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第一次的行動失敗告終,但行動並不是只有一次的。
 
「嗨!今天也要加把勁的!給人家一鼓作氣地上啊!」
 
救救小飛麗斯行動開始的第二天早上,深雪學姊把大家都齊集在飛行實習場。
 
目前她正站在一個木箱上邊,向我們講話。
 
因為之前的戰鬥,飛行學被男男社侵佔了,所以飛行學已經變成了男男社的手下。
 


因此,飛行實習場已經成為了男男社和飛行學共同擁有的東西。
 
男男社與我們地球防衛學會是恩人的關係,所以我們要借用飛行實習場,身為男男社會長的谷先生,就馬上借給我們使用。
 
「呵啊……為什麼要一大早就要我們齊集在這裡?現在才六時而已,太陽才剛升起的啊。」
 
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並一邊揉搓眼睛。
 
「為了爭取時間,以及當作晨運!」
 


「我還是很睏…呵啊…」
 
「遜極了!新陳代謝!你看!大家都好精神,就只有你一個猛打呵欠。」
 
我努力睜開像是掛上了鉛球的眼簾,望向我身旁的女生們。
 
「早上的空氣真不錯呢。」
 
「呼哈,感覺自己變得更年輕了,早睡早起是保持年輕的一種好方法耶。」
 


「晨運~晨運~跟爸爸一起晨運~嘻嘻。」
 
先講話的是奈奈,接着是由依老師,最後是哼着自創音樂的謝西嘉。
 
她們三個看起來都充滿了精神,我真是不能理解。
 
「新陳代謝!身為男生的你,竟然如此沒精打彩的,是不是應該自殺看看?」
 
「嗚…深雪學姊好過份。」
 
深雪學姊「哼」一聲的別過了臉後,就拿出了一個按鍵器,並按了下去。
 
按鍵被按下之後,在遠處的停機庫大門就自動打開,同時一些「一!二!一!二!一!二!」充滿男生熱血喊叫的聲音,就傳到來耳邊。
 
然後,一坐像是移動式木製箭塔,就被一班赤裸了上身,並穿上了運動短褲的男人拉出來。


 
男人們一邊發出「一!二!一!二」的聲音,一邊像是馬拉車般拉動移動式木製箭塔,給了我一個古埃及的酷刑感覺。
 
在移動式木製箭塔的最頂處,飛麗斯就站在上邊,她的背上了一個像是巨大化的風箏。
 
如果想像成忍者背上風箏在天上飛的話,相信就可以想像得到飛麗斯現在情況。
 
男生們用了挺短的時間,就把移動式木製箭塔拉到我們的面前。
 
「辛苦你們了,猛男們!」
 
深雪學姊雙手抱胸,露出了犬齒一笑,並向負責拉車的男人們講話。
 
「才不辛苦,能跟各位兄弟一起渾灑汗水,是男人的浪漫。」
 


像是頭領的男人,向深雪學姊豎起了姆指,並表示感謝。
 
「各位人力車學會的朋友,辛苦了!」
 
「為客人服務!」
 
所有人力車學會的男人們,一瞬間站直,並以鴻運有勁的聲音,吶喊般講出了話來。
 
他們的聲音非常響亮,響徹了這個早上,希望沒有擾人清夢的情況吧。
 
據說連老公公和老婆婆做晨運時的拍手聲,也被當作噪音處理,希望等等不會被投訴就好了。
 
「新陳代謝!」
 
「嗚咦?又怎麼了?」


 
「身為男生的你,雖然不猛又不男,但是也給人家過去拉車!」
 
「為什麼要我拉車!我才不要!」
 
說我不猛又不男,到底是甚麼意思?是暗示我娘娘腔?
 
「這是為了飛麗斯,也是為了藍色而清靜的世界。」
 
「這跟藍色而清靜的世界有甚麼關係?」
 
「別囉嗦,快!這是命令!給人家去做就是了!」
 
結果我被深雪學姊強推出去,變成了負責拉車的一份子。
 


「在開始之前,先說明一下這次行動的目的!」
 
深雪學姊從木箱跳到設在移動式木製箭塔中的馬伕坐上。
 
「鑑於昨天的失敗,人家想了一晚,終於發現昨天的問題,昨天之所以會失敗,絕對是因為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恐懼之上,只是想辦法逃避恐懼,所以才會失敗!
 
