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日,晚上十時正。
 
深雪學姊通過電話聯絡了奈奈和由依老師,把所推測出來的情況告訴了她們。
 
在少女被實驗害死之前,我們必須把她搶回來。
 
因此我們地球防衛學生會一行人,便齊集在飛行學系的飛行實習場外邊遠處的樹林之中。
 
「相信大家都清楚了解這次行動的目的,所以人家就不再囉嗦地說一次!大家準備好了嗎?」
 


深雪學姊站在由幾個木箱疊起來的講台上,對着我們講話,像是在發號司令。
 
「啊!」
 
在我身後的一班男人,萬眾歡呼地叫了一聲。
 
「深雪學姊…為什麼要叫男男社的人來幫忙啊?」
 
那一班男人,是及時請來的援軍,是全部男男社的成員。
 


「還不是因為新陳代謝太弱的原故嗎?為什麼你就不能一個打一百個?」
 
深雪學姊拿起擴音器,對着我大吼,我的耳膜差點被震破。
 
一個打一百個,除非我葉問上身,並會分身術,變出九個自己。
 
「新陳君,讓我們一同努力,成為世界第一。今天的天空無雲,說不定會看到流星,聽說向流星許願會成真的啊。」
 
「我才不要做甚麼世界第一!還有不要突然講甚麼流星。」
 


谷先生搭住了我的肩頭講話,並向我豎起姆指。
 
谷先生是男男社的會長,全名谷花約瑟,是個喜歡在講話時東拉西扯的同性戀者。
 
因為一些事情,我不小心講出了要跟他成為世界第一次,就此結下了不解之結。
 
跟陸軍裝有點相像的清爽短髮,以及一身健美先生的肌肉,是谷先生的最大特色。
 
受到了深雪學姊的邀請,谷先生參與了這次的行動。
 
因為是夜間進行任務,所以包括谷先生在內的男男社成員,全部都穿上黑色緊身服。
 
「話說下週要重播《攻與受》呢,不過很可惜的,重播的是修正版。」
 
拜託,不要又在那邊亂扯一通吧,還有不要因為這樣的事情而感到失落啦。


 
說真的,我不懂得跟這個男人溝通。
 
「喂!那邊!安靜呀!現在是作戰中!」
 
深雪學姊的怒吼再度發出,把谷先生和我的閒談叫停了。
 
她「咳嗯」了一聲,然後繼續講話。
 
「現在是公佈作戰崗位!突破隊,猛男們。強襲隊,剩下的人。了解了嗎?」
 
我說,為什麼是突破隊和強襲隊,現在是要佔領飛行實習場嗎?
 
「了解!」
 


所有人齊聲一說,竟然沒有人提出抗議。
 
「現在是十時零五分!為着勝利,給人家殺呀!」
 
深雪學姊一聲令下,所有男男社的成員,向着飛行實習場衝過去。
 
這已經不是救人行動,而是侵略行動了吧?
 
誰來阻止一下深雪學姊的侵略行動?
 
「衝呀!」
 
男男社所有成員的大叫聲,響徹了夜空。
 
眾人向着飛行實習場湧去,向前踏的腳步,使大地都震動起來。


 
叫聲和震動,即時驚動了飛行實習場的警衛。
 
設置在飛行實習場四個角位的警備塔探射燈馬上亮起來,向着聲音的向方照去。
 
一群男人馬上就被發現,雖然如此,他都並沒有打算反退,反而帶着破斧沉舟的決心向前衝。
 
當男人們被發現後,警報聲馬上響起來,同時行飛實習場的燈光全部亮起。
 
數百個警衛馬上衝出,並守在飛行實習場的正門,準備與男人們交戰。
 
「喝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男人們同時間大叫,並用自身的結實肌肉,把整套緊身服爆開,赤裸上陣。
 


為什麼又要赤裸上陣啊?這是他們的興趣嗎?難道男男社其實是暴露狂社?
 
