辦?」
 
在谷先生身後的男生,一臉緊張和害怕,希望得到谷先生的指示。


 
「既然男女之愛要攻打過來,那我們只好應戰了。叫各位同志做好應戰準備!還有記得叫他們喝水啊!」
 
「是…是的!會長!」
 
收到指令之後,男生馬上跑走,把應戰消息傳開去。
 
「喝!人家也要認真一下了!」
 
「謝西嘉會努力的!」
 
在我身旁的兩位女孩,竟然充滿活力,對於這一場戰鬥完全不感到害怕。
 
谷先生看到她們兩個,只好苦笑。
 
「拜託妳們,小妹妹們!」
 
「安心交給人家吧!」
 
「謝西嘉會保護大家的。」
 
「哈哈…真是充滿活力的女孩。」
 
「哼哼!當然囉!」
 
「謝西嘉現在真的充滿活力啦!」
 
我開始感到擔心了………
 
之後深雪學姊和謝西嘉就跑開了,好像好做戰鬥的準備。
 
由依老師則跟在她們的身後,確保她們不會搞出甚麼意外來。
 
把三個小孩放在一起,互相照顧真的沒問題嗎?
 
然後,我、奈奈、和谷先生再之回到了辦公室,開始相討對策。
 
「谷先生,這樣的真沒問題嗎?以我們的人數……」
 
我向谷先生提問了一下。
 
先不論實力的差距,只是人數來說,我們是非常非常的不利。
 
男女之愛,是由男女情侶結集而成的組織,是屬於正常的戀愛。
 
比起同性戀的戀愛,正常戀愛的人數是相當多的。
 
假設一百個人之中,有十個是同性戀的話,我們的敵人就有九十個。
 
哇呀…真是非常大的差距……
 
谷先生也明白到此點,所以他的眉頭就從剛剛開始皺着。
 
「新陳君…」
 
谷先生一臉煩惱地望向我。
 
「沒辦法了……現在只好應戰。」
 
「谷先生你也知道的吧,以現在的軍力的話,根本是------」
 
「新陳君,不可以說令人感到絕望的說話。」
 
「可是!」
 
「新陳君!」
 
「嗚…………」
 
「你要跟我一起成為世界第一嗎?」
 
幹嘛突然又問這個問題!我現在可是非常認真討論關於對策的呀!
 
我真的不懂得跟這個男人溝通!
 
「谷會長,或許投降可以避免衝突吧?」
 
奈奈看到我和谷先生把氣氛搞得僵起來,便提出了意見來緩和一下氣氛。
 
「不可能的,剛才在純色百合的戰鬥,我是親眼見到男女之愛的人並不打算留活口,投降的話就等同自殺。」
 
「這樣啊……」
 
我一句說話,就把奈奈的提議駁回。
 
而且語氣更有點強硬,奈奈好像有點被我嚇到。
 
「對不起…奈奈,我的語氣有點重。」
 
「呃…不,不要介意。」
 
奈奈先微笑地回應我的道歉,然後又再次向谷先生提出新的建議。
 
「能不能找支援,就好像谷會長尋求我們幫助的一樣。」
 
「嗯。我自己也有想過這一點,但如果幫助我們男男社的話,就等同與男女之愛為敵,也等同與男女戀愛為敵……應該沒有人會想與戀愛為敵,也沒有人想跟與男女之愛為敵吧。」
 
「哼,你認為這樣的人或者團體並不存在嗎?」
 
突然,辦公室內傳出了另一個男生的聲音。
 
我們把視線望向聲音的方源,只見一個身穿黑色連身斗篷的男生站在辦公室的門口。
 
他到底是怎進來的呀?
 
不知道是不是男女之愛派來的刺客,所以我們都站了起來,擺出戰鬥的動作。
 
「你是誰?」
 
谷先生發出沉穩的聲音來向斗篷男生提問。
 
「我是誰不太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來幫你的就對了。」
 
「來幫我們男男社的嗎?」
 
「哼哼,男男社的會長,你是在找會對抗男女之愛的人或者團體吧。哈,我就是為了這樣的事情而來的啊。」
 
「你到底是誰人,你所說的團體又是甚麼了!?」
 
這一刻,斗篷男露出尖銳的牙,奸狡的笑起來。
 
「我就是 ------ 去死去死團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