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人看到薪水昂衝過來,即時伸出了雙手,準備發動攻擊。
 
薪水昂衝到屍人面前,一個假動作,引誘屍人向他作出攻擊。
 
其中一個屍人完全不知道薪水昂做的動作是誘導,馬上撲上去攻擊。
 
看到屍人正中下懷,薪水昂便一個側身閃避,然後以手肘狠狠打落在屍人的背部。
 
受到薪水昂的一擊,屍人向着地面仆下去。
 


可能是在仆向地面的時候,頭部撞到了地面,屍人馬上失去意識。
 
薪水昂收拾這一個屍人,只是花了不到五秒的時間,速度相當驚人。
 
另一個屍人無懼薪水昂,即時向他撲上去。
 
薪水昂一個後退,閃過屍人的攻擊,接着以由下打向上的拳頭作為反擊,擊中了屍人的下巴。
 
被擊中的屍人,即時雙腳離地,並向後一倒,失去意識。
 


「啊!人家也要上了。蘋果四號.改,給人家上啊!」
 
深雪學姊豎起一根手指,直指向她眼前的屍人,然後她身後的機械人便向前奔跑,衝向屍人。
 
果然是「改」,已經能做到跑,之前還只是能站着攻擊或靠飛行來移動呢。
 
蘋果四號.改舉起了機械槍,把鋼珠連射出去。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鋼珠打落在屍人的聲音不斷響起,受到了攻擊的屍人被打得節節後退。
 
蘋果四號.改越過了薪水昂,來到屍人的面前,並握起拳頭打落在屍人的身上。
 
左一拳,右一拳,一下橫掃,一下直拳,把屍人通通打飛。
 
被打飛的屍人,不是倒在地面上,失去意識,就是掉到水裡去,被水流沖走。
 
「嗯,還不錯嘛。」
 
「呵呵,當然囉,人家可不是來玩的耶!」
 
薪水昂看到深雪學姊的攻擊,不禁稱讚了一下。
 
而深雪學姊很自豪地笑了笑,雙手抱胸回答薪水昂。


 
正當兩人正在交談的時候,來自前方的屍人繼續不斷地湧現,向着我們進攻。
 
「喲,薪水昂,給人家上吧!」
 
「妳現在是指揮我?」
 
薪水昂向深雪學姊苦笑了一下,然後與由她所控制的機械人一同跟屍人大打起來。
 
另一面,飛麗斯和我正努力抵抗從後方襲來的屍人,後方的屍人數量只前方的都沒差很多。
 
身為男生的我,當然不能在女生的面前示弱,所以我率先向屍人發動攻擊。
 
「喝呀呀呀呀!」
 


我把屍人當作殺父仇人,舉起手中的球棒狠狠打落在我眼前的屍人。
 
攻擊身體是不能讓屍人倒下來,所以我都只是瞄準它們的頭部攻擊。
 
「碰!」的一聲,眼前的屍人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吃下了我的一擊,即時倒在地上。
 
