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有此理!豈有此理!竟然連續兩次都失敗了,那有可能的,都怪新陳代謝太不給力了!」
 
跟我有關係的嗎?救救小飛麗斯的行動失敗應該是跟我完全沒有關係的吧。
 
現在是午飯時間,也是檢討的時間。
 
才開始檢討,深雪臬姊就發聲抱怨,還把發生問題的原因指向我。
 
「深雪,新陳已經很努力的了。」
 


奈奈發出支持我的聲音來。
 
不過,她這句話的意思,只是說我已經很努力,而不是說我不是問題的成因。
 
嗚……連奈奈也認為我是問題的成因嗎?
 
「啊,爸爸,不要難過。」
 
謝西嘉看到我傷心的表情,便摸摸我的頭,安慰着我。
 


還是自家的女兒最好。
 
「飛麗斯,之前的行動,真的對妳一點效果也沒有嗎?」
 
這次換成由依老師向飛麗斯說話。
 
聽到由依老師的提問,飛麗斯先是點了點頭,然後輕輕的「嗯」了一聲。
 
「唉…這下真糟糕了…時間只剩下五天…算上溫習的時間,其實就剩一兩天…唉…再不成功的話,自己就要開始通宵溫習飛行了,唉!」
 


看到連續失敗的兩次行動,由依老師開始失去了信心,又再一次唉聲嘆氣起來。
 
基地之內又開始充斥由依老師的怨氣了。
 
「放心吧!由依!人家已經想到了一個非常棒的方法,這次一定會成功。」
 
深雪學姊拍了一下她小小的胸部,信心十足的。
 
大家聽到深雪學姊想到了另一個方法,不禁都把線視集中在她的身上。
 
到底這次又想到了怎樣亂七八糟的方法啊?
 
「最初的行動方針,是忘記恐懼,先後之前的行動方針,是回憶喜悅,但換個角度來說,其實是在逃避恐懼!正因為逃避恐懼!所才會失敗!」
 
深雪學姊雙手插腰,換了口氣繼續說。


 
「不是要逃避!逃避是永遠都會失敗!不是逃避恐懼,而是要面對恐懼!要戰勝恐懼!」
 
深雪學姊越說越激昂,不過她還是沒說到重點,到底是要用甚麼方法來治好飛麗斯的問題。
 
「飛麗斯!人家這次真的會治好妳的。」
 
「是的,謝謝妳,深雪。」
 
「哈哈哈,客氣甚麼,大家是朋友嘛!」
 
飛麗斯的臉突然紅起了來,然後帶着害羞的表惰低下了頭來。
 
「今天放學後,大家準時到飛行實習場!特別是你!新陳代謝!要準時呀,你常常遲到。」
 


「我才沒有常常遲到,我是最準時的。」
 
我不禁回嘴過去,而深雪學場只是「哼」一聲的別過了臉。
 
然後,時間來到了放學之後。
 
依照深雪學姊的指示,我們全部人都來到了飛行實習場。
 
因為飛行實習場被借用了,所以一班飛行學的學生,沒辦法練習。
 
沒辦法練習的他們,只好乖乖回宿舍去。
 
對不起呢,飛行學的學生們。
 
「叫人別遲,自己卻遲到了,深雪學姊真是的!」


 
在飛行實習場等了好一會的我們,都還未見深雪學姊出現。
 
「會不會是發生甚麼意外了?」
 
奈奈有點擔心地說道。
 
她會這樣說是很正常的時,畢竟深雪學姊要兼顧學習、修理裝備、治好飛麗斯。
 
以她的小女孩體力,說不好會累倒的。
 
不過,奈奈的擔心看來是白費心機的。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螺旋槳起動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有一架舊式的大型運輸用飛機,正從遠處慢慢駛向我們。
 
