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學姊得意的聲音落下後,就沒再聽到她的聲音在腦海中出現。
 
眼前的少女,依然繼續高速飛行。
 
不過很奇怪,她是貼在地面飛行的,我還以為她會飛上空中。
 
在地面飛行的話,不多不少也會對我有利。
 
畢竟在地面的障礙物一定比空中多啊。
 


少女在閃過障礙物或者轉彎時,都一定會有所減速------本來是這樣。
 
在我眼前變成了戰機型態的少女,竟然能夠做到完全不減速地轉彎。
 
簡直就是把飛行當作步行一樣,熟練到易如反掌。
 
這個人,天生就會飛行的嗎?
 
緊追着少女的我,開始漸漸被她甩掉,特別是在轉彎位。
 


但我現在只能窮追下去,不斷在少女的身後追着,盡量不要讓她消失在眼前。
 
深雪學姊,拜託妳的伏兵快點出現吧。
 
在不斷的追逐之下,少女來到了飛行實習場的大門面前。
 
本來是關上的鋼鐵大門,現在是完全打開。
 
說是打開了是不對,應該是被炸開了。
 


男男社的成員,已經攻進了飛行實習場之內,與飛行系學生戰鬥中。
 
谷先生正與四個飛行系學生交戰中。
 
「狀態秘技.威而鋼!」
 
正當谷先生要使出狀態技時,一架戰機就在他的身邊穿過。
 
高速飛行所產生的強風,把飛行系學生吹飛,連谷先生也差點被吹走。
 
那是少女所變成的戰機。
 
變成了戰機的少女,向着飛行實習場外邊的樹林飛去,那是我們的「本陣」。
 
「谷先生!讓開啊!」


 
「新陳君!?」
 
在變成戰機的少女穿過了谷先生身邊之後的不久,換成我在谷先生身邊跑過。
 
為了追上少女,我不能減速來避過谷先生。
 
幸好谷先生反應快,在差點要撞上的一刻之前,就已經閃身迴避過去。
 
「抱歉,谷先生!現在不用進攻也可以啦!」
 
「新陳君!你變成白馬王子了嗎?」
 
拜託,不要看到我騎在白馬身上就把我當作白馬王子好嗎?
 


脫出了飛行實習場的少女,向着樹林的方向飛去,而我也緊追在後。
 
要是被少女衝入樹林的話,就難了捉到她了。
 
「新陳!飛上天啊。」
 
這次輪到奈奈的聲音在我的腦海出現。
 
「飛上天?」
 
「深雪要發動攻擊了,快飛上去。」
 
雖然我不知道現在又搞成怎樣了,但還是照說話去做吧。
 
我連同風雲再起,一同飛到空中。


 
這時我留意到,一群機械人在樹林之中出現,大約有十個。
 
各個機械人手持粗大的圓筒大炮,並排成一行,在少女的前邊遠處出現。
 
另外有一個嬌小的女生站在機械人的中間。
 
是深雪學姊,那些機械人就是她所謂的伏兵嗎?
 
雙手抱着平平的胸的深雪學姊,露出了犬齒笑了起來。
 
下一秒,她說了一句「瞄準!」,然後機械人舉起了圓筒大炮,指向少女。
 
接着,深雪學姊的手向前一揮------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十支大炮同時作出攻擊,炮聲交疊在一起,一同迴響在夜空中。
 