然後另一個屍人衝向我的身邊,向着我撲過來。
 
我一個快速轉身,並同時揮動球棒,以棒身打向在屍人的頭部。
 
被我打到的屍人,「噗通」的一聲跌到落水中,被水沖去,就跟那隻被水沖去的小鳥的一樣。
 
「爸爸好帥啊!」
 
謝西嘉看到我的英姿,開心得大叫起來。


 
聽到自己的女兒稱讚自己,我真的忍不住向謝西嘉舉起了「V」字的手勢。
 
「嗚哈哈!」
 
就在這一刻,一個屍人快速撲上來,並張開了血盤大口,準備把我當蘋果一樣咬下去。
 
「新陳!小心!」
 
「後邊啊!爸爸!」
 
奈奈和謝西嘉時向對着我呼叫。
 
我極速作出反應,但已經太遲,對着我張開口的屍人,已經在我眼前。
 


屍人血紅色眼睛,就在我面前瞪了起來,這仿佛是要把一切都破壞掉的雙眼,充滿了暴力。
 
「嗄!」
 
正當我以為自己要成為屍人的大餐時,飛麗斯握着重劍衝出來,以重劍隔開了我和屍人。
 
屍人的臉與重劍的劍面撞過正着,因為屍人沒料到重劍會突然出現,所以它的臉非常用力地撞了上去,用力的連鼻血也流出來。
 
接着,飛麗斯一個發力,把屍人向水裡擊去。
 
「噗通」的一聲,沒能擋住飛麗斯發出來的力量的屍人,就跌在水裡去了。
 
「新陳,不可以分心。」
 
「啊哈哈,對不起呢,飛麗斯。」
 
「它們要來了!」
 
一個屍人向飛麗斯撲去,飛麗斯即時舉起重劍擋住攻擊,順勢把屍人擲向水裡。
 
飛麗斯好像挺喜歡把屍人擲向水裡,擲完一個又一個,樂此不疲。
 
可能飛麗斯是不想傷害人吧,所以只是把它們擲向水裡就算了。
 
雖然我和飛麗斯不斷抵抗屍人,可是它們源源不絕對湧出,沒完沒了。
 
「嗄…嗄…嗄…」
 
數量多得只不過是作戰了五分鐘,我就已經開始喘氣了。
 
「嗚哈哈!」
 
一個屍人在我喘氣的一刻快速撲上來,猙獰地笑起來。
 
「變態!不准許你碰謝西嘉的爸爸啦!」
 
謝西嘉即時張開了防禦罩,把朝我撲過來的屍人彈飛開去,並跟其他的屍人撞上。
 
「謝了,謝西嘉。」
 
「嘻嘻。」
 
謝西嘉知道自己幫了我,一臉開心。
 
雖然被謝西嘉救了,但情況卻沒甚麼改善,屍人依然不斷出現。
 
是因為戰鬥的聲音,吸引了它們,還是死靈法師知道我們要去收拾他,而派出屍人跟我們戰鬥呢?
 
我無法得知答案,甚至沒有打算去思考答案,因為屍人又繼續向我們攻擊了。
 
「這樣沒完沒了的,我們會被打敗的,薪水昂,你有辦法嗎?」
 
奈奈看到我和飛麗斯這邊的情況不太樂觀,便緊張得向薪水昂急求辦法。
 
薪水昂和深雪學姊那邊雖然比我們那邊好一點,但只不過是比較上而已。
 
他們那邊的屍人也是不斷出現,之前倒在地上失去意識的屍人,也漸漸回復了意識,重新站起來戰鬥。
 
面對這些打不死的敵人,即使薪水昂有打算衝重圍,但都沒能馬上成功。
 
現在只能以打倒一個就前進一步的方式,向着出口前進。
 
如果有槍械之類的武器,就可以非常順利地衝出去,但問題是我們不能用槍械武器。
 
屍人湧現的速度,比我們前進的速度還要快,抵擋不住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這簡直如同海嘯的一樣,誓要把我們淹沒啊。
 
「可惡!」
 
薪水昂一個用力的腳踢,狠狠踢落在一個屍人的肚上,使它向後一倒,撞上了其他屍人。
 
「犯規!犯規!這不公平,它們這麼多。」
 
已經不耐煩的深雪學姊,一邊控制機械人,一邊發出抱怨的咆哮。
 
深雪學姊的蘋果四號.改手上的機關槍已經用盡了鋼珠,現在只能以肉搏來跟屍人戰鬥。
 
「為甚麼還打不完?為什麼還不見到出口?嗚呀!!真是氣死人家了!」
 
深雪學姊猛烈地連按控制器上的按鈕,不斷向屍人猛攻,但屍人依然不斷湧現。
 
這些屍人真的比曱甴還要厲害,它們是由曱甴異變而成的屍人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屍人的攻擊如同不絕的海浪。
 
在我的那邊和薪水昂的那邊,又湧現了更多的屍人,它們這次不用一個一個地進攻,而是全體一起衝上去。
 
「嗚哈哈!」
 
如同牛一樣的氣力,再加上暴衝,深雪學姊的蘋果四號.改都被它們推跌在地上。
 
在我那邊的飛麗斯以重劍橫擋着屍人的衝擊,甚至開動她身後的噴射裝置來嘗試把屍人推回去。
 
即使飛麗斯開動了噴射裝置,但依然是節節後退。
 
謝西嘉當場展開了力場,保護起跟飛麗斯能力不同的我們,當中包括了薪水昂。
 
面對這麼多屍人的攻擊,即使是身經百戰的薪水昂,也沒辦應付得來,他只能閃到謝西嘉的防禦罩低下。
 
可是,謝西嘉的力場始終有極限,被這麼多的屍人突破,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屍人的拳頭不斷打向力場,謝西嘉的力場馬上就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
 
在謝西嘉的力場之內,我們雖然是被保護,但也不能進攻,現在的我們就跟困住自己的一樣。
 
不能進攻,而且也不能後退和前進,保護我們的力場也快要被打破。
 
現在到底要怎做才好?難道我們要跳到水裡去,讓急流帶我們離開這裡?
 
再過一會,謝西嘉的防禦罩就會被打破,到時我們就得成為它們的其中一份子的份了啊!
 
危機!這是超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