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學姊走到我面,一個跳起,把圓環帶到我的頭上。
 
「聽好,現在先給你說明一下。」
 
雖然我已經知道裝甲變身器的用法,但這是經過改良的版本,還是聽一下說明比較好。
 
「這一次,裝甲已經能變化成實物,有防禦力,也有一定的重量,如果是能飛的裝甲,當然也能飛。」
 
「嗚哇,已經變得這麼厲害囉。」
 


我不禁驚嘆起來。
 
「不過,如果裝甲本身有必殺技之類的話------」
 
「也能使得出來囉?」
 
「就要用人家的控制器來輸入!」
 
……………………………
 


即是說,使用者不能隨心所慾地使用自己的裝甲嗎?
 
深雪學姊拿出了個類似PS3的控制,在我眼前搖來搖去。
 
算了,所謂有得必有失。
 
「說明結束,新陳代謝,趕快幻想一套強勁的裝甲!快!」
 
「我知道了。」
 


我把身子轉向了戰場,然後輕輕閉上雙眼,並低下了頭。
 
好,讓我想想啊。
 
現在是救人行動,所以需要一套行動力高的裝甲。
 
所謂的高行動,就是輕重量,能飛,能跑,有噴射裝置。
 
因為不知飛行實習場入邊的情況是如何,說不定會有危險,隨時會開戰。
 
所以裝甲的防禦力,以及攻擊力,也是需要一定的高數值。
 
為了突破敵人,除了有防禦力和攻擊力之外,也需要必殺技之類的技能。
 
雖然必殺技要由深雪學姊輸入,我不能隨意使出就是了。


 
不過,有勝於無,要是需要用的時候卻沒有,到時就只能說一句「悲劇了」。
 
另外,如果是必殺技的話,最好是單體技吧。
 
畢竟使用地圖炮之類的必殺技,說不定會傷到己方人員,也有可能真的把飛行實習場剷平。
 
高機動力、攻擊力、防禦力、單體必殺技…………
 
嗯!就是這個!
 
我的身體被一股暖流包圍,同時圓環向我的頭部收緊。
 
暖流變成了光芒,包圍了我的身體,暖流變成了熱力,此刻身體如同泡在溫泉之內。
 


這個裝甲變身器改良版,跟之前的版本,變身方法完全不同呢,感覺充滿了能量。
 
熱力持續了一兩秒,然後急速退去。
 
身體突然變得重起來,肉體被金屬物之類的東西包裹住。
 
「哇,爸爸好帥呀!」
 
變身完成,謝西嘉興奮地叫起來。
 
哼,我不是自戀,但我真的覺得自己現在帥呆了。
 
因為,現在的我身穿的裝甲,是「神高達」套裝!
 
