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了家居室,我們來到了倉庫內部。
 
來到了倉庫內部,就看到深雪學姊像是脫力似的「大」字型躺在地上。
 
校服和她小女孩的樣子,都沾上了污積,像是去過礦山之類的地方工作過的一樣。
 
看到我們來到了自己的面前,深雪學姊發出「哎呀」的一聲,然後挺起了上半身,跟我們說話。
 
本來深雪學姊已經是嬌小,現在更是坐在地上,害我們的頭往下得好低。
 


「啊,你們來了啊,人家已經把魔力橋完成了。」
 
「辛苦妳了。」
 
薪水昂代表了大家感謝深雪學姊,然後深雪學姊就把魔力橋交到薪水昂的手中去。
 
重製的魔力橋,雖然是重製,但外表跟最初的沒兩樣。
 
深雪學姊交代了一下使用方法,而使用法方也跟之前的一樣。
 


薪水昂很有耐心把深雪學姊長篇大論的使用方法聽進耳內,確保不會因為自己按錯按鍵,而把魔力橋毀掉。
 
接着,薪水昂就按下了啟動鍵。
 
設在魔力橋尾端低部的藍鑽石,瞬間綻放出藍光。
 
藍光持續綻放,非常耀眼,也非常美麗。
 
藍光持續綻放。
 


藍光持續綻放。
 
藍光持續綻放。
 
持續着。
 
「然後呢?然後怎樣了?」
 
這個藍光只是一直綻放,之後就再沒任何時發生。
 
我按捺不住自己急躁的心情,大聲地開口問道。
 
「呼哈,它在尋找魔力源頭啦。」
 
深雪學姊打了一個大呵欠,並一邊擦着眼睛一邊回答我。


 
「魔力源頭?」
 
「魔力橋會尋找發出魔力的人或物,然後就會顯示位置,只要魔力出現,就會找到。例如死靈法師施展魔法啦,就可以找到他啦。」
 
「所以,如果死靈法師沒有施法?」
 
「就找不到他。」
 
………………………
 
只要死靈法師沒施法,就找不到他,那麼死靈法師一直不施法,魔力橋不就是等於廢的嗎?
 
我們就浪費時間來等待這個東西完成?
 


天啊!天啊!
 
我跪在地上,一臉絕望的樣子,抱頭苦惱。
 
「爸爸,你沒事嗎?」
 
「嗚…由依老師…我對不起妳…」
 
薪水昂也明白到我所想的,所以他也嘆了一口氣。
 
「現在只好耐心的等待。」
 
薪水昂拿着魔力橋,然後返回家居室,決定等待死靈法師施法來確定他的位置。
 
等待只是沒辦法只中的辦法,也是現在唯一的辦法。


 
因此,我們只好等待了。
 
回到了家居室,深雪學姊就馬上佔據了沙發,呼呼大睡。
 
看來重製魔力橋,真是讓她累倒了。
 
順帶一定,謝西嘉是依偎着深雪學姊一起睡,因為現在已經是小朋友要上床睡覺的時間了啊。
 
兩個小女孩睡在一起,像是兩姊妹的一樣,很可愛呢。
 
谷先生伏在飯桌上,也睡起了覺來。
 
飛麗斯依然在清潔裝備,而奈奈和我,則是與薪水昂一起等待魔力橋顯示死靈法師的位置。
 


我們三個人,六隻眼睛,盯着同一個東西,留意着它的任何動靜。
 
然後,三十分鐘。
 
藍光依然綻放。
 
接着再三十分鐘。
 
奈奈已經忍不住睡在我的肩膀上,而我和薪水昂依然目不轉睛地盯着魔力橋。
 
不過,在這一小時之內,魔力橋都只是綻放藍光,任何變動也沒有。
 
「喂喂…這樣下去,連我也想睡了。」
 
我為了不讓自己睡着,而跟薪水昂說起話來。
 
「想睡的話,你去睡就好了,我在這裡看着。」
 
「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都已經凌晨一點了!距離日出還差五小時呀。」
 
「你在焦急?」
 
「當然啦。」
 
「我也是。」
 
雖然薪水昂說他在焦急,但他的表情卻很淡定和冷靜。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的睡意更是湧上來。
 
不好了,我的眼簾現在是超重,快要掉下來了。
 
有甚麼方法可以保持意識不睡着?
 
喝咖啡,對!喝咖啡是可以提神的。
 
但是在家居室的即沖咖啡,都已經過期了一年以上,喝下去絕對會拉肚子,說不好會變成另一種屍人。
 
聽說運動也可以提神呢。
 
如果現在出現一批屍人的話,相信我一定會提神起來。
 
啊,如果真的出現一批就真的糟了,因為屍人跟本是打不完。
 
受到死靈法師的魔力影響,而不斷重生,沒完沒了的。
 
而且也會呼喚其他的同伴過來,最後就會把我們圍死。
 
還是不要做運動比較好。
 
所以要怎樣才提神好呢。
 
………………………
 
咦?
 
屍人會受死靈法師的魔力影響,而不斷重生,沒完沒了的?
 
魔力影響…重生…沒完沒了?
 
死靈法師的魔力!?
 
「我想到了!」
 
我站了起來,大聲一叫。
 
本來靠在我肩膀睡着的奈奈,差就就跌到地上去。
 
聽到我的大叫,深雪學姊和謝西嘉也醒來,並挺起身子看看發生甚麼事,她們還以為屍人來襲了。
 
飛麗斯也被我這樣的一叫,嚇得以為有敵人來襲而架起重劍。
 
薪水昂則是一臉好奇的望着我,像是在說「你是神經病發作?」的一樣。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興奮不已的我,不斷重複這句話,直到深雪學姊向我怒吼了一句「你在吵甚麼啦!?」。
 
「我想到了讓死靈法師施法的方法了!」
 
薪水昂聽到我這麼一說,不禁睜大了眼,像是發現了甚麼驚世稀寶的一樣。
 
「到底是甚麼方法了,新陳。」
 
薪水昂即時向我提問,而我也把我想到的方法告訴大家。
 
「屍人之所以會重生,是因為死靈法師的魔法,死靈法師要施展魔法,才能讓屍人重生,所以只要屍人倒地了,死靈法師就會施展魔法!」
 
「到底是甚麼跟甚麼啦,新陳代謝你說清楚點好不!」
 
「就是說,只要我們打倒屍人,就可以強迫死靈法師施法,然後魔力橋就可以找到死靈法師的位置。」
 
深雪學姊對我終於講出了重點而拍了拍手,但她卻說:
 
「如果只是一丁點的魔力,魔力橋是沒可能探測到的。」
 
我就知道深雪學姊的東西沒那麼可靠,沒那麼完美。
 
我挺直了胸口,充滿自信的說話起來。
 
「所以,我們不是要打倒一兩個屍人,而是要打倒一兩堆屍人,甚至是把所有屍人打倒,強迫死靈法師施展魔法。」
 
聽到我說要把一大堆屍人打倒,平時不常說話的飛麗斯舉起手來。
 
「可是,有甚麼辦法吸引一堆屍人,而且要跟一堆屍人作戰,是十分危險的。」
 
「我也知道很危險,但當死靈法師完全恢復法力,到時就不是危險不危險的事了。」
 
薪水昂點頭同意。
 
「所以,新陳,有甚麼方法?」
 
「演唱會!」
 
我揚起了嘴角回答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