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時間是二時半,距離戰鬥開始還有三十分鐘。
 
因為發生了全面戰爭的關係,學校全面停課。
 
所有沒有參與戰鬥的人,都返回了宿舍。
 
現在男男社所有人都進入了作戰崗位,而去死去死團已經在男男社內等待着戰鬥。
 
所有去死去死團的成員,都身穿一式一樣的衣物。
 


黑色的連身斗篷連帽子,以及標準的鐮刀武器,給了我一個死神使者的感覺。
 
深雪學姊和謝西嘉加入了外圍的埋伏部隊,在樹林裡邊等候着。
 
由依老師則負責照顧她們兩個,所以也成為了外團埋伏部隊的成員。
 
還以為謝西嘉又要黏住我不放呢。
 
我和奈奈站在男男社本館的天台處,正使用望遠鏡觀察着四周。
 


在遠處已經可以看到有一班情侶集結在一起,準備進攻過來。
 
相信只要時間去到三時正,情侶們就會進向這裡進攻。
 
身為男男社會長的谷先生,當然在本館的大門留守着。
 
去死去死團的團長,當然也在谷先生的身邊。
 
「新陳……」
 


正當我還在觀察四周時,奈奈跟我說起話來。
 
「怎麼了?奈奈?」
 
我放下了望遠鏡,望後了奈奈。
 
「真的要開戰嗎?」
 
只見她的表情有點不安。
 
「嗯。已經無可避免了呢。」
 
「新陳,我不明白。」
 
她望向了我,有點感嘆地繼續說話。


 
「為什麼要互相戰鬥呢?」
 
「這個問題嘛……」
 
「男生跟男生的也是愛情,女生跟女生的也是愛情,男生跟女生的也是愛情,明明都一樣,但為什麼要互相戰鬥?」
 
「…………………」
 
「雖然同性戀是跟正常的男女戀愛不同,但也不用做到這樣的地步吧。」
 
我無法回答奈奈的說話,因為我不知道應該說些甚麼。
 
「只不過是性取向有點不同,為什麼就要把他們當作異類,甚至要傷害他們了,我不明白。」
 


從奈奈的語氣中,我可以感覺到她對於這一件事,是感傷心和失望。
 
「雖然是性取向不同,但愛就是愛,是沒有分別的吧,就好像在市區呼吸空氣,和在郊區呼吸空氣,雖然清新程度是有所不同,但都是空氣吧。」
 
「這樣的比喻真的好容易理解。」
 
「所以,我不明白…只不過是稍微有點不同而已……真希望大家能和平相處……」
 
「是呢,要是大家都能和平相處就好了。」
 
「你也是這樣認為嗎?新陳?」
 
「嗯。如果男女之愛在起初沒有對男男社和純色百合持有偏見的話,事情就不會發生到這個地步。」
 
先不管男女之愛是不是在男男社和純色百合那裡收到了信。


 
假設男女之愛真的收到了信,而他們對於男男社和純色百合是沒有偏見的話,根本就不會作出主動攻擊的一方,而是變成被動攻擊的一方。
 
我猜,男女之愛本身已經想把所謂的異類消滅,所以以收到信為藉口,借題發揮,向男男社和純色百合展開攻擊。
 
不過,說到底,男女之愛是不是真的從男男社和純色百合那邊收到了信?
 
如果這是真的話,那麼為什麼男男社又會收到來自男女之愛的信呢?
 
現在變成怎樣了…解迷遊戲嗎?
 
「新…新陳。」
 
「嗯?」
 


正當我獨自在內心抱怨這些迷團的時候,奈奈呼叫了我的名字。
 
「新陳今天只收到謝西嘉的巧克力嗎?」
 
怎麼突然講起巧克力了?
 
「是的,謝西嘉在我起床的時候就送了。」
 
「起床時?」
 
「呃…詳細情形就別問了,總之就是在起床時送了我。」
 
難道我要告訴妳知道,謝西嘉今早在我的被窩內及在我的身上睡覺嗎?
 
雖然奈奈一臉「?」,但是她又好像因為某些原因而安心起來。
 
「那個…新陳。」
 
「嗯?」
 
眼前的奈奈忽然變得忸怩,害害羞羞的。
 
她把雙手收在身後,好像在收藏了甚麼東西似的。
 
「你不討厭巧克力吧?」
 
「我不是回答過了嗎?我不討厭。」
 
「那個…嗯…」
 
奈奈咬了咬她的嘴唇,看起來非常緊張,是因為戰鬥在即所以緊張起來?
 
然後,她用力地深呼吸了一下。
 
「這個!這個!這個!希望新陳你可以收下!」
 
更像是鼓起了大量的勇氣,非常大聲的說了一句話。
 
她在高聲叫喊的同時,雙眼非常緊張地用力閉上,臉頰也變得紅紅的。
 
另外,奈奈把身後收藏的東西,雙手遞到我面前。
 
「這個是……」
 
是心型的巧克力耶。
 
包裝紙是帶有戀愛味道的粉紅色,而綁起來的絲帶則是純潔的白色。
 
「這是我自己親手製作的,希望新陳可以收下!」
 
「欵?真的可以嗎?」
 
哈哈,能夠收到朋友從的巧克力耶。
 
女兒送爸爸巧克力是正常的事情,所以沒特別大的高興。
 
但是,能收到朋友給的巧克力,感覺就不同了耶!
 
我從奈奈的雙手中取過了巧克力。
 
「我可以現在就吃嗎?哈哈…雖然這樣很失禮就是了。」
 
我會提出這樣的意見,不是因為我肚子餓。
 
而是避免在戰鬥的時候把巧克力弄碎。
 
嗚…其實謝西嘉給我的巧克力,在之前的戰鬥中碎掉……而且進過了火場,巧克力都溶掉了。
 
不可以告訴謝西嘉知道啦!不然她會很傷心的!
 
「不用在意啊。」
 
奈奈對我微笑起來,像是希望我能現在就吃下巧克力。
 
嗯,既然奈奈都這麼說,那我不客氣了。
 
不過,這是本命巧克力?哈哈…怎有可能,我猜是義理巧克力吧。
 
巧克力是能一口放進嘴裡的大小,所以我就一口把巧克力吃掉。
 
「嗯…………」
 
奈奈看起來有點緊張。
 
這也難怪,畢竟等等就會聽到我的感想,對女生來說這樣的事情難免會緊張。
 
「好味啊!巧克力很有巧克力味道!」
 
聽到我的回答,奈奈單手放於胸前,安心地呼出一口氣,輕聲說了句「太好了」。
 
奈奈看起來很開心呢。
 
嗚!
 
忽然,冰冷的視線向我襲來,這種視線之前都感受過。
 
我拿起了望遠鏡,望向了四周,查看究竟。
 
起初以為是來自男女之愛的視線,但看起來好像不是。
 
因為我感覺到這道冰冷的視線是在附近望過來的。
 
於是,我就看向附近,進行調查。
 
然後我就看到有一個男生望向了我,我不太確定這道冰冷的視線是不是出自他,但我目前發現只有他瞪着我。
 
去死去死團的團長。
 
他對着我瞪眼,一臉不爽和憤怒。
 
為什麼要瞪我?我又不是帥得令人妒忌的男生。
 
這個人…還真有夠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