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子一次又一次無情地打在我的身體之上。
 
很痛,真的很痛,痛到我很想跑開或者暈過去。
 
但是我不能這樣做,因為如果我不擋住鞭子攻擊的話,鞭子就會打在奈奈的身上。
 
綁在她身上的繩子完全解不開,即使奈奈想掙脫出來,都不成功。
 
「哼!哼!」
 


阿修羅一邊揮動鞭子,一邊發出冷酷又無情的笑聲。
 
「保衛地球的戰士,你很喜歡被鞭子打嗎?怎麼不讓開了?」
 
「嘖……嗚嗯!你這傢伙…嗯嗚!」
 
這傢伙,竟然做出這麼卑鄙的事!
 
阿修羅知道我會保護奈奈,所以封鎖了奈奈的移動能力,然後向她作出攻擊,迫使我自動成為奈奈的肉盾。
 


現在的我,只能不斷承受鞭子的攻擊,不能迴避。
 
不斷被攻擊的我,體力漸漸失去。
 
雙腳震抖起來,快要站不穩。
 
意識隨着血液不斷的滴下,開始漸漸失去。
 
再這樣下去,我就會支持不住了。
 


我望了一下倒在我身後的奈奈,她依然全力掙脫繩子,但都無功而還。
 
奈奈越是看到我被鞭子打,她就越心急想掙脫繩子。
 
但她越是心急,就越是不能掙脫出來。
 
「新陳!不要理我!這樣下去的話……」
 
好像已經放棄了掙脫的奈奈,非常擔心地對我大叫,要求我走開。
 
我沒有理會她,依然承受來自鞭子的攻擊。
 
「對啊,怎麼不走開,戰士?」
 
阿修羅發出嘲笑的聲音,露出了奸狡的笑容。


 
「新陳!走開!快點走開------」
 
「我不走開!」
 
我開忍住痛苦,大聲叫出了這一句話。
 
「我不能捨棄我的同伴!」
 
「可是…新陳!這樣下去的話。」
 
「所以妳就盡快解開繩子!在這之前,我會努力站在妳前邊,保護着妳!」
 
「新陳………」
 


啪茲!
 
