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我講出這樣的話,大家都以為我是因為沒睡好而傻了。
                                                
薪水昂現在的表情,像是在跟我說「開玩笑也要看時候」的一樣。
 
我真的很像在開玩笑嗎?我可是認真的。
 
「咳嗯!」
 
我咳了一下,像是示威,然後繼續說。
 


「屍人跟喪屍是類似的生物,對光,對聲音,都有所反應。要吸引一堆屍人來讓我們打殺,相信以演唱會的音樂和光,絕對可以幫到我們。」
 
「先不講光和聲音是不是對屍人有效,我們到底要找那裡找到演唱會的用具?」
 
我的解釋讓大家都知道我的認真,飛麗斯也認真的向我提問。
 
而這一下,我才恍然大悟起來。
 
啊…我都忘記了要有樂器和燈光這一回事。
 


「那個…深雪學姊會製造樂器和燈光之類的東西嗎?」
 
「笨蛋新陳代謝!你以為人家體力無限啊?再說,人家又不懂音樂之類的東西。」
 
本來抱着希望的心,被深雪學姊的怒吼擊碎。
 
還以為發明學系的深雪學姊,能夠做出樂器。
 
「燈光的話,有一些探射燈在倉庫,不過有一年多沒碰過就是了。」
 


雖然深雪學姊接着告訴我倉庫有燈光,但只有燈光的話,是不足以吸引一堆屍人的。
 
唉…看來要想過新的辦法了。
 
「樂器的話,我應該可以叫得到出來。」
 
「咦?」
 
薪水昂突然講話,讓我發出疑問的一聲。
 
然後,薪水昂就拿出電話簿,開始翻查電話。
 
「找到,樂器類別。」
 
又是用秘技啊?到底這些秘技是擁有多強大的力量?


 
我走到薪水昂的身邊,然後看看他電話簿上的內容。
 
在翻開的那一頁上,除了寫着一堆電話號碼之外,就是樂器名。
 
每個樂器名,都對應一個電話號碼。
 
「擴音喇叭、鼓、貝司………怎麼就沒結他了?」
 
「大既是沒有人找到結他的電話號碼吧。」
 
「這就是答案?很敷衍。」
 
「不然你要的答案是怎樣?」
 


薪水昂說過了話後,就開始撥起電話號碼來。
 
隨着一次又一次的接通,奇怪的事就不斷出現。
 
薪水昂的身後,出現了之前提及過的樂器。
 
這簡直如同變魔術的一樣,太厲害了,害我也想要一部這樣的電話。
 
深雪學姊和謝西嘉一起走到樂器的身邊,非常好奇的摸來摸去,像是在確定眼前的樂器是真是假的一樣。
 
「好厲害耶,這全都是真的。」
 
「謝西嘉想玩這套鼓耶。」
 
兩個小女孩如同找到玩具的一樣,非常興奮。


 
「竟然只是撥個電話就找到樂器,不過,可惜的是沒有結他。話說在《攻與受》裡,家明跟朋友也是玩音樂的,嗯,結他是男人的浪漫。」
 
不知道谷先生是那條筋不對勁,又講出奇奇怪怪的話來。
 
不過,聽他這麼一說,沒有結他的話,真的好不像樣。
 
以貝斯作為主調,聲音一定會好沉的。
 
雖然同樣能吸引到屍人,但製造出來的聲音,可能會令我們戰意大減吧。
 
「雖然不能叫出結他,但結他是可以合成的,只要有了結他,所有的樂器準備都好了。」
 
薪水昂再翻了翻電話簿,找出一個叫作「合成」的電話號碼。
 


「結他可以合成??」
 
奈奈一臉狐疑,向着薪水昂提問。
 
「一組擴音的喇叭合成電子加結他,一套鼓跟貝斯已經夠足盡情吧。」
 
拜託,薪水昂你就別以說話的方式來讀出歌詞吧?
 
而且歌詞的內容竟然是跟物品合成有關係的?
 
