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色的巨大身軀,上身與下身完全不成比例。
 
上身是充滿了肌肉,肌肉大得包裹着同樣算是上身部份的頭,怪物的頭就被自己的肌肉包裹着。
 
怪物的雙手如同樹幹一樣粗壯,長度更是有自身一樣的長度,這已經是不正常的了。
 
但是下身的雙腳,竟然細小的可憐,像是代表了養份的肌肉,全部被吸到去上身。
 
整隻怪物看起來就是一個倒轉了的三角型。
 


超巨大的身軀,大得差點就收不進眼簾裡去。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怪物用盡全力地咆哮了一聲。
 
這一下強勁的咆哮,強得把我們身後的巨大的射燈震碎。
 
要是不掩住耳朵,我相信耳膜一定會震穿的。
 


就連在擴音喇叭所出來的搖滾樂,也被這一下咆哮聲完全掩蓋着,甚至被吹飛。
 
「這…這是甚麼呀!?」
 
深雪學姊害怕得向後一退,全身顫抖起來。
 
「奈奈、謝西嘉、深雪學姊,妳們待在一起,後退點!」
 
我緊緊握着球棒,站在她們的面前。
 


薪水昂、谷先生和飛麗斯也站了出來,準備跟這隻怪物作戰。
 
眼前的隻這怪物,相信是沒有打算放生我們任何一個。
 
牠不把我們撕開八塊,是絕對不會停手的。
 
要前往死靈法師那裡,相信就必得要打這隻怪物打敗,這隻怪物就像是死靈法師的刺客。
 
看到我們的戰意,怪物滿心歡起,再一次咆哮起來。
 
咆哮的力量,形成了寒風,吹襲着我們的身體,全身一瞬間冷了起來。
 
「好怪物!不做嗎?」
 
谷先生率先向怪物展開攻擊,並同時召喚出他的愛刀,「♂」形狀的菊花文字。


 
怪物看到谷先生直奔過來,馬上打出拳頭。
 
「太慢了。」
 
谷先生一個閃避,迴避過怪物打出來的拳頭,並同時繞到他的身後邊。
 
下一刻,谷先生以菊花文字的尖端位,對着怪物的臀部,準備刺向。
 
但就在谷先生要發動攻擊的一刻!
 
這隻怪物竟然快速轉了個身,不,應該是旋轉了。
 
怪物把其中一隻粗壯的手作為支點,然後向上的躍,再迴轉了起來,像是跳起「嘻哈舞」似的。
 


以細得可憐的雙腳,代替了手作為攻擊,出其不意地擊中了谷先生的腹部。
 
谷先生立即擺出防禦的動作,但他還是被打飛出幾米,花了很多力氣把勉強站得住。
 
怪物站好之後,就把目光放在谷先生的身上,準備大開殺戒。
 
「無.限.拳!」
 
飛麗斯趁着怪物把注意力集中在谷先生身上,便馬上使出必殺技來攻擊。
 
右拳筆直打出,然後無限伸長,如同子彈一樣飛向怪物。
 
磅!
 
一聲命中的聲音響起,可是拳頭是命中了怪物的手掌。


 
在飛麗斯打出的無限拳要擊中怪物之時,怪物以快速的反應,以手掌接住了打過來的拳頭。
 
飛麗斯想把拳頭收回,但怪物比她更早步,把飛麗斯打過來的拳頭緊緊捉着。
 
接着,怪物用力一拉,像是要把飛麗斯拉到自己的身邊,再以投擲流星鎚的一樣,把飛麗斯擲出。
 
來不及以噴射裝置來對抗的飛麗斯,立即就被怪物擲到遠處,並撞上了好幾個擴音喇叭。
 
受到這樣的重攻擊,跟飛麗斯合體的重劍組件和重炮組件,立即與飛麗斯分離。
 
薪水昂看到情況有點不妙,馬上拿出電話簿,尋找強力兵器。
 
怪物看到薪水昂的行動,覺得非常可笑。
 


我也覺得很可笑,因為在這個緊急關頭才找秘技,根本就是臨喝挖井吧。
 
怪物以拳頭直打在地面,即時一塊水泥石凸起了起來。
 
只是拳頭用力打在地面,就已經能把水泥硬地打得碎裂,而且還讓一塊水泥石凸了起來?
 
這到底是多大的氣力!?
 
