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吧!薪水昂!」
 
「新陳,你去那裡了?」
 
聽完薪水昂的解說,我立即拿起球棒,準備離開基地,去決解那個死靈法師。
 
奈奈叫住了我,她一臉不解的。
 
她應該是還未完全理解目前的情況,所以才這麼一問。
 


「由依老師犧牲了自己來救我,這次換成我去救她。」
 
「這樣的話,我也要一起去!」
 
「奈奈?」
 
「由依姊是我的朋友,也是社辦的顧問老師,是我們重要的成員,所以我也要去救她。」
 
奈奈緊握起拳頭,以充滿了勇氣和認真的眼神望向我。
 


我沒有阻止她,也沒有理由去阻止她。
 
「人多好辦事,一起去吧!」
 
甚至還同意她前來的幫忙。
 
雖然外邊是滿佈屍人的世界,充滿了危險,但是救人要緊啊!
 
那管前邊是毒蛇穴,還是老虎穴,我也得要衝進去。
 


「呵,這種事當然也要算上人家的一份,可不要忘記新陳代謝沒了人家就成不了事呢。」
 
深雪學姊自鳴得意地雙手抱胸,自信滿滿地跟我講話。
 
「雖然後邊的那一句我不認同,但是連深雪學姊也願意幫忙,實在是太好了!」
 
「甚麼後邊那句不認同,這是事實好不!你這新陳代謝!」
 
「謝西嘉也可以一起來嗎?」
 
就連由依老師沒甚麼交情的謝西嘉也願意來幫忙呢。
 
「當然可以!我們父女一同努力吧!」
 
「呼啊!謝西嘉要跟爸爸一起作戰囉!」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也來幫幫忙。」
 
謝西嘉說完話後,就換成飛麗斯說話。
 
太好了,沒想到飛麗斯也願意幫忙。
 
有她在的話,我們的戰鬥力大增很多。
 
這一刻,基地內所有都齊心起來,大家都向着同一個目標前進。
 
看着瞧吧!死靈法師!
 
集合我們的力量,一定會把你打倒,從你手上救回由依老師!
 


「看到你們上下齊心,我是覺得很高興,但是你們知道死靈法師在那裡嗎?」
 
…………………………
 
…………………………
 
全場安靜,靜得只聽到雨水的聲音,以及不知那裡來的烏鴉叫着「傻瓜,傻瓜」。
 
本來我們五個人熱血起來的心,隨着薪水昂的這一句話,瞬間冷卻下來。
 
「看來你們是完全不知道。」
 
薪水昂看過我們僵硬了的表情,就攤了攤手表示無奈,並嘆了一大口氣來。
 
「我只好幫你們的一把好了。」


 
就在我們不知道應該從那裡着手尋找那個死靈法師時,薪水昂拿出了一部電話。
 
那是一部比手掌還要薄,大小跟手掌差不多大,而且機身是透明的手提電話,果然DOS人員用的電話就是與別不同。
 
薪水昂按了幾下,像是查看資料,接着跟我們說話。
 
「根據資料顯示,死靈法師是在這一間大學裡面。」
 
在這間大學裡面?很好,這麼近的話,我們就很容易找到死靈法師了。
 
「那麼,在大學的那裡了?」
 
奈奈比我還要心急,即時追問起來。
 


「不知道。」
 
「不…不知道!?」
 
「我們只能找到範圍,而找不到確實的位置。」
 
對於薪水昂滿有期望的我們,不禁都嘆了一口氣。
 
「怎麼辦了,大學是很大的,要在這裡找到死靈法師,實在是大海撈針的一樣。」
 
奈奈表現得非常擔心,心裡更是亂了分吋。
 
是的,我們這一所大學,真的是異常的大。
 
要走完整所大學,最快也要數十的小時,這裡說的是軍隊的奔跑速度。
 
以軍隊的速度,都要數十小時,以我們的速度,最快也要兩天或三天吧。
 
到時候,死靈法師也完全復活過來了!
 
想到這裡的我,不禁發出「嘖」的一聲。
 
現在真的只能說「近在眼前卻遠在天邊」了。
 
「喂,薪水昂,死靈法師也算是巫師的一類吧。」
 
正當我們都摸不着頭腦,一臉苦惱地思考如何是好的時候,深雪學姊跟薪水昂說話起來。
 
「是的,死靈法師也算是巫師,他所用的技能,全都是魔法類的。」
 
「呵呵,既然是這樣,人家就有辦法了。」
 
聽到深雪學姊說她有辦法,我們都一臉喜出望外的表情。
 
包括薪水昂在內,全部人都向深雪學姊投出充滿期待的眼神。
 
「還好人家的朋友,是做魔力研究的,之前跟人家合作做了一部 魔力橋 的機器。」
 
「魔力橋(Rummikub)?不就是那個骨牌數學遊戲嗎?」
 
我好奇地向深雪學姊提問,但馬上就被怒吼。
 
「笨蛋新陳代謝,別一整天都想着玩,人家的魔力橋才不是用來玩遊戲。」
 
我那有一整天都想着玩啊?
 
「聽好了,人家的魔力橋,是魔法世界的探測器,就像是通往魔力的橋。」
 
深雪學姊豎起了一隻手指,向我們快速解說。
 
不過她還是省略了原理的部份,原因是解釋完我們都不會明白。
 
總之,深雪學姊所說到的魔力橋,就是用來探測魔力的機器。
 
「有了魔力橋,就可以在死靈法師發動魔法的時候,準確探測到他的位置。呵呵,人家的發明很厲害吧,快稱讚人家。」
 
「這真的很厲害呢,深雪學姊。」
 
我走近深雪學姊身邊,如她所願的稱讚她,更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
 
「喂!別隨便摸人家的頭,你以為人家是小女孩嗎?笨蛋新陳代謝!」
 
「對不起,看到妳的高度,就不自覺的……」
 
「你說甚麼!新陳代謝!」
 
「呃…呃…」
 
說不好深雪學姊比死靈法師還要恐怖。
 
「所以啦,豆姊姊,快點拿魔力橋出來。」
 
謝西嘉看到我差點要被深雪學姊變成屍人,便快速分開我們兩個,插在中間講話。
 
深雪學姊先是「哼」了一聲,然後跟謝西嘉說話。
 
「這樣的東西,人家沒有帶在身上。」
 
「咦!?沒帶在身上。」
 
謝西嘉驚訝地叫了一聲。
 
甚麼啊,竟然沒帶在身上,那跟沒有這東西存在有甚麼分別?
 
「魔力橋平時都不會用到,所以沒帶在身是很正常的事吧。喂喂!新陳代謝,你這是甚麼眼神?」
 
「我才沒有向深雪學姊投以 真不可靠 的眼神呢。」
 
「雖然人家沒帶在身上,但魔力橋所擺放的位置,人家還是記得的。」
 
「所以,魔力橋在那裡了。」
 
「在人家的發明學系倉庫啦。」
 
知道等等要走一段路的我們,不禁嘆了一口氣。
 
我說,要是深雪學姊有把魔力橋帶在身上,這不是很好嗎?
 
所以各位,要小心平常沒甚麼機會用到的東西,說不定在危急的情況下會幫到你。
 
「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向發明社的倉庫走吧。」
 
聽完深雪學姊的講話,我只好作出這一個結論。
 
只有拿到魔力橋,才可以找到死靈法師,我們是勢在必行的。
 
等着我們,由依老師,我們馬上就來救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