現在不是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恐懼,應該把注意集中在非恐懼之上,就是要呼喚起飛行的樂趣,讓飛麗斯重新去感受飛行開心!」
 
聽起來很有道理,希望這次可以成功吧。
 
比起面對恐懼,還倒不如回憶起快樂。
 
聽說快樂所產生的能量,比起由恐懼所產生出來的能量,更要強出數百倍。
 
「讓飛麗斯重新感受到飛行快樂的最好方法,就是要她先模仿飛行,然後從中喚醒對飛行的快樂。這就是本次行動的目的!」
 
深雪學姊一個轉身,望向處於移動式木製箭塔高處的飛麗斯,並問她準備好了沒。
 
飛麗斯緊張的點了點頭,然後擺好飛行的姿勢。
 
「猛男們!拉車吧!」
 
「為客人服務!」
 
當一切都準備好了後,深雪學姊高聲地宣佈開始,然後猛男一下發力,把移動式木製箭塔極快的拉向前。
 
他們拉車的速度,比想像中要快得多,這真的仿如有好多隻馬在拉車的一樣。
 
隨着這種高速,我的雙腳自動配合起來,不斷前後交踏,速度更越來越快。
 
我已經變成了跑步了!
 
這真是超出了想像,只是幾個猛男,就可以拉動移動式木製箭塔,而且是以跑的速度在前進。
 
「還未夠!還未夠!再快點!要再快點!嘿,我鞭~」
 
啪滋!
 
用來鞭打馬兒的鞭子打落在我的身上,我整個人「丫呼」地大叫一聲。
 
「嘿,我鞭!鞭!鞭!鞭!」
 
「丫呼!丫呼!哇呼!呀呼!-------喂!怎麼只是鞭我的?」
 
「閉嘴,明明只是一匹馬,竟然跟人家講話,這太不符合大自然定理了!鞭鞭!」
 
「丫呼!呀呼!」
 
被深雪學姊這樣的鞭打,我只好聽從她的說話,努力向前跑。
 
雖然我是有用力地向前跑,努力拉動車,但是速度根本沒有明顯地上升。
 
但我不顧那裡多了,現在只好拼命地向前跑。
 
不斷的高速向前跑,偶爾轉彎,在飛行實習場來回跑了數十圈之後。
 
「嗄…嗄…嗄…嗄…嗄…嗄……」
 
我差點就過度疲勞而死掉了……
 
反相,各位拉車學會的猛男,竟然連氣也不喘了一下,更有些在大叫「我的拉車魂燒起來了」,真是一班精力旺盛的男人。
 
我看看在高處的飛麗斯。
 
只見她像是定了型的呆呆地擺出了準備飛起來的動作,表情僵硬,眼睛呆滯,身體更微微發抖。
 
看樣子,似乎這次的行動一點效果也沒有。
 
飛麗斯要站穩在高處,不在高速的移動下跌出移動式木製箭塔外邊,相信已經花了很多心機,那有可能感受到飛行的快樂。
 
我猜她現在一定更害怕了。
 
「甚麼嘛,完全不見效的,哼,都怪新陳代謝拉太慢了。」
 
而深雪學姊則是一臉不滿地抱怨着。
 
「喂!新陳代謝!」
 
「嗄…嗄…怎麼了…」
 
「這個,給你的,毛巾和水啊。」
 
深雪學姊由馬佚坐跳了下來,並把毛巾和水交到我手上去。
 
雖然深雪學姊做事都亂來,而且還總是向我怒吼,但偶爾還是表現出女孩子的細心呢。
 
「怎麼了,一直盯着人家?不要毛巾和水了嗎?」
 
「嗄…我要啊。嘿,謝謝了,深雪學姊。」
 
被我感謝了深雪學姊,有點害羞地紅起了臉,然後雙手抱胸的別過了臉。
 
「運動後喝水是基本常識,笨蛋新陳代謝一定沒有準備,為免出現有運動後缺水而死亡的笨蛋被登在報紙上,人家才會給你水的,毛巾也是很重要,要是等等着涼了就很麻煩。哼哼。」
 
深雪學姊一鼓氣地把話說出來,像是在掩飾她被我感謝了後的害羞心情。
 
偶爾看到這個女孩害羞,就會覺得她其實也挺可愛,真的跟小女孩一樣。
 
不過…今天的行動又失敗了……
 
我被被鞭子白打了一身,也讓我的汗水白白流走了……
 
而且,我還是很睏……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