白色的雙腿機甲,藍色的裙甲和手甲,紅色的腰甲,現在的我就是被這些裝甲包裹住。


 
看起來挺重,不過穿上後,其實是意料之外的輕。
 
當然,還有代表性的「V」字型黃色頭角。
 
以及在身後能展開成的六個獨立的機甲片,展開來的時候,看起來挺像六翼天使的翅膀,不過現在是收起來的。
 
「好啦!新陳代謝,出擊報告會讀嗎?」
「是的。」
 
我回答過深雪學姊的說話後,就擺出了助跑的動作。
 
「謝新陳!神高達模式,出發!」
 
話音才剛落下,身後的的雙管噴射裝置就即發動。


 
隨着噴射裝置的發動,我整個人向前猛飛。
 
哇呀,速度真的好快,跟自己用控制器控制時完全不同。
 
強大的壓力------以高達學來說,這稱為G力------隨即襲來,雖然有裝甲保護,但是內臟像是被甚麼東西壓着似的。
 
還未掌握到實際飛行要領的我,馬上就撞上了一棵樹上。
 
我反射性地把雙手交叉放到前邊,像是要擋住甚麼的動作。
 
本以為會狠狠撞上樹上,但是我竟然把樹給撞破,繼續向前飛行。
 
感覺像是子彈把紙張打穿這麼簡單的一樣!這種飛行力,好強啊。
 
裝甲也不是蓋的,明明是把樹撞破,但身體卻只是微微的感到痛,像是用最大力來拍掌的一樣。
 
撞破了樹後,直飛到夜空之中,向着戰場的位置飛去。
 
本來在我身後的女生們,都變成越來越細小,不過還能隱約看到謝西嘉在向我揮手。
 
「喂,喂!聽到了嗎,新陳代謝。」
 
這時,腦中響起了聲音來。
 
「奇怪了,怎麼會聽到深雪學姊的聲音,明明離開了那麼遠?」
 
「呵,聽到了囉,新陳代謝。人家在你的腦海中講話啦。」
 
「用這個就可以跟爸爸講話嗎?」
 
不單是深雪學姊的聲音,連謝西嘉的聲音也聽得見。
 
在我腦海中講話嗎?沒想到這樣的事情也做的到呢。
 
我想通訊裝置,應該是深雪學姊手中的控制器,我的聲音也會從那邊擴音式播出吧?
 
「新陳代謝,趁現在男男社跟飛行學打得混亂,你就直接攻進去!」
 
「真的不用去支援嗎?」
 
「馬上攻進去!馬上!」
 
「是……」
 
我又被怒吼了,而且是在我的腦海中,聲音特別強勁。
 
「趁男人們打打殺殺的時候,現在就一起吃甜品吧,人家帶了芒果布丁來耶。」
 
「哇哈,有布丁耶,是豆姊姊親手造的。」
 
「那有可能,人家不會煮食之類的啦,是用買的。」
 
「要不要留一個給新陳?」
 
「嘛,小奈奈,別管宇宙塵了,哈嗯~味道不錯耶。」
 
「對吧?對吧?人家很喜歡這味道耶。」
 
拜託,閒聊的話,請先關上通訊裝置。
 
而且是我們男生拼死活時候,竟然偷偷吃甜品!?我也想吃布丁啊。
 
在夜空中飛行的我,開始慢慢掌握到要領,總算能平平穩穩地飛行。
 
穿過交戰中的戰場,突破了飛行實習場的大門。
 
最後連仆帶滾地降落在大門的後邊,我承認這不是降落,而是墜落。
 
警衛和飛行系學生看來都在跟男男社展開激戰,都沒有發現我這個入侵者。
 
現在正是救人的好時機呢。
 
只要注意一下探射燈,沒有被探射燈照到的話,就可以避過耳目去救人了。
 
雖然步行的時候發出了機甲磨擦的聲音,但是比起混亂的戰鬥聲,這聲音細微得多了。
 
花了一點時間,穿過了幾個飛機倉庫,以及警衛宿舍,終於看到位於飛行實習場正中間的醫療大樓。
 
雖然叫大樓,但其實是不過是高四層的樓宇而已。
 
不過,闊是挺闊的,大既有一間標準小學大小吧。
 
相比起整個飛行實習場,這間醫療大樓已經算是細小了。
 
雖然醫療大樓的燈光全開,但在大門或者服務處,卻看不到有警衛或者醫生護士之類的人出現。
 
或許全部都出去應戰了吧?
 
多得男男社的協助,我才可以這麼順利來到醫療大樓之內。
 
在服務處的電腦,稍微調查一下入院記錄,就找到一個叫「身份不明」的病人。
 
這位「身份不明」的病人,相信就是目標人物,她目前就在一樓的特殊病房。
 
得到了資料之後,我馬上向着空無一人的醫療大樓的一樓特殊病房前進。
 
在一樓的走廊走到盡頭,就看到一道白色的門,門旁邊有個寫着「特殊病房」的牌子。
 
於是我二話不說,就衝了進去。
 
果然沒有找錯房間,少女的沉睡的身影就在出現在我眼前,現在只有帶她離開,這次行動就完成。
 
碰磅!
 
突然之時,爆炸發生了來,爆炸的聲響非常巨大,而且也非常之近,令醫療大樓震動起來。
 
「嗚…………嗯。」
 
待震動平靜下來後,我為了盡快讓行動結束,馬上就上前,來到少女的身邊。
 
但這個時候,我發現了一件事。
 
躺在病床上的少女,睜開了雙眼,正以翠綠色的眼睛望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