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馬上擺出戰鬥姿勢,準備跟眼前的少女戰鬥。
 
失去了飛行組件的少女,已經沒有逃走的選項。
 
現在的她,就只能選擇戰鬥了。
 
少女也擺出了戰鬥動作,準備跟我一決勝負。
 
一道緊張的氣氛包圍住我們,這是仿如格鬥大賽的氣氛耶。
 


這時,一個不知道那來的獨眼龍大叔站在我們的正中間,像是裁判一樣講起話來。
 
「你們要不斷戰鬥、戰鬥、戰鬥,直到其中一方倒下來。規則很簡單,以一對一為原則、以地球作為擂台、頭部被破壞者視為喪失戰鬥能力。有異議嗎?」
 
「我沒有。」
 
「嗯。」
 
獨眼睛大叔確認過我和少女沒有異議後,就後退了幾步。
 


「就這樣!Gundam Fight!Ready -------」
 
「GO!」
 
「GO!」
 
獨眼龍大叔拿着麥克風,非常瀟灑地擺了個動作,在說到「Ready」之後,就突然消失。
 
接着由我和少女替他說出最後的一個字,之後戰鬥就正式開始。
 


我二話不說,馬上衝向少女,進行近身格鬥。
 
神高達裝甲用遠攻?這是耍我的嗎?
 
看到我急速衝過來,少女馬上作出反應。
 
她舉起了火神炮手甲,對我連射起來。
 
我馬上飛起來,以持續飛行的型式迴避過火神炮的子彈,並繞了個圈子接近少女。
 
神高達裝甲的機動性真的好強,只用了短短數秒就拉近了與少女的距離。
 
但是少女的機動性也不差,她背部的噴射器也發動起來,間斷地向後退去,同時保持射擊,距離又再次被拉開了。
 
雖然距離被拉開,但我繼續保持飛行,向少女的飛過去。


 
但距離還是沒有因此而減少,依然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嗨!新陳代謝,怎搞的,趕快拉近距離好嗎?」
 
深雪學姊的吼叫聲又再傳來,在腦海中迴響着。
 
「說起來就容易,她一直飛來飛去,接近不了啊。」
 
「人家不管啦,快想辦法。」
 
「…………………」
 
「接近了之後,人家就會輸入必殺技,一擊收拾她,所以,快點飛過去!」
 


嗚……深雪學姊真是的。
 
說要接近她,談何容易啊?
 
如果有甚麼方法可以降低她的速度的話,不就是一件飛常棒的事嗎?
 
……………不正正就是有這樣的方法嗎?我剛剛才親眼見過。
 
裝甲變身器可以變出我幻想出來的東西,坐騎可以,武器應該也可以。
 
之前謝西嘉掉給我的花球是實體,所以我幻想個武器出來,也應該是實體的。
 
好吧,嗯!
 
黑色的球啊!黑色的球啊!能夠把超能先生壓倒在地上的黑色球啊!


 
我一邊心中叫喊着「黑色的球」,同時一邊睜着眼睛飛向少女。
 
身體突然變得微熱起來,頭部好像被甚麼東西緊緊箍着。
 
然後微熱消失,箍緊的感覺也消失了。
 
看起來好像沒甚麼發生過似的,自己的手也沒有持有大炮之類的東西。
 
那是當然,我不是要變出大炮來,而是要黑色的球。
 
我把黑色的球,幻想成頭部火神炮的子彈了。
 
如果用大炮來攻擊,射擊速度大大減弱,但如果是換成以頭部火神炮來攻擊的話,連射的速度就會變得非常高。
 


雖然威力是小,但我要的並不是威力,而是數量。
 
只要一千發入邊有一發擊中少女,也可以做成速度下降的情況。
 
子彈已經換成了黑球,現在只要把黑球打落在少女的身上,我就可以接近她了。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不知道自己怎樣做到,但是頭部火神炮卻擊發出子彈來。
 
