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薪水昂的電話顯示,距離我們最近的地下水道入口,就是在男男社的那裡。
 
於是,我們就向着男男社社辦前進。
 
本來以為男男社裡頭充滿了一班男同性戀屍人,但竟然出乎意料是人影都沒見到的呢。
 
大概是因為發生屍人事件的時候,正是上課的時候吧。
 
男男社的成員全都在上課,所以都沒在社辦之內。
 


還真是走運呢。
 
隨着薪水昂的帶領,我們很快就找到位於男男社的下水道入口。
 
「這就是下水道入口嗎?」
 
「簡直就像是個墓穴……」
 
我望着這個下水道入口,不禁起了懷疑,因為這個入口就跟奈奈說的一樣。
 


簡直是個墓穴。
 
在地面上開了個洞,並以石板蓋着,要是你告訴我這是甚麼皇帝的墓穴,我是會相信的。
 
我是覺得,這個入口在跟我們說「躺進棺材裡去吧」,實在令我一顫。
 
薪水昂完全沒有理會這個入口的外觀,絲毫不懼地把石板完全翻起。
 
DSO的人,果然就是與別不同呢,這就是身經百戰所練出來的膽量嗎?
 


打開了石板之後,就傳來了陣陣的流水聲,可能是因為下過暴雨的關係,所以流量大增起來吧。
 
記得政府的宣傳廣告有說過,千萬不能在前往下水道,特別是在下雨過後。
 
但現在是情況有所不同,我們只能從下水道前往發明學系的倉庫,所以是沒問題的。
 
小朋友千萬不要學啊!大朋友也是!
 
本以為下水道是漆黑一片,還好裡邊有燈明設施。
 
不過燈光微弱,沒能所有地方都照亮,也有些燈是壞掉的,一閃一閃,感覺像恐怖電影中的情節。
 
「我們現在要進入地下水道,你們要跟緊我,千萬不可以走失,我可不想回頭救人。」
 
在進入下水道之前,薪水昂以非常認真的表情望向我們,並向我們作出警示。


 
說完話後,薪水昂就第一個進入去了。
 
接着是一臉興奮的深雪學姊,她是覺得自已在玩潛入遊戲嗎?
 
「走囉,爸爸。」
 
「嗯。」
 
然後是謝西嘉和我。
 
「新…新陳!等等啊!」
 
然後是害怕得要捉着我衣尾的奈奈。
 


最後是走在最尾的飛麗斯。
 
說到飛麗斯,她是心情最平靜的一個,沒有興奮,也沒有害怕,非常安靜地走在隊伍的最後邊。
 
進到了地下水道的我們,越是向前走,流水的聲音就越是大。
 
哇啦哇啦的聲音,一聲在耳邊迴響着。
 
走了一會,終於來到下水道的主道了。
 
湍急的流水,就在我們的眼前,差不多可以用來玩激流了。
 
我想,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一定會被沖到遠遠。
 
「大家小心走路!」


 
薪水昂向我們大聲講話,他的聲音夾雜着水聲傳到耳邊。
 
水流雖然很湍急,但是位於水道兩邊的行人道路,還是可以讓人行走的。
 
薪水昂講完話後,就繼續前進,而我們也跟上。
 
走了好一段路,拐了好幾個彎,但都還未到達目的地。
 
「喂喂,這樣走真的沒錯嗎?」
 
深雪學姊終於忍不住懷疑薪水昂。
 
「路沒有走錯。」
 


而薪水昂只是冷冷地回應了一句,然後就沉默地走着路。
 
深雪學姊對於他的冷淡回應,感到非常無聊,之後也沒有跟薪水昂繼續說話。
 
「嗚…這裡感覺好差啊。」
 
雖然已經走了好一段路,但奈奈還是不習慣地下水道。
 
由開始到現在,她就緊緊捉着我的衣尾,我的上衣都被拉得變型了。
 
「哈哈,妳太過緊張了,放鬆點吧。」
 
面對比謝西嘉還要膽小的奈奈,我只好苦笑。
 
「嗚…這裡總是陰濕恐怖,像隨時有鬼怪出現。」
 
「是妳的心理作用吧。」
 
吱吱!
 
這個時候,好幾隻老鼠在我們的眼前跑過。
 
「噫呀!!!!!!!!!!!!」
 
不知道奈奈是因為看到老鼠而尖叫,還是因為以為出現了鬼怪,總之她就是尖叫起來。
 
比起流水聲還要高出好幾倍分貝的聲音,就傳到我耳邊。
 
我的耳膜一瞬間感到被針刺到的痛楚!
 
不單單是耳膜,連手臂都感到很痛,因為奈奈現在是超用力緊緊捉着我的手臂。
 
「冷!冷!冷靜啊!」
 
「嗚嗚…對…對不起,新陳。」
 
我用盡氣力喚醒奈奈,讓她回神。
 
稍微回神過來的奈奈,終於停下了緊抱和尖叫的動作。
 
冷靜過後,她就向我道歉了。
 
「發生甚麼事?」
 
薪水昂聽到奈奈的尖叫,就停下了腳步,並望回頭查問一下。
 
「沒事,她有點被嚇到而已。」
 
我只好連忙為奈奈解話。
 
「嗯,沒事就好了,小心點走路。」
 
講完了這句話,薪水昂就繼續向前走。
 
這下我覺得,雖然薪水昂外表冷冷冰冰,但其實內心卻並不是同樣的呢。
 
正當薪水昂向前踏行了幾步,就突然停了下來。
 
看到薪水昂突然停下了腳步,我便問道「怎麼了?」。
 
「它們來了。」
 
薪水昂以低沉又認真的聲音來回答我的提問。
 
在回答的同時,薪水昂擺出了準備戰鬥的動作。
 
我探頭望了望前邊,確認一下發生了甚麼事。
 
這一刻,好幾個人影映入我的眼內,人影在遠處慢慢走近來,身體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會跌倒的一樣。
 
這種行走的方式,我是絕對不會忘記。
 
是屍人,好幾個屍人正朝我們而來。
 
「嗚哈哈!」
 
看到我們就在眼前,屍人們發出了笑聲,口水更從它們的口流出。
 
「各位,小心點,別隨便走開。」
 
薪水昂握緊了雙拳,隨時跟屍人開打。
 
「嘿,讓人家收拾它們吧!」
 
像是在冒險中遇到敵人的一樣,深雪學姊感到非常高興,因為她終於可以大展拳腳了。
 
「各位!」
 
正當薪水昂和深雪學姊準備攻擊的時候,在隊伍最後邊的飛麗斯突然叫喊起來。
 
我們快速望向後邊,只見飛麗斯拿起了重劍,擺出了戰鬥動作。
 
接着,好幾個人影,在飛麗斯那邊出現。
 
又是屍人!
 
前邊出現屍人,後邊又出現了屍人,我們被前後包圍了。
 
我們所身處下水道的行人路,是一條直線的路,兩側是流水和牆壁。
 
我們想要向左走或向右走是不可能。
 
「怎麼辦好了?」
 
奈奈高聲向薪水昂徵求辦法,而知道了被前後夾攻的薪水昂,不禁憤憤咬牙。
 
「現在只好向前衝出去!」
 
薪水昂向我們發號指令。
 
而我們也馬上全體進入作戰狀態,準備從屍人的前後夾攻之下衝出重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