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後一跳,迅速拉開與阿修羅的距離。
 
阿修羅輕輕掃走了身上的灰塵,一臉輕鬆自在的表情。
 
「你準備好了嗎?保衛地球的戰士。」
 
面對即將發動攻擊的阿修羅,我再次擺好戰鬥姿態。
 
「放馬過來吧!你這混種體!」
 


「新陳,你要小心。」
 
退到安全位置的奈奈,向我作出警示。
 
她的表情看起來像是非常擔心我似的。
 
我雖然聽到奈奈的說話,但我沒有回應她,因為我現在把一切都專注於阿修羅的身上。
 
之前跟男女之愛的情侶在天台戰鬥,就已經知道他們的實力是不容小觀。
 


而現在面對的更是男女之愛的會長,要是我有一下分心,絕對會被打飛的。
 
「玫瑰是象徵愛情------」
 
阿修羅忽然喃喃自語着。
 
在牠說出紅玫瑰的時候,身旁出現了一團團的光芒。
 
「而白色則象徵純潔------」
 


然後光芒爆了開,化身成一朵又一朵白玫瑰。
 
「所以,白玫瑰就是象徵純潔的愛情!」
 
白玫瑰的頭部突然指向我,像是飛彈的彈頭指向目標的一樣。
 
「讓純潔的愛震撼目標!」
 
阿修羅揮下了手,像是發號司令的一樣。
 
同時間,所有結集在阿修羅身邊的白玫瑰,向着我急速飛向。
 
朝我飛過的白玫瑰數量,至少有數十朵,而且速度也相當快。
 
我反射性地跳向閃避,朝我飛向的白玫瑰擊落在地面去。


 
砰!砰!砰!砰!砰!砰!
 
每一朵白玫瑰撞到地上,就即時引起了小型的爆炸。
 
十朵白玫瑰快速撞到地面去,連續產生爆炸,讓地面爆出了裂痕。
 
看到連地面都爆到出現裂痕的我,額頭流下了顆粒大的汗水。
 
要是我剛才沒閃過的話,絕對會被炸飛的!
 
「這只不過是一少部份的攻擊而已。」
 
這句話的意思,我可以理解成「剛才只是威嚇攻擊而已」嗎?
 


只不過是威嚇攻擊,就已經有能把地面炸裂的威力,要是牠動起真格來的話……
 
「白玫瑰!震撼目標!」
 
數十道光芒又出現在阿修羅的身邊,然後爆開成為了白玫瑰,並即時朝我飛向。
 
看到白玫瑰急速飛來,我即時動身全力一跳,跳到側邊閃避過去。
 
「哈,直線的攻擊,誰都可以閃過吧!」
 
雖然威力是很強,但是只有直線的攻擊,根本不能命中我。
 
「哎呀,讓你誤會了真是抱歉了!」
 
阿修羅再度召喚出白玫瑰,被召喚出來的白玫瑰向左右兩邊飛開,然後遂一朝我飛來。


 
我即時反應過來,向左邊一閃,避過了向右邊攻擊的第一朵白玫瑰。
 
但是第二朵馬上襲過來,這次是從我的左邊。
 
我整個人向後一跳,讓從左邊攻擊的白玫瑰落了空。
 
然而另一朵白玫瑰瞬間從我的背後襲來。
 
砰!
 
「嗚呀呀呀呀呀!」
 
來不及作出閃避,我的被部就被炸到。
 


雖然只是一朵,威力還未到達把地面炸裂的程度,但還是痛得令我叫了起來。
 
然而攻擊還接踵而來,從我正面飛向的白玫瑰,狠狠地打落在我身上。
 
「嗚!」
 
接着是左邊,再來是右邊。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白玫瑰從四方八面攻擊過來,左右前後向我進攻。
 
