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了個大洞的降落傘,形同虛設,我們兩個猛向下跌。
 
比較走運的是,我們距離地面並不是太過高,而且底下是一片樹林。
 
「嗚哇!」
 
「哎呀!」
 
直掉進樹林的我們,猛撞向粗大的樹枝。
 


每撞上一次,就發出痛苦的慘叫聲。
 
雖然很痛,但多得這些樹枝,我們才不必直接掉在地面去。
 
如果沒有樹枝為我們也為緩衝,卸去了大部份的力,相信我們就應該會粉身碎骨了。
 
「哎呀呀呀……妳沒事嗎?」
 
與飛麗斯一同着地------嚴格來說是墮地------的我,先痛苦地呻吟了一下,然後撐起了身子,問候了一下飛麗斯。
 


「沒事………不過,你可以先站起來嗎?」
 
因為在墜落前是與飛麗斯緊抱着,所以在墜到地面後,是一個男上女下的姿態。
 
要是這一刻有個路人經過,就一定會認為我們要做些甚麼親密的行為。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慌張地快速站起來,並退後了幾步。
 


脫離了被我壓在上邊的狀態,飛麗斯也自己站了起來。
 
聽說機械只要摔一摔,就很容易懷掉。
 
但看到眼前的飛麗斯一臉無糟,相信我沒有必要為此擔心。
 
要擔心的,應該是自己的身體吧,哎呀呀…我覺得自己好像有根骨斷了,是錯覺嗎?
 
「小心!」
 
飛麗斯突然向上邊一望,然後奮力向前一撲,把我撲倒在地面。
 
「呼呀!」
 
我不知道她要做甚麼,我只知道突然被飛麗斯撲倒在地上,我的背部痛得要命。


 
突然的事不此一件事,之前我站在的地位置,突然有一道衝擊波打落在那裡。
 
被衝擊波擊中的草地,草和泥土通通被炸飛起來,一個大坑即出現。
 
嗚!要是剛剛不是飛麗斯把我撲倒,我可能已經被炸飛了。
 
把我撲倒的飛麗斯馬上站起,並擺出了戰鬥動作。
 
完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的我,也站了起來,並向飛麗斯問道「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他們…來了。」
 
「他們?」
 


「羽者。」
 
當飛麗斯說出這個名稱後,一道強風就馬上向我們吹襲。
 
那不是自然的風,而是由某些東西拍動而生的風。
 
是翅膀!在我們眼前,有一個長着一對巨大的白色翅膀的人出現了。
 
「無羽者,FS-36951847,找到妳了。」
 
長有巨大的白色翅膀,並叫出飛麗斯真名的人,是一個高大的男子,高度應該有一百八十多厘米。
 
明明是男生,卻有着銀白色的長髮,頭髮看起來有點亂,但其實是亂中有序的。
 
他身穿奇怪的衣服,從外觀來看,就像是西歐貴族王子之類的衣服吧。


 
那名男子拍動着翅膀,由天空慢慢下降至地面。
 
在着地之後,男子收起了展開了的翅膀,然後望向了飛麗斯。
 
「要找到妳這一個污點,還真是不容易。這星球的重力…真讓人不爽。」
 
「沒想到真的要把我們通通殺掉,羽者。」
 
「除掉污點,是我們應該做的事。」
 
男子說完了話後,就把手橫向一伸,一把由光芒變成的劍,出現在他的手上。
 
「消失吧!」
 


男子即時向前一跑,向着飛麗斯衝過去。
 
說他是跑,其實是不對,因為他是雙腳離地的,所以應該是飄的。
 
因為是飄,所以速度非常的快,只是在眨數下眼的時間,男子就衝到來飛麗斯的面前。
 
男子把手中的劍向上一舉,然後快速斬下來。
 
飛麗斯在即將被斬中的前一刻,先用力向我腹部踢了一腳,把我踢向後,然後她急速向右邊閃過去,讓男子的斬擊落了個空。
 
閃到一旁的飛麗斯,馬上召喚出火神炮來迎擊。
 
子彈從手腕火神炮的槍口中射出,朝男子攻擊。
 
但男子只不過是輕輕一閃,就把飛麗斯射出的子彈全數閃過。
 
在閃避的同時,男子向前一衝,在射過來的子彈群中穿梭。
 
這簡直如同變成了風的一樣,行雲流水的飄動,馬上就穿過了子彈群,來到了飛麗斯的面前。
 
男子揮動劍,向飛麗斯了斬擊過去。
 
雖然飛麗斯不斷向後退,但是男子依然窮追不捨,猛向飛麗斯斬過去。
 
在男子不斷的猛攻之下,飛麗斯只能不斷後退。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飛麗斯根本不是那位男子的對手。
 