怪物馬上把凸起的水泥石塊拔出來,然後對準了依然在翻電話簿的薪水昂。
 
下一刻,水泥石塊如同鐵餅的一樣,被怪物擲飛出去。
 
「薪水昂!小心!」
 
我大叫一聲,然後向薪水昂的位置飛撲過去,把薪水昂推開。
 
水泥石塊在我們兩人身邊擦過,在千鈞一髮之際成功閃避過去。
 
可是,因為我撲得太突然,把薪水昂的電話薄撞飛到空中,與水泥石塊撞上。
 
 接着水泥石塊越過了我和薪水昂,撞上了深雪學姊的機械人才停了下來。
 
深雪學姊的機械人,馬上就被撞得支離破碎,變成了廢鐵。
 
「竟然把人家的………嗚…嗚…」
 
深雪學姊看到自己的發明,在一瞬間全部毀滅,傷心欲絕的臉馬上就出現了。
 
回復好氣力的谷先生,再一次發動攻擊。
 
「秘技!轟天炮!」
 
粒子結集在谷先生的重要部份,然後在到達極限時噴射而出,一道光束直迫向怪物。
 
來不及閃避的怪物,馬上就被光束擊中。
 
碰磅!!!!!!!!!!!!!!!!!!!
 
強大的爆炸聲出現,怪物所身處的地方正因為爆炸而煙霧迷漫。
 
「成功了嗎?」
 
我扶起了薪水昂,然後望着怪物的位置。
 
全場安靜,沒有人回答我所問的問題。
 
大家正等待着煙霧的消失,只要煙霧消失,就知道答案了。
 
不過,被谷先生的秘技擊中的,那有可能會站得住?
 
除了眼前這一隻怪物。
 
「甚麼!」 「不會吧!」 「竟然沒事的!?」
 
在煙霧消失之後,怪物依然站立着,如同岩石的一樣。
 
受到了剛才的一擊,不單單沒有被打倒,就連丁點傷也沒有?
 
這到底是甚麼怪物。
 
「男人就是要勇往直前的,你知道嗎?新陳君!秘技!轟天炮!」
 
谷先生講了句莫名其妙的話後,就再一次使用秘技。
 
粒子再次結他在谷先生重要的部位,但就在這時,怪物望動衝向谷先生。
 
體型龐大卻一點也不笨重,怪物只是在眨眼的一刻,就來到了谷先生的面前。
 
「吼呀!!!!!!!!!」
 
怪物大吼一聲,然後把拳頭打出。
 
谷先生即時停下使用秘技,反射性地伸出雙手,以交叉的方式擋在自己前邊,進行防禦。
 
可是,即使谷先生怎樣做,都沒辦法擋得下怪物的重拳。
 
「嗚嗄!!!!!!!!!!!!」
 
硬吃下了這一拳的谷先生,如同吃了自己的轟天炮一樣,完全被擊飛出去,撞上了斷了好幾棵樹才停下來。
 
「谷先生!」
 
我大呼喚了谷先生的名字,好讓他的意識回來,或者讓我確認他的意識。
 
「新陳君……我們要當世界第一。」
 
嗯,他能講得出這樣的話,就證明他還死不了。
 
怪物你在幫我多打他幾下吧,修理一下他的腦袋。
 
谷先生努力撐起身子,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看來怪物給他的一擊絕對不輕。
 
怪物捉緊機會,再一次向谷先生發動攻擊,這是乘勝追擊啊!
 
谷先生想再一次使用秘技,但就在這一刻,結集在他重要部位的激光完全消失,神「GAY」狀態解除。
 
一道馬賽克代替了激光,打落在谷先生的身上。
 
還好有馬賽克,不然我們都得要洗眼呢。
 
失去了性座聖衣的谷先生,在這隻怪物面前,就如果螞蟻一樣的弱小。
 
「快逃!谷先生!」
 
我大聲喊叫,但谷先生沒有反應。
 
「新陳君,腹部脂肪會阻礙血液流到下體的。」
 
他在這個時候還在講甚麼?遺言嗎?
 
怪物迫在谷先生的眼前,牠緊緊握起拳頭,準備給谷先生致命的一擊。
 
這一刻,我回想起由依老師為了我而犧牲的畫面。
 
剛剛好與谷先生現在的畫面重疊在一起。
 
「來吧,怪物,讓你眼識一下男人是怎樣的生物。」
 
谷先生完全沒打算擋下攻擊,直接張開雙手,決心吃下怪物的攻擊。
 
怪物大吼一聲,然後就把拳頭打出,直接向着谷先生打出去!
 
然而,就在這時!