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越來越薄弱……眼前的一切都矇矓得很……
 
這下糟糕了…我會就這樣墜向地面。
 
正當我以為自己就這樣完蛋的時候,眼前的遠處,閃現着火光。
 
火光斷斷繼續的發出,跟壞掉了的光管一樣,一閃一閃的。
 
為了確認發生了甚麼,我只好盡力睜大眼睛。
 


雖然眼前的景物都很矇矓,但非常神奇地,我可以看得見飛麗斯。
 
在下方遠處的飛麗斯,整個人翻了個身。
 
她臉朝向天空,背向地面。
 
一閃一閃的火光,從飛麗斯的噴射器中發出,不單單是背後的,連安裝在腳腕位置的機甲的噴射器,也一同噴發出火焰。
 
飛麗斯是聽到我內心的說話所以才有所反應嗎?這是新人類的力量?
 


先不管這是不是新人類的力量,眼前的飛麗斯與我越來越接近。
 
雖然這樣間斷的噴射,不足以飛行,但是卻能夠拉近與我的距離。
 
被恐懼感侵襲的飛麗斯,眉頭緊緊地皺起來。
 
她咬緊牙關,努力讓自己不被恐懼感打倒,同時控制着方位,不斷減速,縮短與我的距離。
 
向着下方急墜的我,馬上就與不斷進行減速的飛麗斯縮短了距離,兩個人相差的距離,連五米也不夠。
 


此時一股怪氣流從我們身邊經過,我與飛麗斯的距離又再一次被拉開。
 
「嗚………!」
 
雖然距離被拉開了點,但我聽到飛麗斯所發出的聲音。
 
「嗚呀……!」
 
本以為這是痛苦的呻吟聲,但留心點聽,就發覺這並不是。
 
飛麗斯所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想要跟我說話的一樣。
 
因為飛麗斯正用盡全力去對抗恐懼感,好讓能控制噴射器,所以根本沒有多餘的氣力去說話。
 
她能發出「嗚」的聲音,相信已經是極限。


 
明明不知道她的聲音有着甚麼意思,但我的腦海中,卻出現了飛麗斯的聲音。
 
「伸出手來!」
 
是的!
 
我在內心回應了一句,然後用最後的力量,把五隻手指展開,然後盡量伸出去。
 
同樣,飛麗斯也向我伸出了手。
 
我們兩個的手,在空中不斷擺動,明明近在只呎,但感覺卻好像很遠的。
 
即使手指已經伸展到最盡,但還是未能捉住對方的手。
 


整個感覺,就像是在我們的中間,有一道看不見的牆一樣。
 
可惡!就差一點點!
 
「飛麗斯!」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
 
聽到我叫她的名字後,飛麗斯的眼睛瞬間瞪大,像是得到了強大的力量一樣。
 
然後飛麗斯大叫一聲,把她身後的噴射器用最大出力來發動。
 
噴射器「磅」的一聲,亮起了火光來,飛麗斯整個人向上一推,馬上撞上我的身體。
 
就在我身前的飛麗斯,二話不說地抱住脫力了的我。


 
然後,她把臉瞬間靠到我眼前,呼吸以及女生的特有香味,全部都感受得到。
 
翠綠色的眼睛中,我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的倒影。
 
這可以說是一個非常近的距離。
 
接着!
 
飛麗斯的嘴唇與我的嘴唇交貼起來,我整個人被嚇得瞪大了眼。
 
在我被嚇得不知所措的時候,一道溫暖的氣體從我口中流入我體內。
 
這是空氣!
 