擊發出來的並不是子彈,而是一個黑漆漆的球。
 
黑漆漆的球向着少女飛去。
 
雖然少女是以高速飛行着,但竟然能完全迴避過十個黑漆漆的球。
 
大炮繼續攻擊,黑漆漆的球繼續射向少女。
 
少女的速度好像有點下降,但依然是高速的狀態。
 
深雪學姊眼見射出來的黑球完全沒有擊中少女,臉上即時出現了個生氣的表情。
 
然後,她自己親自拿了個大炮,瞄準少女攻擊。
 
少女輕鬆地迴避過十個黑漆漆的球,正當她想再度加速,穿過伏兵陣的時候。
 
「吃人家這一擊!你這可惡的小東西。」
 
來自深雪學姊手上的大炮射出了一個黑漆漆的球,正面飛向少女。
 
沒想到有第十一個球射出的少女,慌忙地作出迴避動作。
 
但是迴避沒有成功,少女被黑球擊中了。
 
雖然是擊中,但卻沒有擊中身體,只是擊中飛行組件左邊的機翼上。
 
我本來以為這樣並不會造成甚麼效果,畢竟被黑球擊中的機翼也沒有發生爆炸之類的事。
 
但在下一刻,擊落在機翼的黑球,瞬間膨脹起來。
 
小小的黑球,膨脹成本來的兩陪。
 
少女整個身體向着左邊傾側過去,看來膨脹後的黑球,重量也會增加。
 
少女打算重新取得平衡,但另一個黑球又被擊發出來,打落在右邊的機翼。
 
黑球膨脹後,右左兩邊的機翼自然取得平衡,但是重量卻增加了不少。
 
少女被強大的重量壓着,速度明顯下降,而已距離地面的高度減少了很多。
 
速度減慢下來的少女,馬上變成了脫水之魚。
 
黑球連續射出,全部打落在少女的飛行組件之上。
 
現在的飛行組件,被十個或以上的黑球黏著,我猜重量可能有一個九十公斤的男人吧,我是猜的。
 
「怎樣了,這是連超能先生也壓在地上的重力球!」
 
深雪學姊再次露出犬齒笑起來。
 
少女的身體不能再支撐下去,她只好讓飛行組件消失,來減輕重量。
 
飛行組件馬上就消失,身體的屈曲還未回復到正常行走時的一樣,少女整個人連仆帶滾地跌到地面去。
 
相信深雪學姊是為了把少女的高機動力壓制下來,所以才出此策略。
 
既然少女被壓制下來,相信我也可以回到地面上去吧。
 
正當我和風雲再起降到地面時,少女突然站了起來。
 
同時她的右手手甲出現了個幻影,像是在召喚甚麼東西出來。
 
之後,幻影變成了實物,普通手甲變成了雙管火神炮連彈匣的手甲。
 
少女以左手捉緊火神炮手甲,輔助瞄準。
 
在下一秒,火神炮手甲擊發出子彈來。
 
那不是鋼珠之類的東西,而是真正的子彈。
 
子彈向着深雪學姊的方向飛去。
 
幸好機械人自動擋在深雪學生的前邊,成為了她的盾牌。
 
但是火神炮的威力,比想像中強大,每一個成為了深雪學姊盾牌的機械人,都被射成了廢鐵。
 
盡管如此,機械人依然忠心護主,為深雪學姊擋下一發又一發的子彈。
 
但是在連續的猛轟之下,所有機械人都變成了爛銅爛鐵了。
 
火神炮的攻擊沒有停下,子彈依然猛射不停。
 
無限量的子彈如同暴雨打下來,四周升了起大量煙霧和灰塵。
 
子彈一直擊發,直到火神炮過熱而不能再攻擊,才停了下來。
 
煙霧慢慢散去,然後就看到一個人影。
 
「果然是神高達的裝甲,被火神炮猛射也沒事耶。」
 
對,那人影是我。
 
在所有機械人都被射成爛鐵的前一刻,我連同風雲再起在混亂中突入。
 
風雲再起擋在深雪學姊前面,而我又擋在風雲再起前邊,造成了兩層的盾牌。
 
「新…新陳代謝。」
 
深雪學姊在一片驚慌之中回過神來,並眼帶淚光的望向。
 
我想,少女現在也不打算逃走,只想用武力把我們打們,所以我先讓為我奔馳的風雲再起消失。
 
然後,我跟深雪學姊說:
 
「深雪學姊,辛苦妳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還有妳你的發明品真的好厲害耶。」
 
深雪學姊擦了擦臉上的灰塵和淚水,然後得意洋洋地笑着說。
 
「新陳代謝,給人家好好教訓她,竟然對這麼可愛的人家攻擊。」
 
「了解!」
 
我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