薪水昂看到我和奈奈一臉「竟然」的樣,就笑了笑了,接着為我解釋道:
 
「以前的智者們,知道合成的方法不可以給別人知,但又怕自己死後就會讓合成的方法失傳,所以就用上各式各樣的方法。除了歌詞之外,也有用食譜,鍊金術就是由廚房開始的。」
 
啊,薪水昂這麼說又有道理,賢者之石的製作材料都是收在食譜之內。
 
接着,薪水昂撥了個電話,一組擴音喇叭就發出光芒,然後融合在一起,變成了高低音結他。
 
「這樣的話,樂器就準備好了。」
 
秘技是有違常識的東西,用秘技也不太道德,但是在這個情況之下,當然是例外啦。
 
我拿起其中一支結他,然後彈奏了一下,馬上就聽到美妙的聲音。
 
合成出來的,音質還不錯呢。
 
「深雪學姊,可以為我們檢查一下射燈嗎?」
 
「呼哈~好吧,記得要感謝人家。」
 
深雪學姊打了個大呵欠,然後就走了去倉庫內部。
 
我在內心是衷心的感謝她,我說真的。
 
「新陳,雖然用具是齊備了,但是面對眾多屍人,我們有辦法應付嗎?」
 
飛麗斯拍了拍我的肩頭,然後向我提問對策。
 
我對着飛麗斯豎起了姆指,然後揚起嘴角說:
 
「交給我吧。」
 
然後,時間來到了兩點。
 
乖的小孩現在應該在夢裡遊玩,而大部份的成年人都已經呼呼大睡了,不過我們卻在發明學系的倉庫外邊,準備擾人清夢。
 
深雪學姊為射燈做好了檢查,確保不會出現意外。
 
待射燈檢查完畢,我們就把射燈和樂器搬到外邊去。
 
射燈一共有五支,一支巨大的,四支小型的。
 
順帶一提,薪水昂再撥了個電話號碼,再叫了幾組擴音喇叭出來,現在的聲音一定會很強勁的呢。
 
我們圍成了一個圈,在我們的前方各自有一組擴音喇叭。
 
而深雪學姊的巨大射燈,則是在我們圈內的正中央,朝向天空,另外四支則當作照明用,放在前後左右四個方位。
 
至於樂器,則是交給深雪學姊的蘋果系統機械人負責彈奏。
 
為什麼不是我們彈奏?因為我們的任務是要打倒屍人。
 
深雪學姊讓幾個機械人同時出動,機械人們都以巨大射燈為中心,繞成圈,手持各種樂器。
 
重複一下現在的佈陣 ------ 擴音喇叭、小型射燈、我們、機械人、巨大射燈。
 
這全都是繞成圓型的,我們簡直是在開四面台演唱會。
 
「新陳,你到底有甚麼打算?」
 
還未明白的飛麗斯依然提問同一個問題。
 
現在,我就把戰略告訴飛麗斯。
 
深雪學姊的機械人彈奏起音樂的時候,全部的射燈就會亮起。
 
光猛的燈光和強勁的音樂,就會讓屍人注意。
 
巨大射燈的威力,足以射出光柱在天空中,能夠吸引到遠方的屍人。
 
屍人本身都會呼召同伴,加上光柱的影響,做到相輔相成,絕對會吸引到很多的屍人。
 
當屍人圍上來後,當然就是我們進攻的時間了。
 
只要不斷打屍人打倒,死靈法師就會施法,讓屍人復活。
 
只要魔力橋感應到魔力,找到死靈法師的位置後,負責監察魔力橋的奈奈,就會告訴我們知道。
 
之後就得靠谷先生和飛麗斯的能力,從屍人的包圍下,打開一個缺口,好讓我們前往死靈法師的位置。
 
如果屍人多得迫近到圈前,就靠着謝西嘉的力場來保護我們。
 
這就是我所想的戰略了。
 
「聽起來真是危險萬分……」
 
飛麗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現在才慨嘆危險,實在是太遲,由第一集開始,我們就一直在站在危險之地上。
 
「深雪學姊,可以開始了。」
 
「啊耶!上吧!」
 
深雪學姊很激昂地大叫一聲之後,就開始控制機械人彈奏起搖滾樂來。
 
「ROCK AND ROLL!!!」
 
表演現在開始了。
 
請勿拍照及錄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