只不過是被一朵擊中,然後就被其他的白玫瑰擊中。
 
簡直就是像爆水管的一樣,一爆不可收拾。
 
「嗚呀…呼呼…嗚……嗯…」
 
連續受到白玫瑰猛襲的我,全身都被炸傷,搖搖欲墜地站在地面上。
 
受到不斷炸擊的我,身體四周升起了微弱的黑煙,口中溜出了痛苦的呻吟聲。
 
「怎樣了,保衛地球的戰士,有被純潔的愛感動到嗎?」
 
阿修羅露出了奸猾的笑容,一臉自滿的。
 
「哼…開甚麼玩笑,你想到我有被感動嗎…嗚…」
 
我擦了擦嘴角上的灰塵,憤憤咬牙地回了阿修羅一句。
 
看到我被炸得傷痕累累,但依然努力站着,不願認輸,阿修羅更是歡喜。
 
「這樣就好了,要是你馬上就認輸,我就沒甚麼樂趣。」
 
阿修羅把右手向橫一放,光芒即時集中在牠的手掌之中。
 
那種動作跟谷先生召喚出菊花文字時一模一樣。
 
接着光芒變成了一條綠色的鞭子。
 
綠色的鞭子上,全長了尖刺,像是仙人掌變化而成的鞭子。
 
阿修羅把鞭子用力打在地面上,畫破空氣的「嚯」聲和打落在地面的「啪」聲,一同響了起來。
 
「打者愛也,愛最好就是用身體去感受。」
 
嗚……
 
不用感受也知道,被這條鞭打打到的話,到底會有多痛。
 
只是想像一下,身體就感到痛楚了。
 
可是我只要我沒被擊中,鞭子就不可能擊中我,只要看準阿修羅的攻擊,我就可以閃避過去。
 
我馬上擺出了準備跑動的動作,隨時作出迴避。
 
阿修羅突破揚起了嘴角,牠的左手舉了起來,手掌朝天,召喚出光芒,光芒變成了一條麻繩
 
這純粹只是一條麻繩,但是在阿修羅的手上,就變成了可怕的武器。
 
阿修羅把麻繩向天空一掉,麻繩自動飛行起來,向着某一個目標前進飛去1
 
而這一個目標是-------
 
「嗚哇!新陳!」
 
站在一旁的奈奈瞬間被麻繩綁住。
 
她的雙手和雙腳,都被緊緊綁住,動也動不了。
 
更因為突然被攻擊,而失去了平衡,橫向跌倒地上。
 
突然受到攻擊的奈奈,大聲呼叫我的名字。
 
「阿修羅十世!你對奈奈做了甚麼!你的對手是我!」
 
我對阿修羅怒吼,但是牠卻沒有回應我。
 
甚至馬上就揮動鞭子,向奈奈的方向打去。
 
「噫呀!!!!」
 
完全被封鎖了行動能力的奈奈,看見鞭子朝她打向,驚得叫了起來。
 
啪茲!
 
鞭子打落在肉體的聲音響起------
 
「嗚!」
 
------而我的身體,馬上就感受到鞭子的一擊而帶來的強烈痛楚。
 
在阿修羅揮動鞭子打向奈奈的一剎那,我即時跑了起來,站到奈奈的前邊,為她擋下了這一擊。
 
阿修羅看到我擋在奈奈的面前,成為了她的肉盾,感到非常高興。
 
牠繼續揮動鞭子,不斷朝奈奈的方向打向。
 
鞭子完全沒有傷到奈奈,因為我全部都擋住。
 
「嗯呀…嗚……」
 
被鞭子打到的地方,不單是紅腫起來,更因為尖刺的關係而流下了血。
 
「新陳!新陳!」
 
奈奈因為擔心我的傷勢而叫喊我的名字。
 
「快點想辦法解去繩子…嗚呀!…在妳解開之前…嗚嗯!我都會保護…嗚嗄!妳。」
 
我一邊擋下來自阿修羅的鞭子攻擊,保護着奈奈,同時跟她說話。
 
「新陳!快走開!這樣下去,你的身體會支持不住的!」
 
「別在那裡囉囉嗦嗦的…嗚!快解開繩子!」
 
可惡…現在的我,完全部阿修羅壓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