深綠色的機體,在機頭的尖端,有一個巨大的螺旋槳,另外在兩旁的機翼,各有兩組螺旋槳。
 
飛機停在我們面前,所有螺旋槳同時停下來。
 
「嗨!」
 
然後深雪學姊的聲音,從飛機的頂部傳來。
 
我們把視線望去機頂,就看到一個女生站在那裡,雙手抱胸,帥氣地出現,是深雪學姊
 
風輕輕吹動着她的衣服,增添了帥氣感。
 
不過站在這麼高的地方,身穿校服裙子的深雪學姊,應該很容易走光。
 
再加上風的吹動,讓白色的小褲褲更顯然而見,害我的視線不知道應該不應望向她。
 
「不好意思,要各位久等囉!」
 
在深雪學姊這一句的聲音落下後,飛機的入口降下來了,像是叫我們進去。
 
「各位先進去吧,然後人家會慢慢說明這次的行動。」
 
隨着指示,我們都進去飛機了。
 
飛機的內部,挺廣闊的,坐位也有很多。
 
感覺就是外觀古舊,但內部先進。
 
就好像是現代的飛機和舊時的飛機結合起來的一樣。
 
我們全部人都坐在同一行坐位上,然後等待深雪學姊出現。
 
但當深雪學者還未出現的時候,飛機的螺旋槳突然再次運轉起來。
 
飛機被開動了,飛機上的中央廣播馬上發出「飛機現在起飛,請扣緊安全帶」的聲音。
 
雖然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但我們還是先扣好安全帶再說。
 
飛機駛到位於飛行實習場的飛行跑道上,然後一個奔馳,開始脫離地面。
 
我們開始感受到飛起正在上,四周的一切都猛烈震動起來。
 
同時,我的耳朵正因為氣壓的問題,而好像被甚麼東西塞着,害我要不斷吞口水來進行反壓。
 
另外,因為正是傾斜向上飛行,地心吸力像是無型的手一樣,把我們緊緊拉向椅背。
 
隨着不斷的攀升,地面的一切都變得越來越細小,很快就已經看不清楚地面有甚麼甚麼了。
 
「爸爸,現在是要去旅行嗎?」
 
心情變得興奮起來的謝西嘉,一邊望向窗外的景色,一邊嘻嘻哈哈的向我提問。
 
「我也不知道,都沒聽說過要去旅行甚麼的。」
 
「謝西嘉還真的第一次乘坐這種飛機耶!哈,這裡有個白雲耶!」
 
天真的謝西嘉,向着窗外邊的白雲揮手,充滿了童真,十分可愛。
 
「飛麗斯,妳沒事吧?」
 
突然奈奈發出了聲音來,我即時把視線望向飛麗斯。
 
只見飛麗斯因為隨着高度上升,而漸漸認為自己在飛,所以感到害怕。
 
飛麗斯的身體,不斷顫抖着,更僵硬了起來,看上起已經變成了木頭似的。
 
「我…我…沒問題。」
 
可能是因為並不真正在飛行,所以飛麗斯的恐懼沒有完全侵佔她的內心。
 
所以飛麗斯才能回答到奈奈的提問,並裝出鎮定了的樣子。
 
高度越來越高,從飛機的窗望下去,只看到白色的一片,那些應該是雲吧。
 
看到雲就在自己的腳下,真是不禁一想,到底能不能跳在雲上慢步。
 
在到達一定的高度後,開始感覺到飛機在橫向飛行了,並沒有在向上攀升。
 
同時中央廣播也傳來了,可以解除安全帶的訊息。
 
「我說,深雪學姊要把我們帶去那裡了?」
 
「嗯…關於這一點,我也不清楚。」
 
「我跟小奈奈也一樣,不知道。」
 
竟然沒有人知道啊?
 
正當大家一臉不解的時候,深雪學姊的聲音突然從我們身後傳來。
 
「當然是去這次計劃的目的地啦。」
 
我們把頭望向後邊,就看到深雪學姊。
 
「大家聽好,目前正處高空不知幾呎,總之就是高空之中。」
 
深雪學姊走到我們的前邊,像是司令解說作戰要程地向我們講話。
 
「古語云,在那裡跌倒就要在那裡站起來,既然飛麗斯是害怕飛行,在空中跌倒,那就要由空中站起來。」
 
「所謂的從空中站起來是指?」
 
「當然是由這裡飛出去!」
 
被回答了的我,開始感到危機迫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