黑球子彈從炮管射出,高速向着少女飛去。
 
少女之前被黑球擊中過,知道這些黑球會有甚麼影響,所以集中起精神來迴避黑球。
 
從頭部火神炮射出的黑球,被少女輕巧迴避,擊落在地面上去。
 
少女貼在地面,以飄的方式飛來飛去迴避黑球,同時以火神炮向我還擊。
 
黑球與子彈互相察過,在夜空下中不斷飛舞着。
 
子彈射不中我,我的黑球也射不中少女,兩個人就在同一個地方一邊迴避一邊攻擊,雙持不下。
 
再這樣下去,根本無法打破僵局。
 
有辦法可以讓少女被我的黑球射中嗎?有啊,要是我預測到她的路線,這樣就可以命中了。
 
那麼,有辦法可以預測到她的路線嗎…………………
 
「喂!新陳代謝!」
 
「又…又怎了,我已經好努力啦,深雪學姊。」
 
「雖然你想到把黑球當作子彈用,但是別亂射好不,黑球脹大之後很難清理的啦!」
 
「擊在地面的黑球也會脹大?」
 
「當然啦,只要黑球受到碰撞,就會脹大,原來你不知道的嗎?哎呀呀。」
 
原來是這樣啊,那麼我有辦法了,這次真的要感謝深雪學姊在我的腦內吼叫,叫醒了我呢。
 
我閃過來自少女射出的子彈,然後射出黑球攻擊。
 
不過我這次並不是瞄準少女來攻擊,而是少女的正前方。
 
數十個黑球射在少女的前面,並即時脹大起來擋住了去路。
 
少女當場剎停了下來,並把算轉身往右邊走去。
 
但我又再一次進行射擊,把黑球擊落在她的眼前,把她逃往右邊的想法封殺。
 
然後換成左邊和後邊,同樣也被我封殺。
 
那麼,接下來少女就只能向天空飛去,而我就已經在天空中等着她的到來。
 
但奇怪的是,少女沒有朝天空去,在左右前後被封殺之下,依然站在原地向我發射子彈。
 
既然她不飛上來,那就由我飛下去攻擊她。
 
我強衝向少女,完全沒有理會射出的子彈,因為現在正是最好的攻擊時機!
 
「深雪學姊!」
 
我大聲叫了一聲,然後深雪學姊的一聲「人家知道了!」就在我的腦內響起。
 
同時間,我的身體僵了起來,像是被人控制着,在半意識的情況下向着少女飛去。
 
然後,我的身體變得非常熾烈,跟把幻想物變出來的熱是完全不同。
 
神高達裝甲的胸甲打開,一道紅心標誌瞬間出現然後消失。
 
背後六片機甲翼展開,如同六翼天使的模樣,更有一道圓連貫了六片機翼的尖端,並發出橙黃色的光芒。
 
少女看到這道光芒,不禁呆了眼,就連自己的火神炮過熱了也不知道。
 
套在我右前臂的手甲,移向了手腕,變成了厚實的腕甲,把手腕背到手指背的都保護起來。
 
全身充滿了力量的我變成了金黃色,明明是充滿了熾熱的力量,但是心境卻平靜得明鏡止水般。
 
「我這隻手熾熱得如鮮紅烈火!」
 
我的嘴巴自動動起來,一句說話沒經大腦就自動叫喊出來。
 
「它高聲叫我捉緊勝利!」
 
這次紅心的標誌換成出現在我的手背上,綻放出一瞬間的鮮紅光芒。
 
飛行的速度高速上升,少女的臉孔瞬間就出現在我眼前。
 
我右手的五隻手指盡量展開,並發出更強烈的金黃色之光,耀眼得差點令人睜不開眼睛。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咆吼的聲音響徹天際,同時手掌正朝少女的臉孔衝去。
 
「爆熱!!!!!!!!!!!GOD FINGER~~!!」
 
五隻手指緊緊捉住少女的臉孔,已經被嚇呆並來不及逃走的少女,應聲吃下我這一擊。
 
同時,身後的噴射器讓我整個人把少女撞到地上。
 
「呼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嚎叫聲讓四周為之震動,大地、天空、甚至空氣。
 
然後少女整個人發出了強大的光芒!
 
碰磅!
 
爆炸的光芒把夜空照亮起來,撼動了大地震動,在光芒消失了後,現場即時出現了個大坑來。
 
被擊中的少女,完全失去了知覺,再次暈倒在地上,幸好不是直接死去。
 
而我身上的神高達裝甲,也消失了。
 
我公主式的抱起了少女,然後望向已經被男男社完全侵占了的飛行實習場。
 
此刻,我心中不禁有一詩句:
 
新一派
東方不敗
王者之風
全新招式
石破天驚
看招!
血染東方一片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