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還不知道這位男子是誰,但唯一可以肯定的,他絕對是人類而不是屍人。
 
看男子一直待在外邊被冷冷的雨水拍打着,我們馬上請他進來。
 
男子進到基地內之後,我們就給了他毛巾,好讓他擦乾身子。
 
當然我也有用毛巾來擦身子啦。
 
別誤會,不是同一條毛巾來的。
 


之後,男子就坐在飯桌面前,喝着由謝西嘉幫忙沖出來的熱巧克力。
 
「嗯,是即溶巧克力呢。」
 
男子喝了一口巧克力後,就輕輕的說了句話。
 
由剛才進來開始,他就一直沒作過先我介紹。
 
眼前的男子有着金色的短髮,頭髮非常貼服地梳向右邊,看起來特別有帥氣。
 


他那細小但尖銳的雙眼,以及筆挺的鼻子,現在是叫同樣身為男性的我感到妒忌。
 
以目測估算,男子至少有一百八十厘米高,身材也挺健壯。
 
這樣的男子,絕對是少女殺手。
 
不過,現在的少女們,都沒有心情去欣賞眼前的型男。
 
特別是奈奈。
 


雖然她現在沒有像之前一樣痛哭起來,但心情還是非常的不開心。
 
「那個,請問你是誰了?」
 
我總算用毛巾把頭擦乾,然後向着男子發問。
 
男子再喝了一口熱巧克力,並在口中細味地品嚐,然後吞下,之後緩緩地開口說道。
 
「我的薪水很高昂,高得很誇張,所以你可以叫我薪水昂吧。」
 
我很好奇到底他的薪水是高得怎樣。
 
既然男子叫我們稱他作薪水昂,那就只好這樣稱呼他吧。
 
「嗯…總覺得你的樣子好熟面口耶。」


 
深雪學姊一邊摸着下巴,一邊思考着甚麼,並輕輕講了句話。
 
一兩秒後,深雪學姊「叮」一聲的想到了甚麼。
 
「呀,有沒有人說過你跟Leon S . Kennedy好像?」
 
Leon S . Kennedy?是浣熊市事件中的那個幸存者嗎?
 
聽說他帶着一個女生和女孩,在喪屍的包圍下脫出呢。
 
之後他成為了美國的情報探員,並消滅了個邪教。
 
最近在一個名為「蘭祥」的地方大顯身手呢。
 


薪水昂喝了一大口巧克力,樣子有點慌張,感覺像是被人知道了甚麼重要的事一樣。
 
他把整杯巧克力喝完後,就「咳嗯」了一聲。
 
「Leon S . Kennedy?是電影明星?他的電影我有看過,很精彩的。」
 
我說,Leon不是拍電影的。
 
薪水昂用手背擦了擦殘留在嘴的巧克力,然後端正坐好,一臉認真的望向了我們。
 
「打擾到你們真是抱歉,不過為勢所迫,這裡現在是DSO的臨時特殊分部。」
 
在這段話講到最尾的時候,薪水昂拿出一張類似的通知書的紙給我們看。
 
上邊的內容,全都是寫英文,密密麻麻的,不用放大鏡都看不到。


 
而在通知書的右下角,有一個「DOS」的蓋章。
 
「DOS是磁碟操作系統嗎?」
 
深雪學姊聽到一個她算是有認識的東西,而感到興奮不已。
 
不過,隨着薪水昂的搖頭,深雪學姊便馬上變得失去興奮的模樣。
 
「所謂的DSO,就是Division of Security Operations,也就是保安作戰機關。」
 
「保安作戰機關!?」
 
當奈奈聽到這一個名字的時候,不禁一臉大吃一驚的樣子,重複了名稱一次。
 


本來是好不開心的奈奈,應該對任何事都不會作出太大的反應,但現在卻出乎了我的意料。
 
「奈奈,妳是知道這是甚麼嗎?」
 
我連忙向奈奈問道。
 
「DOS是因應層出不窮的生化襲擊而設立的部門,是總統直轄的部門,是個很強大的組織。」
 
聽到這裡,連我也大吃一驚。
 
這麼強大的部門,竟然要在我們這裡設立臨時特殊分部!?
 
屍人的出現,然後就是生化襲擊應對部門,到底現在發生了甚麼事情?
 