緊身服爆開之後,一把又一把的激光劍出現在他們的重要部份。
 
進入了作戰型態的男人們,與警衛馬上展開激戰。
 
這無疑已經變成了攻城戰了。
 
警衛們節節後退,完全不敵男男社一眾人。
 
正當城門快要被攻破的時候,警備塔突然發射出飛彈,攻擊男人們。
 
飛彈擊落在地面,瞬間引起爆炸,在爆炸地點附近的男人們,馬上被爆飛。
 
同時,天空上飛來了一個又一個飛行學的學生,看來他們聽到警報聲後,就馬上趕過來。
 
唉……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的啊?
 
援兵的到來,讓飛行學的戰力大增,與男男社的戰鬥進入了僵持狀態。
 
「我先走了,新陳君。我的鬥志之火燃燒起來了。」
 
我還未說出「走了別再回來」,谷先生就已經向着戰場衝去。
 
他奔向戰場,同時召喚出兩道光芒於左右兩手,然後光芒爆開,變成了一把「♂」型的刀。
 
那是谷先生的愛刀------菊花文字。
 
谷先生馬上把兩把刀合在一起,並綻發出光芒。
 
在光芒綻放的一刻,谷先生把光芒放到他的重要部位,然後------
 
「性座聖衣!登場!」
 
------一道黃金色的激光劍出現在谷先生的重要部份之上。
 
在黃金激光劍出現的同時,谷先生身穿的緊身衣全套爆開來,變成了布碎。
 
現在的谷先生,進入了「武裝神〝GAY〞」狀態,這可以說是他最強的形狀呢。
 
「呼呀!!」
 
谷先生又大喝一聲,聲音化成力量,變成了另一道光芒集中在黃金激光劍的根部之處。
 
光芒爆開,一對翅膀出現在黃金激光劍的根部。
 
現在的谷先生擁有了飛行能力!
 
這是甚麼鬼黃金激光劍呀,竟然進化到能有飛翔的能力,雖然只限於低飛。
 
飛了起來的谷先生,向着前來支援的飛行系學生,發動攻擊。
 
「秘技.轟天炮!」
 
谷先生把黃金激光劍對向一眾迎面而來的飛行系學生。
 
黃金激光劍突然把四周的粒子集結在一點,粒子在聚集的時候,散發出電滋。
 
轟!!!!!!!!!!!!!!!!!!!
 
巨大的爆發聲響起,集結在黃金激光劍尖端粒子,瞬間爆破而出,向着一眾飛行系學生衝射而去。
 
「啊!!!!」 「這是!?啊!!」 「好…好厲害!」
 
被這招擊中的學生們,不知為何一臉幸福無比的樣子,然後全部像是脫力的掉到地面上去。
 
雖然這一招的攻擊範圍甚廣,把很多學生都擊落,但是飛行系的學生數量,依然非常的多。
 
谷先生連續以同樣的招式攻擊,但多得如同蜜蜂群的學生們,還是不斷前進,完全沒有膽怯而後退。
 
明明谷先生都介入了戰鬥,但是情況並沒有好轉。
 
「啊啊,飛行系的學生真是厲害了,還好有男男社的成員為人家們去測試測試。」
 
這場攻城戰的原凶,拿着望遠鏡,望向戰場並無責任地講了句話。
 
原來男男社是為我們去測試飛行系學生們的實力啊……那跟死士有甚麼分別?
 
「深雪,我們不用去幫忙嗎?」
 
看到男男社的成員與飛行系學生展開激戰,奈奈非常擔心地說道。
 
「嘛,當然要幫忙囉。」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們也------」
 
「新陳代謝!」
 
奈奈的說話都還未講完,深雪學者就呼叫了我的名字。
 
「給人家上。」
 
「呃?深雪學姊是叫我去應戰?」
 
「你去應戰的話,不出幾分鐘就被打到屁滾尿流的回來。」
 
我真的有這麼弱嗎?我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啊。
 
「所以,人家要你單刀闖進去,把少女搶過來。」
 
「別開玩笑好嗎?我這樣闖進去,必死無疑呀。」
 
「對,所以就用這個!」
 
深雪學姊把一個圓環拋向我,我反射性地接住。
 
這個圓環熟口熟面,好像在那裡見過。
 
「……嗯,這是裝甲變身器?」
 
「對!新陳代謝,用人家的變身器,去把那裡剷平!」
 
我說…這不是侵略戰或者纖滅戰,而是救人行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