只不過是一口空氣,就馬上讓我的呼吸回復了正常。
 
身體變得和暖起來,意識漸漸恢復。
 
因為意識恢復了,來自飛麗斯的身體觸感,清清楚楚地感受得到。
 
緊緊抱住我的手臂,緊貼在我身前的少女身體,柔軟的嘴唇,以及溫暖的體溫。
 
這是真正的人類,真正的少女------如果不知道飛麗斯真正的身份的話,絕對會這麼想。
 
飛麗斯的嘴唇慢慢的遠離,本來近到看不盡的少女臉孔,現在看得清楚。
 
眼前的飛麗斯,臉頰相當的紅,其實不單只是她,還我也是。
 
本來冷冷的身體,頓時變得非常的熾熱。
 
「你…你是來做甚麼了?怎會在這裡出現。」
 
飛麗斯吞了一下口水,整理一下狀態後,繼續以抱着我的方式跟我說話。
 
「呃…降落傘!是為了救妳的,我帶來了降落傘!」
 
回神過來的我,回答着飛麗斯的問題,不過因為剛才的驚嚇太過大,害我現在說話也有點問題。
 
「為了救我?你現在還不是被我救了?」
 
「的確是這樣…對不起。」
 
「怪不得你會被稱作笨蛋呢。真是個笨蛋。」
 
連飛麗斯也是這麼說我………
 
也對呢,連自己都未能照顧好,就說要去救人,然後又被要救的人救回去。
 
真是失禮極了。
 
奇怪了,飛麗斯不是應該因為恐懼而害她難以說話的話,為什麼現在反而說得到話呢?

該不會是因為有我在的關係吧?怎會呢,可能是她已經勝過了內心的恐懼了。
 
「謝謝你。」
 
說出了這一句話的飛麗斯,臉頰又變得更紅。
 
我在想這麼紅的話,會不會出現過熱的問題。
 
不過,看到堅強的少女,突然變得小鳥伊人的害羞少女,實在令我不禁心跳加速。
 
我搖了搖頭,讓自己心跳加速的感覺甩開。
 
然後,我拉了一拉降落傘的繩子,讓降落傘打開。
 
隨着降落傘的打開,下降的速度放慢了下來。
 
耳邊再沒聽到急速下降所產生的強勁風聲,而聽到的是兩個人的心跳聲。
 
我和飛麗斯抱在一起,慢慢下降至地面。
 
「說起來,那時候為什麼妳會聽到我內心的呼叫聲?」
 
在下降而地面需時,所以我跟飛麗斯閒聊一下。
 
「不知道,但我卻是聽到你在呼叫我。」
 
「哈,還真是神奇呢。在我們這個星球上,有一種事叫心靈相通,或許是面臨死亡的時刻,激發出潛能吧。」
 
「嗯。」
 
「感覺到現在能飛起來了嗎?」
 
「啊,關於這點,對不起,好像還未行。」
 
「剛才還看到妳背後的噴射器間斷地噴出火光,還以為妳已經…」
 
「是嗎?我剛才不太清楚,只是想要過來救你這個笨蛋而已。」
 
「哎呀呀,竟然連妳都叫我笨蛋。還有,謝謝妳。」
 
「那個…關於剛才的事…請不要跟別人說。」
 
「……嗯。」
 
飛麗斯的臉又再一次害羞的紅起來。
 
雖然我答應了飛麗斯不會把剛才的事跟其他人說,但我相信上邊乘坐飛機的各位女生,已經把剛才的畫面看得一清二楚了。
 
高速漸漸降低,四周的空氣不再變得稀薄,呼吸變得完全正常了。
 
地面的一切,慢慢映入眼中,樹林、學校、飛行實習場,也可以看得見了。
 
「飛麗斯,妳看。」
 
「啊,這是?」
 
不單單是地面的景物,連遠處的的黃昏色的海洋,也清楚看得見。
 
金黃色的海洋閃閃生光,像是有無數的寶石鑲左海裡去。
 
赤紅色的太陽,就在水平線的後邊,慢慢地落下。
 
眼前的一切如同一張美麗極了的畫,相信飛麗斯應該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景色吧,她現在都看得出神了。
 
碰!
 
突然的一刻,一道「碰」的聲音響起。
 
正當我和飛麗斯一邊欣賞眼前的美景,並一邊降落的時候,一道衝擊波襲向了我們。
 
「嗚呀!!!!」
 
「哇呀!!!!」
 
我可以肯定這不是氣流或者強風,這是帶有殺傷力衝擊波。
 
衝擊波沒有擊中我們,但這只不過是一時失手,第二發衝擊波向我們襲來。
 
為了迴避過衝擊波,我擺動了身體,讓衝擊波落了個空。
 
然而,第三發馬上襲來!
 
要在空中迴避已經是困難,而且第三發的衝擊波襲來的時候又快,根本來不及迴避。
 
衝擊波擊中了我們頭頂上的降落傘,整個降落傘即時被貫穿,打穿了個大洞。
 
降落傘被打穿,我和飛麗斯即時急速往下跌,向着地面狠狠的墜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