這一刻,我覺得事情正向着不對勁的地方發展了。
 
「薪水昂,到底這是甚麼的一回事。」
 
「死靈法師。」
 
在我提問薪水昂的聲音還未落下,他就即時說出了一個名字。
 
「死靈法師復活了。」
 
一道雷聲仿佛算準了時機,在薪水昂把整句說話說出來後響起。
 
在天空中綻放的閃電光芒,照亮了我們感到震驚而僵住的臉。
 
「死靈法師?那是甚麼?萬聖節還未到好嗎?」
 
我以「你在開玩笑嗎?」的語氣,跟薪水昂說了一句。
 
不過,薪水昂沒有回答我,只是以認定有尖銳的眼神望着我。
 
完全不必用說話,只是一個眼神,我就知道他並不是在開玩笑。
 
「你們是幸存者,我認為有必要跟你們講清楚,你們是有知情權的。」
 
薪水昂把手交疊在桌面上,然後開始為我們講解現在發生了甚麼事。
 
氣氛一瞬間變得凝結起來,大家都屏息以待薪水昂的說話。
 
「死靈法師,是遠古時代的靈魂系法師,對於生命和靈魂的掌握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但卻沒做甚麼好事,當時的死靈法師打算重新創造一個世界,他把死者的靈魂召回,依附在屍體上,成為不死的戰士,侵佔了不同的國家。
 
幸好,當時有一個賢者,阻止了死靈法師的野心,把他封印在北極的冰塊之內。
 
充滿善心的賢者,只是單單封印了死靈法師,而沒把他殺死,結果導致了這件事的序幕。
 
溫室氣體的過度排放,造成了全球暖化,北極的冰塊開始溶掉,封印死靈法師的冰塊也漸漸消失。
 
死靈法師經過了好幾年後,終於破冰而出,再次回到世間上,打算再一次創造他的新世界。」
 
我聽完後,都目定口呆了。
 
這根本就像是騙小孩子的故事,如果不是出自薪水昂的口中。
 
雖然聽起來像是騙人的,但也相當有道理。
 
全球增溫,北極冰溶化,很多的新病毒也是因此而出現。
 
死靈法師大概也跟病毒一樣,在冰層下被釋放了出來,毒害人間。
 
這都是全球暖化所害的!
 
「死靈法師重現人世,但為什麼又不馬上進行侵佔呢?」
 
謝西嘉如同聽故事的小朋友一樣,舉手發問。
 
「因為,死靈法師的魔力還未完全恢復過來。」
 
「還未恢復?」
 
「因為長年冰封的關係,讓死靈法師失去了三分二的魔力,所以他只能以控制別人的靈魂來製造士兵,而製造士兵的方法,就是以咬人的方式去製造,如同喪屍把病毒傳開去。」
 
「所以那些屍人就是死靈法師的士兵嗎?」
 
我大叫出屍人的名字,薪水昂聽到我為士兵取了名字,輕輕地發出「原來你們叫它們作屍人」的聲音。
 
「是的,他們是死靈法師的士兵,全部都被死靈法師操控着。」
 
這麼說,現在的由依老師,也變成了死靈法師的士兵,被操控着……
 
……等一下!
 
「這麼說的話,如果把死靈法師打倒,被操控的人不就是------」
 
「變回正常。」
 
聽到薪水昂肯定的回答,我不禁露出了興高彩烈笑容。
 
太好了,這下子由依老師有救了,只要把那個叫死靈甚麼的法師打倒,由依老師就有救了啊!
 
「不過,要救回被操控的人,動作就要快了,因為當死靈法師的魔力完全恢復後,他們的靈魂就會徹底死亡。」
 
「那麼,死靈法師要幾時才能完全恢復?」
 
比我還要緊張的奈奈,大聲問道。
 
果然奈奈也是很着緊由依老師的事情。
 
薪水昂望了一下在基地上的掛鐘,然後回答我們。
 
「十三個小時後,也就是太陽再次升起來的時候,就是死靈法師真真正正復活的時候。」
 
我們全部人都望向了掛鐘。
 
掛鐘的秒針不斷地跳動,像是在跟我們說「時間已經沒很多囉」的一樣。
 
要救出由依老師,就只有在十三小時之內嗎?
 
十三小時時限!
 
雷聲再一次響起,仿佛在告訴我們知道時間正在一點一點的流去,我們的「旅程」也應該要馬上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