鞭子加強了力度,打在我的腰部。
 
尖刺插進了體內,然後被拉扯而出,一條血痕瞬間出現。
 
「戰士,現在的你,到底能保護到這個女孩到甚麼地步?」
 
阿修羅加快了揮動鞭子的速度,速度再加上本來的威力,讓傷害變得更強勁。
 
痛楚猛襲身體,痛的感覺佔領了大腦的每一個部份。
 
只顧痛的我,連思考要怎樣回嘴過去也做不到。
 
「現在的你,連自己也保護不了!還要怎樣保護女孩呀?」


 
「嗚呀…!」
 
「嘻哈哈!你到底是憑甚麼說自己是保衛地球的戰士?」
 
「嗯嗚!…嗚…」
 
「竟然要跟身為完美男女共同體的我成為敵人,你真是不自量力!實在是愚蠢的人!」
 
「嗚…………愚蠢嗎?是啊!我真的好愚蠢!」
 
聽到我突然講起話來,阿修羅好像有點被嚇到。
 
但是牠的表情雖然有點吃驚,但在一秒之後,又變回了剛才的奸狡樣子。
 


我已經痛到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大腦完全沒有進行任何理智的分析。
 
在鞭子再次打落我身體的時間,我用了全身去承受這一下攻擊。
 
所謂的「用全身去承受」,就是在鞭子打在身體,令我感到痛楚的一刻------
 
「你這個愚蠢的人,竟然!?」
 
用雙手捉住了仙人掌鞭子,然後用身體把鞭子壓在地上。
 
尖刺插進了手掌之內,劇痛一瞬間襲來。
 
雖然痛到快要瘋掉,但是我還是緊緊捉住鞭子,完全沒有打算放手。
 
「愚蠢的人……就有愚蠢的做法…」
 
阿修羅看到我這樣瘋狂的行為,即時被嚇到瞪大了眼睛。
 
牠想把鞭子從我的手中拉出,但是我的雙手已經緊緊捉住了鞭子,而且身體也把鞭子壓在地上,阿修羅完全拉不動鞭子。
 
「哈哈…這樣的話…你就不能用鞭子攻擊了……」
 
我強忍住痛楚,對着阿修羅露出了「你沒我辦法了!」的表情笑着。
 
「真是愚蠢到無藥可救,這樣的話你也不能攻擊我。」
 
「哼…在沒有遠距離的攻擊武器下…我的確不能攻擊你…但是!」
 
「嗚!?」
 
「只要我把能作出遠距離攻擊的武器弄到手的話!」
 
我整個人坐起,同時讓捉住了鞭子的雙手,用力向後拉動,像是拔河的一樣。
 
受到突如其來的拉力的阿修羅,被我拉動了一步,牠手中的鞭子,差點就被拉離了手。
 
「你這傢伙!竟然想搶走我的武器!?」
 
阿修羅馬上拉緊鞭子,不讓我把鞭子搶走。
 
因為阿修羅拉的位置是沒有尖刺,所以就算他讓樣使力,也不會覺得覺得痛。
 
但是,緊緊捉住鞭子的我,每當發力拉動,插進手掌內的尖刺,就會攪動到手掌肉,痛楚隨神經線侵襲大腦。
 
雖然是很痛,但我還是努力把鞭打向我的方向拉動。
 
坐在地上的我,重心比阿修羅要低,所以要比拉扯的話,我是比較有利。
 
我的右手伸向前,握住了前端的鞭子,然後換左手伸向前,握住了右手前端的位置,一點一點的把鞭子拉過來。
 
阿修羅咬緊牙關,馬上發男性的剛強力量發揮出來。
 
牠用盡全力拉回鞭打,力度非常強大,我也差點比拉動。
 
哼!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試過跟朋友拔河。
 
如果你跟朋友拔河的時候,當雙方發出最大的力量去拉扯的時候,你的朋友突然惡作劇地鬆手,那麼你的後果是如何?
 
我確定了阿修羅正在發揮出最大的力度後,我即時鬆開了雙手。
 
整條鞭子「嚯」一聲地被迅速拉回去!
 
同時因為我的突然鬆手,阿修羅整個人失衡,向後一跌。
 
牠的臀部「磅」一聲坐到地上,一臉痛極了的表情。
 
「嗚!可惡!你這------!」
 
我捉緊阿修羅失衡跌到地上的一刻,站起來後全力向牠跑去。
 
本來阿修羅在抱怨,但看到我向着牠跑去,即時失聲並睜大了眼睛。
 
「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全力狂奔,放聲大喊,同時緊緊握住右拳。
 
握緊拳頭的時候,弄痛了傷口,血流也從傷口處猛流出來。
 
但正因為痛到快要瘋掉,我才可以瘋掉似的把所有力量集中在右拳上。
 
「體術奧義!!!!」
 
阿修羅對於我的動作未能來得及反應,不是因為牠反應慢,而是我動作太快。
 
「右!鉤!拳!!!!!!!!!!!!!!」
 
「嗯嗚!!!」
 
碰磅!!!!!!!!
 
我的右拳,狠狠打落在阿修羅的臉上。
 
一瞬間,牠左邊的臉,被我打凹下去,口水更隨着慘叫而噴出。
 
力度過於強大,阿修羅被我向左打飛而去,在半空轉了個圈然後摔在地上。
 
「哈…這一拳好吃嗎?混種體!」
 
阿修羅慢慢站起來,把口腔內的血液吐到地上。
 
牠背着我,發出了聲音。
 
「你這愚蠢的人……竟然惹怒了我……」
 
牠轉過了身,怒不可遏的表情即時映入我的眼中。
 
那對由男人和女人組成的一對雙眼,正瞪大了,狠狠地盯向我。
 
「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實力!」
 
阿修羅擺出了戰鬥的姿態,並大叫出一句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