再這樣下去的話,飛麗斯一定會招架不住,會成為男子的劍下亡魂。
 
「喂!你這傢伙!」
 
我隨手檢起地上的小石頭,向着男子用力擲過去。
 
我的石頭擲中了男子背部的翅膀,男子白色的翅膀即時染上了污積,而男子也因為受到了突然的攻擊,而停下了斬擊的動作。
 
飛麗斯得到難得的機會,馬上向後退去,拉開與男子的距離。
 
男子沒追上飛麗斯,只是站在原地,輕輕轉身面向我。
 
「你可知道……」
 
不單單是臉向我,還跟我講話。
 
「讓羽者的翅膀沾上污點,特別是白色的翅膀,是罪該萬死的事情!」
 
下一刻,男子轉了個目標,朝我衝過來,並同時架好了劍,向我發動攻擊。
 
「嗚呀!」
 
男子那種快速的飄行能力,如同鬼走路的一樣,在一瞬間就來到我的眼前,被我嚇得大叫起來。
 
被嚇到倒坐在草地上的我,非常走運的閃過了男子的橫向斬擊。
 
我抬頭一看,就看到了男子以非常憤怒的目光瞪着我,那是一種跟冰點沒有分別的眼神,冰冷得很。
 
這絕對是一種仿佛要把一切抹殺的眼神,是想要殺死我的眼神。
 
男子把劍高高地舉起,準備由上而下瞄準着我的頭部斬下來。
 
我是知道要閃避過去,但是我的身體卻不聽使呼,大腦也未能作出應有的反應。
 
「停手!」
 
正當男子要把劍斬下來的一刻,飛麗斯的叫聲把他叫住。
 
「這個人跟這場戰爭沒關係!不要傷害他!」
 
說出了這句話的飛麗斯,把火神炮指向男子,像是警告他的一樣,不要對我作出攻擊。
 
男子沒有讓劍斬在我身上,只是用劍尖指向,然後發出了「哼哼」的冷笑聲。
 
「也對,這個人,跟戰爭沒關係。」
 
男子把臉望向了不遠處的飛麗斯,非常的鎮定,完全不指飛麗斯會突然攻擊。
 
「可是,這個人,讓我的沾污了我的翅膀!」
 
「他根本不懂這些禮節!再說,你的目標是我,而不是他。」
 
「啊?身為無羽者的妳,竟然想要保護別人嗎?哼,看來這個人是妳甚麼重要的人吧。」
 
男子把劍尖更加地靠近我的頸子,劍尖發出無情的冰冷,讓我整個人顫抖了一下。
 
「我不是叫你停手的嗎?」
 
看到男子這麼迫人的舉動,飛麗斯情急地吼叫起來。
 
男子看到飛麗斯情急的表情,心裡感到非常歡喜,更揚起了嘴角,露出了奸狡的笑容。
 
「我想到了一個挺好玩的事,我們來一場交易吧,FS-36951847。」
 
「交易!?」
 
「一命換一命,我可以放過這個人,但條件是妳必須要明天正午十時,獨自前往南方海岸線,接受死刑。」
 
「這是威脅嗎?可惡!」
 
「要是妳不出現,不要說是這個人,我們會連其他的人都會殺死。」
 
男子即時收起了劍,像是表示他已經同意了這場交易。
 
他不單單知道有我的存生,就連奈奈她們的存生好像都已經知道了。
 
這可是單方面強迫性的交易呀!
 
「等等!別走!」
 
男子把收起來的翅膀再次展開出來,並用力地拍動,朝日落的天空飛去。
 
飛麗斯像是要阻礙他逃走,以火神炮擊發出子彈,但是都無法阻礙男子離去。
 
男子的翅膀用力一拍就飛走,消失在我們眼前。
 
他所留下來的,就只有一場對飛麗斯來說是稱得上為「死亡交易」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